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成老赖被ST两年 董事长失联是压垮ST中试最后一根稻草吗?

许芸

2017年08月10日14:47  来源:挖贝网

  新三板又见挂牌企业董事长失联。8月8日,ST中试(原证券简称:中试电力 证券代码:430291)公告宣布,与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董事会秘书朱孟银近期无法取得联系。

  注意到,朱孟银成为ST中试实际控制人仅一年多的时间,在期间带领ST中试逐步走出经营困境,成功扭亏为盈。

  但目前,ST中试仍然麻烦缠身,朱孟银的“失联”对于长期处于风雨飘摇状态且目前仍未恢复元气的ST中试来说显然不是好事。

  一起诉讼陷危机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ST中试成立至今已有20年的历史,2013年8月9日即已在新三板挂牌,是一家集电力试验、运行、工程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

  2013年年底爆发的一起票据追索权纠纷使ST中试首现危机。

  挖贝网梳理公开资料了解到,2012年7月,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国恒)向ST中试签发了3张由天津国恒予以承兑、金额合计165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当年8月,ST中试向汉口银行申请贴现,将汇票背书给汉口银行。2013年3月,汉口银行将票据背书给第三方。2013年7月,票据到期时持票人向天津国恒提示付款,遭拒后向汉口银行追索,汉口银行支付票面金额1650万元。之后,汉口银行向票据承兑人天津国恒和票据贴现方中试电力追索遭拒后,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4年3月31日,ST中试收到法院判决,被判令向汉口银行支付1650万元及利息,并与天津国恒共同承担案件受理费12.08万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ST中试并不认同这一判决结果,于2014年4月15日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在当年7月29日被法院裁定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在本次纠纷中,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应汉口银行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于2013年11月25日裁定冻结了ST中试、天津国恒共1900万元银行存款。其中,ST中试遭冻结1544.88万元,而其2013年底的货币资金为1558.74万元,意味着仅有13.86万元可供自由支配。

  受到诉讼影响,ST中试运营资金出现困难状况,给自主销售的实施带来一定影响。从2013年下半年起,ST中试采取了全新的营销模式,开展多数不需要公司垫资的品牌运营商业务。

  2014年,ST中试负面消息频出:拖欠员工工资被曝光,大量高管辞职或不实际履职,一度被主办券商提示有终止挂牌的风险,并陷入新的诉讼纠纷中。

  也正是在2014年,ST中试经营情况急转直下。营收由2013年的6190.08万元降至502.41万元;并出现巨额亏损,净利润由2013年的6.07万元降至-6393.62万元。2015年ST中试营收继续下滑,仅为308.16万元;亏损额有所降低,为597.06万元。

  另外,ST中试出现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形,2014年、2015年、2016年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216.81%、344.50%、1012.66%。并因净资产为负,自2015 年7 月6 日起被实行风险警示,原证券简称“中试电力”更改为“ST 中试”。

  因未履行系列诉讼判决结果,ST中试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俗称的“老赖”。

  一分钱每股“甩卖”股份

  2016年5月4日,ST中试发布收购报告书宣告公司股票被低价“甩卖”。

  武汉昌龙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昌龙光电)以现金收购杜明杰、钟建华持有的ST中试共计1183.70万股股份。挖贝网注意到,本次转让价格仅为每股0.01元,昌龙光电仅支付11.84万元就持有了ST中试35.64%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在ST中试于2016年1月完成的挂牌后唯一一次募资中,杜明杰、钟建华作为外部投资人是以1.08元每股的价格买入的ST中试股份。这也意味着,两人在短短4个月的时间里,合计亏了1266.56万元。

  收购完成后,昌龙光电成为ST中试控股股东,目前处于“失联”状态的朱孟银作为昌龙光电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间接控制ST中试35.64%的股份表决权,成为ST中试实际控制人。

  收购报告书提到,昌龙光电收购ST中试的目的是整合双方在电力行业的资源,发挥昌龙光电的技术优势和ST中试的行业销售渠道能力,加强协同效应,努力扩大销售规模、提高经济效益、增强公众公司综合竞争力。

  一年时间业绩回春

  朱孟银接手ST中试后采取了系列举措尝试拯救ST中试。

  财务方面,提供资金偿还了ST中试部分债务。并着手对ST中试近三年财务情况进行全面梳理,重新检查公司财务记录,全面核查公司往来款,并清理往来款挂错账的情况,根据公司财务清理情况进一步整改资金占用情况。

  2016年12月14日,为真实反映财务状况,ST中试宣布对经营过程中长期挂账且难以追收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项予以核销。据挖贝网了解,本次核销的应收账款共计3023.84万元,其他应收款项共计1714.67万元,两项合计4738.51万元。其中,仅对天津国恒的核销金额就达到2790万元。ST中试表示,核销后,公司将继续对上述债权进行处理和追偿。

  业务方面,朱孟银对ST中试管理架构重新进行了调整、补充和整合,并为ST中试未来发展制订了明确可靠的发展规划,人员、业务逐步趋于稳定,各项工作呈现恢复式增长态势。

  ST中试2016年年报显示,2016年营业收入579.33万元,较上年增长近一倍;成功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487.97万元。

  不过,目前来看,ST中试的前期遗留问题仍未完全解决。虽然ST中试表示公司目前经营正常,但朱孟银的“失联”对于ST中试长期发展来说显然不是好事。

       推荐阅读:

       雷军杀入空调市场宣战董明珠 董明珠发话全员补贴加班

       创始人再离职陈欧唱“独角戏” 聚美优品持续跨界转型遭质疑

       贾跃亭在美为FF汽车工厂揭幕 陈坤黄晓明纷纷表示“来一辆”

       《战狼2》刷新国内票房纪录 北京文化五高管趁机高位减持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