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谁谋杀了周航的理想?

李威

2017年04月19日07:39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与乐视撕破脸皮后,如果不出意外,周航离开易到应该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似乎这又是一个资本上位、创始人出走的悲愤故事。但是,从理性的角度看,这个故事远没有那么伤感,也不是乐视口中现代版的农夫与蛇,而是贫贱夫妻百事衰在易到身上的重现。事实上,这是一场由资本、政策、行业、创业者共同却并不是合谋完成的一次绞杀,周航的理想也因此而破碎。

针锋相对

事情的导火索应该是在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易到司机提现困难的事件中,一些愤怒的司机开始尝试去到易到公司讨要说法,试图要回自己的钱。

4月17日傍晚,周航发表声明称:“据我所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晚九点,易到官方微博称此为,“农夫与蛇现代版!!!”。至此,周航与乐视的缘分已尽,他的理想也濒临死亡,一场好戏或许由此开锣。

故事随后的发展是,易到与乐视控股在当日晚间发布的联合声明中表示,“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40亿元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

针对周航所提到的13亿资金被挪用的问题,易到和乐视控股解释称,事实上这笔资金是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截至本月,(周航)依然在易到领取CEO的工资、并报销相关费用,”居其位而拆其台,这是自认为雪中送炭者的乐视对周航的指控,“试图制造群体性事件,影响公司正常运营,企图从中牟利”。

对此,周航本人在微信朋友圈中进行了回应,“如果,向我泼脏水能解决司机提现的问题,能协调好充值用户打不到车的问题,可以解决司机围攻易到办公室的问题,那好,可以尽管泼多点。我建议:正在通宵达旦忙碌的贾总和乐视所有PR同事们,还是别意气用事的针对周航了。此刻,真正需要你们全力以赴的,是替司机、用户去解决易到当下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福祸相依

让事态进展到如此状态的,却似乎远远不止司机讨要钱款这一个问题。

在媒体的报道中,2016年下半年易到融资一直没有到位,资金就很紧张,甚至曾扮演“白衣骑士”的控股方乐视也陷入到资金紧张的窘境中,持续不断进行的比例不等的“充值返现”活动却并未因此停止,反而成为维系易到的一剂“虎狼之药”,对本已岌岌可危的平台进行了又一次压榨。

事实上,作为最早运营专车业务的公司,易到最开始同样获得了资本的青睐。2013年4月,滴滴获得腾讯1500万美元B轮融资,快的获得阿里巴巴、经纬创投1000万美金的A轮融资,资本迅速进入网约车领域,2011年完成千万美元A轮融资的易到也在同时获得了晨兴资本、宽带资本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

但是,易到却没有成为资本真正的宠儿,或者说,在易2014年有机会成为资本宠儿的时候,周航拒绝了这个机会,如日中天的易到是一个不需要烧钱的平台,对资本也没有深切的渴望。2014年上半年,一共有六家投资机构找到过周航,希望参与新一轮融资,如果全部成功,易到能够获得的融资数额是三亿美金。

“易到后来在市场上的失败,就是从2014年没有拿融资开始的。”周航在后来总结道。2014年以后,易到再也没有底气将网约车领域划为自己的天下了。2014年下半年,易到获得由新加坡政府基金投资的一亿美元C轮融资,同一时期,滴滴D轮融资额为7亿美元。

一段时间内,周航对于融资似乎看得并不是很重。在易到官网上,更新到2015年2月的易到大事记有将近60条记录,其中并没有关于融资信息的披露。同时,易到也并未像资本偏好的那样,依靠大量烧钱去换取更多低端用户的喜爱。

守着“小而美”的一亩三分地的周航和易到逐渐失宠了。在媒体的报道中,易到内容人士透露的数据是,2015年9月,易到每日的订单量已下滑到2万单,同一时段滴滴的订单数字则是日均700万单。花完前一年融来的钱,易到突然发现,能拿的钱已经都被别人拿走了。

就在同一年的10月份,已经纷纷站队滴滴和快的资本拒绝了易到的融资需求,与竞争对手滴滴和优步也没有谈拢,急需资金续命的易到接受了乐视的战略投资,出让了70%的控股权。现在看来,这只是又一次的“饮鸩止渴”。

易到和乐视的结合,是一家需要烧钱的公司牵手了另一家需要烧更多钱的公司,这实在是一种无奈之举,却偏偏又一同陷入了资金链紧张的困局。被请来解救危局的孙宏斌和他的融创中国,选择了救乐视于水火,却弃包含易到的乐视汽车业务于不顾。在他推进的大刀阔斧地开源节流之下,易到很有可能成为弃子,周航与乐视的关系已然岌岌可危。

外部掣肘

而给周航带来更大困扰的,是他似乎一直没有踩对网约车行业的发展节奏,他看到了网约车发展的结局,却没看明白过程。周航甚至曾经发出感慨说,“网约车新政早来两年,现在就是易到的天下了。”

在乐视入股之前,易到一直是一个与网约车行业大势格格不入的公司,执着于专车业务。周航曾经反思过,易到之前的业务为了规避政策,一直比出租车贵,所以没有得到爆炸性发展,以至于在2015年遭遇竞争对手滴滴、优步烧钱大战的狙击后,一度跌至谷底。

“社会应该给所有人一个出路。专车企业有钱,疯狂补贴,如果把出租车行业赶尽杀绝,就会有200万的出租车司机瞬间没了饭碗。我们的变革应该尽可能给所有人出路,而不总是引发二元对立。如果改革都是冲突式的,那这个社会承受不了。”周航公开唱了补贴大战的反调。

但是,凭借着周航口中的,“用户花5块钱就坐奔驰,司机随便跑一跑就月入3万~4万”,这些建立在巨额补贴之上的神话,奠定了滴滴和优步在行业里的地位。在周航感到最困难的2015年,据腾讯科技估算,Uber中国亏损约67亿人民币(约10亿美元),而滴滴出行的亏损则高达100亿人民币(约15亿美元)。

偏偏是依靠金钱换到了时间和空间。紧随着二者合并而来的,是网约车新政的出台和落地。在新规管之下,大家重新站到了同一个起跑线上。“巨额补贴不可能持续;易到的机会终于来临,将会回归专车的高品质服务及差异化的经营,为一小部分人服务。”周航在2016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说道。

但是,事实却依然没有如周航所预料的那样发展,网约车补贴为用户带来的美好时光已经结束,同时被结束的还有网约车的辉煌。就如一个吃了灵药而功力大增的武林高手,网约车行业开始在外界政策和内部市场的共同作用下进行收缩,留给易到的机会远远没有那么多。

更为重要的是,资本对这个流血太多的行业同样失去了兴趣。网约车新政让滴滴失去了想象力,不断提升的价格被用户和媒体屡屡诟病,估值缩水的传闻也时常出现。同样坚守专车业务的神舟优车100亿元定增三次延期,优先认购权被放弃,定增的46亿元资金也会用来推动神州买卖车业务。

而且,大局初定,资本无力、也没有必要再继续掀起一场新的战争,即便易到成功渡过这次危机,等待着它的也并不见得是一个前景广阔而美好的未来。

困兽犹斗

“在中国,基本上是一种成功动机过剩的氛围。我们都特别崇尚和追捧成功。我们会追随一切当下最红的公司、模式、人物。我们非常耻于谈论失败,我们会讥讽一切失败的现象、失败的人物。我们经常冷眼看着一家面临崩盘的公司,说,我早就知道如此,你看,应验了吧?”

周航在今年3月底举办的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认真地分析了失败。而究其自身,理想主义与悲观情绪集于一身的周航并不是一名注定能够走向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更适合他的角色可能是,一名堂吉诃德式的悲情的失败者。

在媒体人骆轶航的印象中,周航身上有一种与实际年龄不太相称的“少年气”,这会让骆轶航感觉“哪有点儿怪”。当人们讨论资本一手掀起的补贴大战时,周航会推荐给大家一本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强调个人的自由和权利。

被周航坚持的还有易到的定位和格调:司机温和有礼,谈吐不凡,易到的用户也应该是中国高收入阶层。显然,这种属于小众人群的定位与消费升级都是搭不上边的,很俗套地说,这不是“屌丝”们能享受的产品,也自然无法得到天下。

某种程度上讲,周航所坚持的美好,也是限制了他想象力的头箍,让他在最关键的时间段内,从未真正了解过网约车行业的商业模式和竞争。对于这场竞争,他和易到都像是一个乱入到火器时代的骑士,不适应,便死亡。

2015年的困局是打醒周航的当头棒喝,乐视的入局则强行用外力击碎了周航和易到戴在头上的箍。

“某个手机公司,它推出了一个低端系列,被认为是一个败笔,因为极大地伤害了品牌本身。但是,我们反过来想,如果它不做低端系列,它会有这么大的用户量吗?它的商业模式能成立吗?”

这是周航的反思,而周航声明中的话语也同样意味深长,“期待乐视团队能够清晰看待当下的危机,接受外界合作伙伴已经提出的建设性方案,迅速、彻底地解决好易到面临的现实问题。我们也相信乐视最终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这一切似乎预示着周航希望将反思付诸行动,一场好戏或许才刚刚开锣。

新闻推荐:

·与乐视撕破脸皮 谁谋杀了周航的理想?

·十大福布斯上榜青年:挣扎者,蜕变者,90后的路自己走

·又一共享单车入局!日产量10万,1步单车凭什么要单挑日订单量早已超2000万的摩拜?

·“归零”,能让CEO们的赛道“上天、入地、全球化”吗?

 

(责编:黄盛、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原创视频:创投那些事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