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浙江原女首富遭10年市場禁入 涉多項違法行為

李小平

2020年01月09日09:04  來源:証券時報·e公司

在浙江義烏,周曉光夫婦“白手起家”故事幾乎家喻戶曉,但他們又是如何墜落的呢?

被稱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場”的浙江義烏,周曉光夫婦“白手起家”故事家喻戶曉,也一度被譽為浙商的創業標杆、中國最勵志的創業夫婦。

2018年3月,周曉光在“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排第26名,成為浙江女首富。這一步,如果從她16歲輟學闖蕩社會開始算,周曉光走了整整40年。

然而,800億資產規模的新光集團,虛有其表。2018年9年,隨著一紙債券違約通告,周曉光夫婦的資金鏈危機爆發,而后危機不斷升級、蔓延。無奈之下的新光集團,最終向公司所佔地的金華市人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

從白手起家的創業明星,淪落到如今的被執行人(俗稱“老賴”),周曉光夫婦墜落令人惋惜。不過,如果從兩人入主ST新光(002147)3年多來的所作所為來看,周曉光夫婦光鮮的背后,還有另一面。

2019年1月7日,ST新光、新光集團及其相關人員,收到安徽監管局下發《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7號)、《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8號)及《市場禁入決定書》([2019]3號),公告周曉光夫婦的違法違規行為,並對兩人進行處罰。

1、假借支付收購款向大股東提供資金

從2011年起,接連折戟中百集團、金路集團后,周曉光夫婦的上市夢,終於借方圓支承得以實現。

2016年4月26日,新光集團通過借殼方圓支承,實現房地產板塊上市,並更名為“新光圓成。在重組方案中,三年內累計實現合計淨利潤不低於40億元的業績承諾,曾給投資者無限遐想。不過,周曉光夫婦的入主方圓支承,不僅沒有在公司身上演繹出“雞毛飛上天”的創富故事,反而是通過種種違法違規行為,留下“雞毛一地”。

2017年5月12日,新光圓成子公司浙江萬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某地產”)與南國某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國某豆”)簽訂《合作意向協議》,擬受讓南國某豆持有的無錫匯某置業有限公司股權。

經查明,在虞雲新的安排下,萬某地產以支付股權收購款的名義,分別於2018年5月7日、2018年5月15日,向南國某豆劃轉共7.6億元資金。之后,南國某豆通過無錫源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將款項最終劃轉至新光圓成控股股東新光集團,由新光集團實際佔用,該金額佔新光圓成2017年底浄資產9.46%。

另外,2018年5月,在未經債權人同意的情況下,新光圓成及其子公司萬某地產將其應還新疆華某工貿(集團)有限公司1.01億元、江西躍某實業有限公司3.07億元、上海坪某實業有限公司2.04億元、陳某6244.99萬元資金直接轉入新光集團,新光集團並未向債權人歸還上述款項,由其實際佔用。

上述債務轉移事項由虞雲新下達支付指令,財務總監胡華龍、監事張雲先負責執行,累計向新光集團提供資金6.75億元,佔公司2017年底淨資產8.41%。新光圓成未按照相關規定,及時披露上述關聯交易事項,2018年中期報告存在重大遺漏,違反了《証券法》相關規定。

2、違規對外擔保

除了未按規定披露關聯交易,新光圓成還存在違規對外擔保等情況。

經查明,新光圓成於2017年12月至2018年9月期間,違規為虞雲新、周曉光、新光集團及新光集團子公司浙江新某飾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某飾品”)、上海希某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希某”)等關聯方提供擔保,擔保額度/金額為29.52億元,其中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發生的金額為26.02億元,佔新光圓成2017年底淨資產32.39%。截至2019年5月4日,違規擔保本金余額27.52億元。

另外,新光集團於2018年8月13日向自然人方某校借款8000萬元,並簽訂《借據》,新光圓成、新光圓成子公司義烏某中心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義烏某中心)作為新光集團及其子公司新某飾品的共同借款人簽字,周曉光、虞雲新作為保証人簽字,該金額佔新光圓成2017 年底淨資產1%。

新光圓成未按照規定及時披露上述違規擔保及共同借款事項。上述違法事實,有相關借款合同、擔保合同、詢問筆錄、銀行賬戶資料、支付指令等証據証明,足以認定。安徽証監局認為,新光圓成未及時披露關聯交易、對外擔保和共同借款事項,違反了《証券法》的相關規定。

3、運作資管計劃參與增發

入主新光圓成后,周曉光夫婦掌控的新光集團,也存在違法行為。

2016年7月,新光圓成完成非公開發行,成功認購的4家基金公司、資產管理公司的6隻資管產品,合計持有公司股份12.68%。

其中,泰達宏利基金參與認購的481號計劃認購額為5億元,優先級份額3億元出資人為民生銀行,一般級份額2億元直接出資人、資產委托人為龔某﹔491號計劃認購額1.6億元,直接出資人、資產委托人為龔某﹔信誠基金參與認購的定眾1號認購額為9億元,優先級份額6億元出資人為廣東華興銀行,一般級份額3億元直接出資人、資產委托人為劉某,2017年12月到期后延期並轉為平層結構化產品。

經查,上述三隻資管產品成立、存續、到期后,均與新光集團存在重要資金關聯。此外,新光集團承擔481號計劃和定眾1號優先級份額的差額補足義務﹔三隻資管產品的實際運作也都由新光集團員工負責,構成一致行動關系。

新光集團未主動告知新光圓成,其與三隻資管產品為一致行動人關系,導致新光圓成2016年至2018年期間有關定期報告未能如實披露上述一致行動關系及合並持股情況。上述違法事實,有相關人員詢問筆錄、資產管理合同、銀行流水等証據証明,足以認定。安徽証監局認為,新光集團違反了《証券法》的相關規定。

4、直接授意、指揮並實施相關違法違規行為

在上述違法事項發生時,周曉光時任新光圓成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同時兼任新光集團法定代表人、董事長,虞雲新時任新光圓成董事,同時兼任新光集團副董事長。

經查明,新光圓成為新光集團子公司上海希某違規擔保事項,由周曉光安排、指使,新光圓成其他違規擔保事項、共同借款事項、新光集團非經營性佔用新光圓成資金的關聯交易事項,均由虞雲新決策、安排、指使,周曉光在有關資金劃轉審批單、擔保合同、借款合同上簽字,知悉上述事項,周曉光、虞雲新是上述違法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胡華龍時任新光圓成財務總監,張雲先時任新光圓成監事,同時兼任新光圓成子公司萬某地產財務總監和董事,胡華龍、張雲先在知悉債務轉移事項不合規的情況下,仍按照虞雲新要求執行資金劃轉,在上述違法事項中未履行勤勉盡責的法定義務,為其他直接責任人員。

公告指出,周曉光、虞雲新為夫妻關系,其二人作為新光圓成實際控制人,直接授意、指揮並實施相關違法違規行為,並且向其他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隱瞞事實,構成《証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三款所述情形。

5、雙雙被罰10年市場禁入

周曉光夫婦借殼之時,市場漲聲相迎,公司股價也在2016年3月漲至16.3元/股。然而,兩人入主后的實際表現,卻令市場大跌眼鏡。債務危機發生后,ST新光上演高台跳水。截至2019年1月7日,公司收盤於2.2元/股。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証券法》相關的規定,安徽証監局決定:

一、責令新光圓成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

二、對周曉光、虞雲新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60萬元罰款﹔

三、對胡華龍、張雲先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10萬元罰款﹔

四、責令新光集團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

五、對周曉光給予警告,並處以20萬元罰款。

周曉光、虞雲新作為新光圓成董事、實際控制人,其指使、安排新光集團非經營性佔用上市公司資金的關聯交易事項、上市公司違規擔保事項、共同借款事項,不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情節嚴重。依據《証券法》、《証券市場禁入規定》相關規定,安徽証監局決定對虞雲新、周曉光採取10年証券市場禁入措施。

在收到罰單的同一天,1月7日,新光圓成董事會收到公司董事長周曉光及公司董事、高級管理人員虞雲新的書面辭職報告。辭職后,周曉光女士、虞雲新先生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如今,新光集團和ST新光麻煩纏身。面臨的困境包括債務逾期、房產被查封、股份被輪候凍結、銀行賬戶被凍結等。天眼查顯示,新光集團目前自身的風險多大150處,涉及被執行人、開庭公告和法律訴訟等。

e公司查詢發現,自2019年11月以來,身份証尾號為“0541”的周曉光,身份証尾號為“0535”的虞雲新,兩人已多次被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法院為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據悉,上述兩位被執行人,正是新光集團實控人周曉光夫婦。

(責編:王震、陳鍵)

深度原創

特別策劃

    首屆人民網內容科技大賽總決賽 人民網內容科技創業創新長三角決賽 2019人民網內容科技創業創新大賽 創投20年——我的關鍵詞 邀請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