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從風口到泥潭:創投機構與互金“情變”

余繼超

2019年10月14日08:27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監管風暴之下,互金行業內風聲鶴唳,不少背后的創投機構也遭了殃。

近期,《國際金融報》記者梳理發現,獲得IDG資本多輪投資的同盾科技陷入“爬虫危機”,春曉資本關聯網貸平台抓錢貓被警方追回賬款2.9億余元,獲紅杉資本投資的我來貸急迫地向“數科”轉型……

據了解,從網貸到金融科技,中國互聯網金融業吸引了紅杉資本、IDG資本、經緯中國、軟銀、源碼資本等眾多知名創投機構的熱捧。如今,隨著互金整治的深入,整個產業鏈都陷入“人人自危”的境地,知名創投機構也“集體沉默”:或默默退出,或深陷泥潭。

國內某創投機構LP(有限合伙人)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目前對網貸項目是“能退則退”。在金融科技項目上,還有部分機構堅守,主要原因是從A輪領投,后續B、C輪持續跟投,到如今融資已經D輪及以上,眼看就要IPO,“一手培育起來的企業,更能同甘共苦,著眼長期價值”。

零壹研究院院長於百程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在整治的大環境下,已經上市或者發展較好的網貸平台,其風投機構已獲利或退出,還有很多機構則無法退出,甚至踩雷。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則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一些對互金業務並不了解的風投機構,更傾向於選擇退出,而一些無法退出或選擇堅守的創投機構,面對出風險的項目,一般很難止損。

押注互金

“創投機構通常在行業發展初期,即估值較低但又具有發展前景的時候進入。”

創投投資國內互金企業起於2012年、興於2015年,彼時以投資新生的網貸企業為主,匯聚了光速資本、紅杉資本(人民幣基金)、IDG資本(人民幣基金)、經緯中國、軟銀中國、華創資本、清科創投、源碼資本等創投機構。

光速資本、紅杉資本和清科創投是較早投資網貸的創投機構。公開信息顯示,融360在2012年3月網站上線當月,即宣布獲光速領投、凱鵬華盈及清科創投跟投的A輪700萬美元融資。隨后的2012年10月,拍拍貸宣布獲得紅杉中國千萬美元級投資。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紅杉資本在2012年至2015年間,投了拍拍貸、前隆科技、買單俠、大數金融、融360、隨手科技、厚本金融、我來貸等平台,涵蓋互聯網金融上下游企業。

其中,拍拍貸、融360是紅杉資本較成功的投資案例,兩家公司先后在美股上市。2012年A輪融資后,紅杉資本在隨后的2014年和2015年裡連續追投,成了拍拍貸最大的機構股東,截至2018年3月31日持有拍拍貸23.7%的股份。另外,融360在2013年獲得紅杉資本領投的B輪3000萬美元融資,2015年紅杉資本跟投其D輪10.35億元融資。融360招股書顯示,紅杉及相關投資基金持股60774881份,佔比17.6%,為最大股東。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人沈南鵬曾表示,紅杉中國在2011年、2012年的時候就開始布局互聯網金融,希望能打造生態體系,滿足新金融崛起以后所需要的各種產品和服務。

紅杉資本之后,IDG資本先后投資了同盾科技、挖財、銅板街、網利寶、閃銀、九通金控旗下搖財樹、檸檬財富、錢端、海投金融等平台﹔經緯中國則投了愛財有道、融譽100、魔法現金、91征信等平台﹔軟銀中國投了宜貸網、有利網、付融寶、黃金錢包等平台。

而作為“后起之秀”的源碼資本,由紅杉資本原副總裁曹毅創辦,在2014年成立后就隨著紅杉資本活躍在互金投資圈,先后投資了趣店、聚愛財、隨手科技、火球網、銀客網(財富星球)、貝米錢包、磁金融、資產360等平台。

網貸天眼研究院負責人李鵬飛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創投機構投資網貸興盛於2012年至2016年,彼時網貸屬於新興行業,且由於成熟的監管體系並未形成,互聯網金融具有非常廣闊的想象空間和發展勢頭。

零壹智庫的數據顯示,創投機構主要從2014年開始大規模投資網貸行業,高峰期發生在2015年,當年融資案例和融資金額分別達到129起、199億元,也是網貸行業發展最為快速的一年。隨著2016年開始的專項整治,網貸行業機構融資案例數開始下降,並且主要集中在頭部公司。

蘇筱芮表示,創投機構通常在行業發展初期,即估值較低但又具有發展前景的時候進入,當時普惠金融、互聯網金融還處於蓬勃發展時期,網貸並沒有執行嚴格的利率限制,也沒有注冊資本要求,利潤較為可觀。

減持離場

“接手的機構很少,多半都是在觀望,有些機構的項目也被限制進行股權轉讓。”

隨著互金整治的持續推進,曾經火熱的互金融資市場開始降溫,一些三方平台的數據都揭露了這一趨勢。在網貸“三降”及行業上下游整治的深入期,創投機構開始悄悄離場。

拍拍貸就遭到機構股東不同程度的減持,其中機構大股東紅杉資本進行了大筆減持。拍拍貸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紅杉資本持股9.4%,擁有1%投票權﹔光速安振中國創業投資(Lightspeed China Partners)及其子公司持股6.6%,擁有0.7%投票權。

此外,Oceanic Team Limited持股為5.9%,擁有0.7%的投票權﹔SIG China Investments Master Fund III,LLLP持股為5.2%,擁有0.6%的投票權﹔Maggie & Tony Limited持股為5.6%,擁有11%的投票權。

而在一年前的2018年3月31日,紅杉資本持股23.7%,擁有2.5%投票權﹔光速安振中國創業投資及其子公司持股9.6%,擁有1%投票權。

Oceanic Team Limited持股為6.4%,擁有0.7%的投票權﹔SIG China Investments Master Fund III, LLLP持股為6%,擁有0.6%的投票權﹔Maggie & Tony Limited持股為5.7%,擁有12.3%的投票權。

對比可以發現,在這一年時間裡,拍拍貸機構股東都不同程度地減持了股本,其中紅杉資本對拍拍貸進行了大筆的減持,持股從23.7%降至9.4%﹔光速安振中國創業投資及其子公司出售了3%的拍拍貸股權。

同樣遭遇大股東減持的還有趣店。在趣店上市前,昆侖萬維持有趣店19.7%股份,為趣店第二大股東。在趣店上市后,昆侖萬維就開始持續減持股份,並公開表示計劃用4年退出。

除了昆侖萬維擬清倉,其他股東也在爭先恐后地減持趣店股份。作為投資樣板的趣店,源碼資本參與了趣店B、C、D、E輪融資。今年2月13日,趣店公告稱,SOURCE CODE INVESTMENT MERCURY CO.和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持有趣店集團A類普通股的股份為0。

資料顯示,這兩家公司為北京源碼資本投資有限公司(即源碼資本)大股東曹毅間接控制的公司,並由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負責直接持股。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尚持有約4504.18萬股趣店集團A類普通股,不持有B類普通股,佔總普通股的13.7%,為趣店集團第四大股東。

對此,《國際金融報》記者聯系了源碼資本方面,試圖了解源碼資本投資網貸的最新情況,媒體對接人以開會為由挂斷了電話,截至發稿也未回復相關採訪問題。

與此同時,在趣店原股東的持續減持過程中,螞蟻金服從2017年末的第五大股東“升”為趣店的第二大股東。不過,在美東時間2019年4月30日早上,美國証監會更新的信息顯示,螞蟻金服集團日前向美國証監會提交了更新的Schedule 13G文件。該文件顯示,螞蟻金服不再持有趣店任何股份。這一消息獲得雙方的確認。

此外,記者通過閃銀相關人士了解到,3個月前,代表IDG的江左夷吾已經退出了閃銀的董事。“現在隻知道江左不在董事名單裡,IDG還是不是股東不太清楚”。

據蘇筱芮介紹,有部分創投機構在投資的網貸平台暴露出風險前就退出,例如漢理資本在永利寶出事前半年退出,亞聯資本在銀票網事發一年前退出。

國內某創投機構LP表示,網貸項目現在能接盤的機構很少,“行業還是比較動蕩,誰也說不准后續的走向”,有項目的機構想脫手,但是接手的機構很少,多半都是在觀望,有些機構的項目也被限制進行股權轉讓。

深陷泥潭

“一般來說,創投機構看走眼,有行業整體劇烈變動原因,也有具體項目的原因。”

在行業整治大環境下,多家知名機構投資的網貸公司還陷入逾期,甚至是涉嫌非吸的境地。比如,紅杉資本旗下基金北京紅杉信遠股權投資中心(有限合伙)持股40%的厚本金融因非法吸收存款被立案偵查。

9月10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官方微博發布關於“厚本金融”案件偵辦的情況通報。通報稱,2019年8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對上海厚本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下稱“厚本金融”) 立案偵查,對公司首席執行官陸某、副總裁佘某等23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查封相關涉案資產。

此前,IDG資本投資的網利寶、錢端也被警方立案。另外,還有多家投資的平台解散、退出:2018年10月,搖財樹宣布,根據監管部門指示辦理了退出申請﹔檸檬財富工商信息顯示被注銷,注銷原因為決議解散﹔2014年獲IDG資本天使輪投資的海投金融,因違規引流資金信托遭通報批評,目前官網已無法打開。

軟銀在中國的網貸行業投資中同樣免不了“踩雷”。2018年12月,軟銀中國投資的宜貸網宣布“良性退出”,隨后引起不少紛爭,甚至有投資者到軟銀中國辦公室“聲討”。

工商資料顯示,宜貸網的主體為上海易貸網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軟銀中國旗下的寧波軟銀天維創投持股上海易貸網20%股權,軟銀中國合伙人周曄擔任上海易貸網的董事。但宜貸網在清盤公告中特意強調,“寧波軟銀的投資及背書極大加速了平台的發展,但寧波軟銀並不參與宜貸網的日常經營。”

互聯網金融曾是軟銀中國涉足的重要細分市場,其曾在2013年、2014年分別投資了有利網和宜貸網,后又在2015年對宜貸網進行追投,並在當年參與付融寶A輪融資,目前軟銀投資的“三個樣板項目”中已有兩家出事:宜貸網清盤,付融寶爆雷。

此外,源碼資本投資的銀客網(財富星球)、貝米錢包也被立案,聚愛財則出現逾期。

而曾經的VC新銳春曉資本甚至被爆出關聯的牛板金、聚財貓、抓錢貓、君融貸及石頭理財5家網貸平台在半個月內集中逾期,且被曝與春曉資本投資孵化的融數金服、課棧網等存在復雜的關聯關系。

2018年10月,“春曉系”掌門人、春曉資本創始合伙人韓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刑事拘留。2019年5月24日,中國証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發布關於注銷20家異常經營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的公告,包括春曉資本等在內的20家機構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被注銷。

抓錢貓涉嫌“非吸”被立案一年后,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區分局於2019年10月8日發布通報稱,警方已依法追繳贓款2.9億余元,凍結涉案賬戶內資金數億元,並查封房產、股票賬戶等相關資產。

於百程指出,一般來說,創投機構看走眼,有行業整體劇烈變動原因,也有具體項目的原因,在網貸行業前者更重要一些。

對於一些無法退出或選擇堅守的創投機構,蘇筱芮建議,如果風投規模大、在股東名單中擁有絕對佔比的,採取的措施包括:梳理核心高管團隊情況,派駐自身人員參與到機構的日常經營中去﹔密切關注旗下網貸機構業務現狀,利用自身的信息資源優勢,協調旗下機構與其他被投機構進行合作或謀求轉型。

(責編:黃玲麗、陳鍵)

深度原創

特別策劃

    創投20年——我的關鍵詞 邀請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