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中國機器人產業鏈:在融合中補課

2019年08月23日08:22  來源:北京商報

2019年中國機器人市場規模將達到86.8億元,不過,從2018年下半年起,佔據中國機器人產業七成以上的工業機器人產量同比增長放緩。在2019世界機器人大會上,各產業觀察者和代表廠商認為中國機器人產業鏈的挑戰與機遇同在。中國機器人關鍵技術和核心零部件尚未突破,研發人才缺乏,機器人應用、產業融合將是產業鏈升級的機會。

與其他產業一樣,機器人產業鏈也分為上中下游。上游是關鍵零部件生產廠商,主要是減速器、控制系統和伺服系統。中游是機器人本體,即機座和執行機構,包括手臂、腕部等,部分機器人本體還包括行走結構,是機器人的機械傳動和支撐基礎。按照結構形式,本體可以劃分為直角坐標、球坐標、圓柱坐標、關節坐標等類型。下游是系統集成商根據不同的應用場景和用途進行有針對性地系統集成和軟件二次開發,國內企業都集中在這個環節上。生產出來的機器人隻有通過系統集成之后,才能投入到下游的汽車、電子、金屬加工等產業,為終端客戶所用。

機器人產業需要多學科、多種高科技交叉,產業鏈的特別之處在於融合,用技術和應用把元器件與AI、大數據等軟件結合成一體。

據《中國機器人產業發展報告(2019)》顯示,預計2019年全球機器人市場規模將達到294.1億美元,中國機器人市場規模將達86.8億美元。在中國機器人市場,工業機器人起步較早,在市場總量當中佔比最大,超過七成。服務機器人和特種機器人增長明顯。

與美國等國家相比,中國機器人產業起步較晚,但中國已連續六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工業機器人應用市場,是推動全球機器人產業穩步發展的重要力量。

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Karel Eloot強調了整體產業鏈。他說,機器人不僅僅是機器人,是圍繞著機器人的整體產業鏈。發展機器人產業要考慮到機器人在軟件、人工智能領域的布局與發展。

從產業鏈層面看,中國的優勢在於應用。5G和工業互聯網的發展為機器人產業帶來了新機遇。隨著產業滲透,中國機器人在應用層面的擴展就可圈可點。

四源合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周竹平以鋼鐵行業機器人為例表示,“國內鋼鐵業對機器人的需求已經開始增長,機器人的應用從單一噴印、上下料、貼標,擴展至測量、噴補及裝配等復雜工藝作業,在技術迭代和類型拓展上也有建樹”。

麥肯錫亞洲運營咨詢業務及物聯網負責人卡雷爾·伊魯特舉例說,在中國,由於生產端提質增效的需求增加,以及日益增長的勞動力成本,增大了企業對自動化設備的需求,工業機器人相關配件和服務的地位越來越重要。

廠商和資本方則強調了技術和應用的融合。據獵豹移動AI高級顧問兼獵戶星空首席戰略官王兵表示,中國機器人產業鏈的各個環節都還有很大發展空間,薄弱環節在於缺少一個能夠整合產業鏈上下游的垂直一體化技術體系。“因為在機器人行業,有機器人制造公司,但卻未必具備AI算法和應用開發能力﹔有AI算法公司,卻無法制造機器人﹔有機器人應用公司,又沒有制造能力和AI算法。垂直一體化的AI技術和軟硬一體化的定制交付能力能夠讓整個產業鏈的效率更高,也可以讓機器人終端產品能夠更適應場景需求,實現所謂打造‘真開放、真有用’的智能服務機器人的目標。”

以獵戶星空最近發布的Robot OS平台為例,該平台提供了全鏈條AI技術:芯片、視覺、語音、麥克風陣列、機械臂、導航。這種垂直一體化的AI技術基礎,可以根據不同場景的不同痛點訴求,從硬件+軟件+系統+服務全流程快速定制專用機器人產品,把產業鏈流程縮短。

站在資本角度的峰谷資本總經理李波也表示,機器人是一套融合方案。但他稱,融合也是產業的挑戰,現階段做開放平台或者持“要做開放平台”觀點的企業並不多。很多在實驗室的產品,想進入產業中,要敲開市場的門很難,難度存在於一些團隊在閉門造車,在真實場景的適用性不高。

在底層技術應用方面,中國機器人產業也需要突破。王兵提到了芯片,“今天的服務機器人搭載的大部分還是手機芯片、移動GPU,但這些並不是為服務機器人設計的,機器人的運作實際上更需要專業的AI芯片算力來支撐。但AI芯片存在高門檻、高成本的問題,市場規模要達到一定需求是很艱難的”。

北京商報記者 魏蔚/文 張笑嫣/攝

(責編:黃玲麗、陳鍵)

深度原創

特別策劃

    創投20年——我的關鍵詞 邀請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