人民網>>人民創投

羅永浩的朋友圈

2017年08月11日08:08  來源:投資界

  做錘子手機5年,“燒”了近10億元,羅永浩的朋友圈到底有多強大?

  8月8日,錘子早期投資人、紫輝創投合伙人鄭剛在朋友圈轉發錘子融資的文章時對阿裡進行了炮轟:“差點被阿裡巴巴害死!明知道創業公司拖不起,前前后后弄了半年,最后說不!”鄭剛指責對方“出爾反爾”,差點害死了錘子科技。

  此前,羅永浩剛剛宣布錘子科技完成了新一輪10億元融資,投資方未公布。而翻開過往歷史,錘子科技最早的投資人來自羅永浩的“朋友圈”——陌陌科技CEO唐岩、大象公會創始人黃章晉、猿題庫CEO李勇和雪球財經CEO方三文﹔阿裡巴巴18個創始人中的兩個——吳泳銘和盛一飛,之后才有了紫輝創投合伙人鄭剛、合鯨資本合伙人熊三木......他們,無疑是老羅在做手機這條路上遇到的“貴人”。

  三位文藝青年的“北漂”生活

  2001年,剛大學畢業的唐岩還在湖南婁底的一個建筑公司當工程監理,沒事喜歡寫寫小說,發發評論。那是一個湖南網吧老板建立的本地小社區,和唐岩同期活躍在這個社區的,還有“魔鬼教官”黃章晉。《時代周報》曾提及兩人相識的細節:某次,唐岩寫文吐槽某本書寫得多爛,黃章晉看到了,“嘿!這個人有意思”,這是兩人的第一次交集。

  之后,這兩個不安分的年輕人先后成為了“北漂”。

  2003年,唐岩被當時的網易總編李學凌招進了網易,24歲的湖南婁底小青年從此闖蕩京城,一做8年,一路從評論頻道主編、奧運頻道負責人做到新聞中心總監、總編輯。此時,33歲的網友黃章晉也從婁底來到北京,先后擔任《青年參考》的副主編、《鳳凰周刊》的執行主編等職。兩人的生活軌跡越走越近,經常一起吃飯。

  先是黃章晉認識羅永浩。2006年,在王小山的介紹下,黃章晉認識了當時還在做牛博網的羅永浩。經由黃章晉的介紹,唐岩和羅永浩互相認識了,但兩人真正熟起來,則是在唐岩創業以后。

  2012年,結束牛博網經營的老羅決意轉型做電子產品,結果找了一圈,哪兒哪兒都找不到錢。老羅於是准備改做商業網站,他起草了兩頁紙,去請教他的朋友、陌陌科技創始人唐岩。但其實那時,羅永浩心裡想著的是做一款手機。

  靠朋友弄了900萬開始做手機

  這個念頭源於雷軍。

  羅永浩曾回憶,早在2011年11月初,自己應邀去小米總部和雷軍會面。按照自己當初的本意,只是希望能和小米合作,但發現自己的一些理念和雷軍有沖突,遂萌發了自己做手機的想法。

  當時據他自己測算,因為前期做硬件會非常燒錢的,他甚至不得不先擱置做手機的計劃,而是繞道先做一款ROM來証明自己的能力。這其實是學習了小米的營銷模式。小米MIUI系統早於小米手機2年推出,在網絡上免費讓其他手機用戶安裝使用,在實現上百萬的裝機量后,整機才在2011年8月推向市場,一炮而紅。

  用老羅自己的話說就是,“自己是沒錢分兩步做,做個ROM一千萬足夠了,但是你要讓我做一個手機出來,這個至少要一千萬美元以上才能啟動,要不然啟動都啟動不了。我當時就想實在不行,我就分兩步走。”但即使是做ROM,前期啟動資金至少需要上千萬元,錢從哪來?

  羅永浩第一時間想到了唐岩,陌陌科技CEO。那時陌陌上線未滿一周年,用戶已接近500萬,而且獲得了紫輝創投的投資,彼時風頭正勁的唐岩人脈廣,辦法多。事后,老羅談起這事時似乎風輕雲淡,“他是我朋友,我跟他說這個事的時候,他說我幫你想辦法,后來他就給我弄了900多萬元,然后就啟動了。”

  除了唐岩,羅永浩一開始就集結了一群實力不凡的大佬股東,包括“網易系”猿題庫CEO李勇和雪球財經CEO方三文,阿裡巴巴18個創始人中的兩個——吳泳銘和盛一飛。

  5年融資近20億元

  還是通過唐岩的關系,羅永浩認識了后來錘子A輪的投資方之一——紫輝創投。

  這一段歷史,老羅曾對媒體多次提起:“紫輝基金是投過唐岩的,他們投資的陌陌科技是紫輝基金歷史上最成功的投資了,他們對唐岩的意見很重視,有唐岩給我背書,才有紫輝基金給我投。我們上一輪的大股東和小股東都在幫我找錢,所以基本上是他們幫我搞定的。”

  當時紫輝負責投資錘子科技項目的,是合伙人鄭剛。2011年,鄭剛因為投資陌陌一戰成名。

  鄭剛最看重羅永浩特立獨行,“錘子是實實在在靠產品,樂視就隻會講故事,它是來打醬油的。真正的生態是像蘋果一樣,雖然是封閉的生態,但你沒辦法超越,獨特的東西,是無可取代的,這才叫生態。”這是鄭剛后來對媒體所說的一段評價。

  鄭剛還說過,老羅讓他相信,錘子可以打破某些惡俗和規則,生產出具有生命力的手機,同時具備蘋果的某種特質。

  這幾年,錘子在融資路上穩步前進,前前后后獲得了5輪融資:

羅永浩的朋友圈

  需要指出的是,2016年11月,有消息稱錘子科技完成新一輪大概3億元融資,此輪為錘子原有老股東進行的定增融資,不過具體投資名單和佔股比例未透露,消息也無法証實。

  遇上馬雲,兩位英語老師的交集

  羅永浩說過,“2016年是最凶險的”。除了融資“續命”,錘子科技還在艱難的時候向阿裡“借錢”。

  2016年6月底,錘子科技悄悄進行了一項股權出質信息變更,羅永浩將出質名下205.38176萬股的錘子科技股權給阿裡巴巴。這意味著,老羅將自己這一部分股份抵押給阿裡巴巴兌換成現金。也可以理解為馬雲通過購買羅永浩的股權,間接投資了錘子科技。

  這一次投資其實早有跡象。2016年4月,羅永浩陪同馬雲參加了杭州的夢想小鎮活動,並且整個過程都是禮貌性地跟隨其后。一個月后,阿裡巴巴在深圳召開了2016 YunOS合作伙伴大會,包括魅族、錘子等手機廠商都應邀參與,羅永浩還與鄰座的魅族科技副總裁李楠完成了“科技界中兩位胖子的歷史性握手”。

  再往前追溯的話,錘子科技的股東中就有阿裡“十八羅漢”吳泳銘和盛一飛的身影。在去年錘子科技的C輪融資中,蘇寧雲商向其注資5000萬人民幣佔股1.86%,而蘇寧的第二大股東就是阿裡巴巴。另外,也有消息稱阿裡首席技術官王堅博士對羅永浩也是贊賞有佳,甚至是親自安排了這兩位英語老師在杭州相見。

  羅永浩曾公開表示,我以為我的演講水平很好,沒想到還有一個人的演講水平跟我差不多。這裡說得便是馬雲。

  這兩位英語老師,一位早年間在肯德基面試被拒,然后在西湖畔創業並最終建立了阿裡帝國﹔而另一位早年間擺過攤、賣過碟,在當上英語老師后憑借著出眾的口才成為了“青年導師”,而后又以情懷加身勇闖手機行業,但卻處處碰壁。最后兩人在做手機這事上產生了交集。

  抵押借錢,投資人賭上身家

  然而,阿裡並未如老羅所願成為錘子科技的“貴人”。

  就在老羅宣布獲得新一輪10億元融資消息后,鄭剛在微信朋友圈轉發錘子融資的文章時對阿裡進行了炮轟:“差點被阿裡巴巴害死!明知道創業公司拖不起,前前后后弄了半年,最后說不!好厲害!要是不是紫輝的堅持,你怎麼在陌陌上賺了10億美元!

  鄭剛向騰訊科技講述,2016年,阿裡本來都說同意投資錘子科技,過橋貸款本來會給的,結果也沒給,最后導致錘子差點沒緩過來,一度發不出工資。

  危機之下,鄭剛和唐岩、元璟資本創始合伙人人吳泳銘等眾多錘子投資人以及羅永浩本人到處借錢才救過來。其中有一個細節:為了給錘子借錢,鄭剛把自己的房子都抵押了。

  參與錘子科技C輪融資的合鯨資本,其合伙人熊三木曾表示賭上身家投資羅永浩,“作為一家剛剛起步,名不見經傳的,原來打算聚焦天使階段的小基金,我們投入了一半彈藥在錘子上面。”

  這是一段驚心動魄的經歷。在熊三木的自述中,到最后環節,有LP因為質疑錘子投資和投資體量,撤出了接近基金三分之一規模的資金,“而我們已經和包括錘子在內多個項目簽訂TS,這才讓我們焦頭爛額,窮於應付,差點崩盤”。

  熊三木很感慨,好多國內的投資人,在對待錘子這個項目上,體現出了目前市場和個人投資者的特點,就是外部吹對錘子有利的風,他們就希望能不能跟多一點﹔外部有點負面消息,就馬上問能不能撤出來一部分。至於怎麼看待這個項目,說實話,不重要。

  曾經與賈躍亭的“患難之交”

  在老羅做手機的這幾年,還有一個人似乎被淡忘了,那便是賈躍亭。

  此前,羅永浩在談到錘子如何度過艱苦歲月的時候,提到了樂視控股的創始人賈躍亭。在羅永浩的眼中,賈躍亭也是很仗義,在錘子科技最艱難的時候,賈躍亭毅然從公司賬上給羅永浩借出了1個億,幫助錘子科技渡過難關。

  在去年的一場直播中,老羅說起這段往事時仍十分感激賈躍亭,彼時樂視正深陷供應鏈欠款危機和輿論中心,老羅呼吁大家不要落井下石,“比如史玉柱在巨人大廈的時候,沒有倒閉,但是后來因為媒體報道而巨人大廈倒閉,欠你錢的人不見了,你欠錢的人則出現了。創業本質上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企業起起落落的時候很正常,如果信息不確証,那不應該落井下石。”

  但兩人的遭遇已是天壤之別。早在幾天前,就有消息稱賈躍亭已從美赴港。8月9日,騰訊財經稱,賈躍亭正在香港約見投資人,不過在港中資財團人士表示,包括其所在的機構在內,幾乎所有人都在避開樂視的項目,更別提在港的國有財團。

  如今,看到羅永浩拿到了10億元融資,流落他鄉的賈躍亭,不知是何感想。

 

       推薦閱讀:

       雷軍殺入空調市場宣戰董明珠 董明珠發話全員補貼加班

       創始人再離職陳歐唱“獨角戲” 聚美優品持續跨界轉型遭質疑

       賈躍亭在美為FF汽車工廠揭幕 陳坤黃曉明紛紛表示“來一輛”

       《戰狼2》刷新國內票房紀錄 北京文化五高管趁機高位減持

掃碼關注“人民創投”公眾號

(責編:黃盛、陳鍵)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投資·新三板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