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2017到2019,創投扎心了:資本寒冬難熬,募投斷崖式下跌

朱燈花

2019年12月05日08:08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朋友圈近期刷屏的2017和2019對比圖,扎了許多人的心,創投人士也包括在內。2017年進場的部分創投機構,可能熬不過2019年的寒冬。

  朋友圈近期刷屏的2017和2019對比圖,扎了許多人的心,創投人士也包括在內。2017年進場的部分創投機構,可能熬不過2019年的寒冬。

  近日,在由中國投資協會股權和創業投資專業委員會主辦、蘇州市相城區人民政府戰略支持、出類等共同協辦的“2019中國年度創投大會”上,多位創投圈大佬表示,在募資和投資方面能夠感受到2019年的資本寒冬,未來創投行業將更加專業化、精細化。寒冬之下,科創板及注冊制緩解了創投退出困境,帶動硬科技賽道投資熱,賦能式投資將成為主流。

  全民PE時代一去不復返

  聯創永宣CEO、管理合伙人高洪慶感慨道:“我相信有50%的基金是在2017年最后‘摸到錢’,或是第一隻基金,或是最后一隻基金。但自2019年起,創投行業‘募投’都呈現斷崖式的下跌。”

  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19年與2017年相比,基金募集數量和金額均大幅下跌。2019年前三季度,共有1931隻基金完成新一輪募集,同比下降38.6%;募集金額共計8310.40億元,同比下降20.4%。回溯2017年,一共有3574隻基金完成新一輪募集,募集金額共計17888.72億元。

  “2019年是比較難的一年,創投行業整體賺錢效益不明顯,資金偏好和積極性受到影響。另外,從政策角度,資管新規從源頭上切斷了中國最大體量的銀行系資金進入創投行業和資本市場,而銀行佔據了資本市場九成的資本輸出,它的錢出不來,無論是地方政府配資,還是基金LP(有限合伙人)的資金來源都大打折扣。”君創基金總裁楊桓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

  仍有不少基金宣布完成募資,市場分化效應明顯,也給此前的“熱錢”一次冷靜機會。在高洪慶看來,全民PE、VC時代一去不復返了,投資已經進入專業化、精英式的時代,畢竟“人多的地方容易發生踩踏事件”。未來投資不只是人脈的折現,更強調認知的變現。

  投資賽道的“冷與熱”

  風險投資行業發展至今已有30多年歷史,造就了不少資本與創業項目相互成就的案例,已經見証了行業的瘋狂與冷靜。在募資困境及二級市場疲軟的大環境下,2019年前三季度,中國股權投資機構的投資活躍度和投資金額均大幅下降。有機構透露,半年多隻完成四分之一的投資目標,到第三季度末也不超過計劃的50%。

  九合創投董事總經理趙少宇也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一是今年市場上缺優質項目,二是市場資金也有所減少。受此影響,2019年以來,大部分創投機構投資步伐有所放緩,VC機構處於降溫的過程,創業的市場也沒那麼活躍。但這是一個擠泡沫的好機會,非理性估值行為減少,創投機構能夠拿到價格便宜的優質項目。對於當前還存活的基金尤其是頭部基金來說,是件好事。”他認為,未來VC基金專業性以及對產業預知能力要提高。

  在時代的更替之中,風險投資賽道也在不斷調整,投資邏輯也在改變。2019年被稱為互聯網的寒冬,但也是企業服務、“硬科技”的春天。

  創投機構紛紛布局企業服務賽道。九合創投董事總經理趙少宇坦言:“互聯網是九合創投重要的投資領域,在過去十幾年的流量紅利高速成長中受益頗多。隨著流量紅利漸失,移動互聯網的滲透率達到比較高的飽和程度。當下,中國新經濟驅動的力量從流量端轉變為效率端。”互聯網也在不斷進化,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九合創投未來將重點關注智能互聯網。

  受益於科創板政策紅利,從投資領域來看,IT、生物醫藥、智能制造等科創領域投資相對比較火熱。楊桓向記者透露,君創基金明年首先會堅持投資硬科技,聚焦於航空航天和集成電路半導體。在軍民融合和科創板政策利好下,風險資本迎來巨大投資機遇。

  資金“擁抱”熱門賽道有助於相關企業的發展,但也要關注“估值泡沫”現象。“每個賽道都會產生估值泡沫,價值創造的過程中會產生泡沫。對於投資機構來說,如何識別泡沫很重要,這就回歸到投資能力圈,結合自身投資邊界、資源邊界、認知邊界等維度進行判斷識別,並有應對策略。”楊桓告訴記者。

  深創投董事總經理、華東總部副總經理尹恩江表示:“創投行業經歷了從粗放型管理投資理念向精細化投資進步,未來新投資方向確實需要創投機構提升認知能力。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挂現象也提醒創投機構應當理性投資。”

  做好投后賦能式管理

  投資優質項目是股權投資獲取價值的第一步,但“管”和“退”是價值創造和價值實現的關鍵。其中,退出這“臨門一腳”決定了投資人賬面收益實現“落袋為安”,以及基金后續募資能力。

  股權退出方式有IPO、老股轉讓等方式。私募股權一級市場基金迎來退出潮,但受限於此前IPO發行大幅放緩,形成資本退出“堰塞湖”。由此,股權二級轉讓市場需求火熱,提供流動性價值的S基金(私募股權二級市場基金)尤為火熱。

  “柳暗花明又一村”。2019年科創板及試點注冊制推行,對於創投機構而言,這無疑是“冬日”裡珍貴的暖陽。更令行業興奮的是,未來創業板甚至整個資本市場有望推行注冊制,為創投機構增添退出渠道。

  流動性對於一級市場股權投資的重要不言而喻。東方富海董事長、創始合伙人陳瑋感慨道,退出這一環節太關鍵。“科創板試行注冊制帶來最大的效益是流動性,極大地減少了人為干預,讓市場做出選擇。”

  清科旗下私募通統計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中國股權投資市場退出案例數繼續下跌至1532筆,同比下降20.6%;但受科創板利好影響,被投企業IPO案例數增至999筆,同比上升54.4%。其中,科創板總計372筆,涉及250家機構,IPO仍為我國股權投資市場的主要退出方式。

  項目的順暢退出鼓舞人心。“科創板上市企業南微醫學是我們投資的項目,佔股比例為15%左右,上市表現也不錯。這對提升整個團隊信心非常重要。”普華資本董事長、頭頭是道基金創始人曹國熊表示,非常期待將來創業板注冊制的開展。

  注冊制下,Pre-IPO套利玩法不再。注冊制倒逼創投機構提高長期價值投資的能力,賦能式投資思維尤為關鍵。明石創新創始人高峰認為,創投機構可以主動做好投后賦能式管理。明石創新在投后會從資本和科技兩方面進行賦能。

  雲鋒基金執行董事黃瀟指出:“從價值發現和價值創造兩點來看,創投機構賺錢方式可以是通過低進入高賣出賺差價,也可以通過賦能提升企業價值。創投機構為企業提供增值服務,提高企業成長價值,隨之提高估值。”

  賦能式投資還需要人才的支持。不少創投人士表示,寒冬之下,不少投資經理逃離創投圈,2019年不僅是資本的寒冬,也是投資人的寒冬。但科創板正深刻改變並重塑中國創投的格局,一些具有產業背景的理工男迎來“春天”。

 

 

 

 

 

(責編:黃盛、陳鍵)

深度原創

特別策劃

    創投20年——我的關鍵詞 邀請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