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歷經3年,萬達電影重組依然在流浪……

孫婉秋 劉天天

2019年02月12日08:25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2019年春節賀歲檔激戰正酣,伴隨著黑馬影片《流浪地球》掀起的觀影狂潮,市場一邊興奮於《流浪地球》的票房將沖向何處,一邊調侃萬達影視成了假期裡的“悲情”角色——中途撤資了《流浪地球》改投吳秀波主演的《情聖2》。孰料《流浪地球》以黑馬之姿殺出重圍,票房、口碑雙豐收,《情聖2》則折戟於吳秀波的負面中,遭遇提檔再撤檔,上映未有期。

傳言發酵,萬達影業相關人員表示此為假消息,稱“應該大家都接觸過,但是肯定沒有撤資這一說”。

雖然萬達方面表示雙方的緣分僅限於“接觸過”,但坐不住的網友貼出了萬達集團官網的截圖。《國際金融報》記者據此查閱萬達集團官網,2017年5月26日,科幻巨作《流浪地球》在青島影視產業園開機,由萬達影視、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文化出品。

“否認”一說被打臉的第二天,萬達電影的重組公布了最新方案。

重組調整

2月10日,萬達電影稱,由於青島西海岸文化產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青島西海岸文化”)未能獲得其主管國有資產監督管理部門核准其參與交易的意見,公司擬對交易方案進行調整,青島西海岸文化及其持有的萬達影視1.0579%股權不再納入本次交易對方和標的資產范圍,公司將發行股份購買萬達影視合計95.7683%的股權,交易價格再度下降至105.2億元。

自2016年披露有意將萬達影視打包收入萬達電影后,該重組方案至今已歷經數次調整,期間曾上演擱淺后再重啟的戲碼,而此番收購的主角萬達電影也因此停牌逾期1年之久,市值一度縮水百億。

然而,重組雖步履維艱,但這似乎並未改變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布局影視全產業鏈的決心。

“除了票房、廣告、賣品,可不可以研究點別的?”2018年萬達集團年會上,王健林曾如此表示。伴隨著萬達電影重組方案的再度調整,萬達集團征戰影視生態圈的腳步顯然從未停歇。

這場重組大戲始於2016年。

彼時,萬達電影公告稱,其擬向萬達投資等33名交易對方發行股份購買其持有的萬達影視100%的股權,標的資產交易價格暫確為372.04億元。為保障上市公司利益,萬達投資承諾,萬達影視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的承諾淨利潤數累計將不低於50.98億元。

對於為何將整合上述資產,萬達電影表示,公司此前主要從事影院投資建設、院線電影發行、影院電影放映及相關衍生業務,其主營業務集中於影視行業產業鏈下游,而該次重組后,萬達電影可利用標的公司的業務資源,將其業務范圍將擴展至電影開發、投資、制作、發行、影游互動等領域,打通產業鏈上下游。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時的重組方案中,萬達影視主要全資子公司傳奇影業的存在感極強。“通過傳奇影業作為萬達電影整體海外業務的切入點開拓其他業務機會,發揮境內外電影投資、發行的協同效益”是彼時萬達電影對其寄予的厚望。

圖片來源:電影官方宣傳海報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萬達通過WAE完成收購傳奇影業,作為一家曾出品包括《蝙蝠俠》系列、《盜夢空間》、《宿醉》、《侏羅紀世界》、《300勇士:帝國崛起》、《環太平洋》等一些大片的美國獨立電影制片公司。傳奇影業的資源和經驗對於意圖進軍好萊塢、進一步提高國際市場份額的萬達來說,無疑是一塊敲門磚,即便前者2014年、2015年分別虧損22.4億元和36.3億元,萬達也毫不猶豫重金“禮聘”。

然而受傳奇影業虧損等影響,萬達影視上述兩年的淨利潤分別僅為6116.23萬元和1.3億元,與超300億元的收購價相距甚遠。

2016年8月1日晚,萬達電影中止了此次重組,並將中止原因以市場環境改變粗略帶過。彼時市場認為,萬達對於傳奇影業的業務整合進度及盈利的不確定性或是其決定另擇良機的主要原因。

重啟之路

等待了兩年之久,萬達終覺良機已到。

2018年6月25日晚,萬達電影公告稱,萬達電影擬向萬達投資等 21 名交易對方支付現金及發行股份購買其持有的萬達影視 96.8262%的股權,標的資產交易價格為 116.2萬元。這一修改后的資產重組方案,剔除了飽受爭議的傳奇影業,萬達影視的估值也從原來的375億元縮水到120億元。

5個月后,重組方案再度被調整。

此番萬達電影的估值由120億元下降到110億元,96.83%股份的對價由116.19億元下降為106.51億元。此外,除了支付方式由發行股份+現金改為全部以發行股份支付,萬達影視還提高了業績承諾。

萬達影視2018年-2021年承諾淨利潤分別不低於7.63億元、8.88億元、10.69億元、12.74億元,累計承諾時限淨利潤合計39.94億元,較此前預案多出7.66億元。

交易對價幾度調整后,萬達影視是否能完成對賭協議是市場關注的焦點之一。

“從萬達電影的角度來說,如何獲取更多優質IP,發揮線下線上聯動是關鍵,畢竟今時不同往日,萬達等昔日‘五大民營電影公司’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已不再獨領風騷。”一位市場分析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

市場已變?

誠然,在萬達電影重組擱置的幾年間,內地電影市場已發聲巨變。

此前,萬達影視與華誼兄弟、光線傳媒、博納影業、樂視影業並稱“民營電影五強”,風光時,它們的作品佔據了內地票房排行榜首的半壁江山。

2015年的萬達影視更是笑傲群雄,豪取63億元票房,位居出品公司第一位。當年,全國電影總票房不過440億元,這也意味著,萬達一家便佔據了14.3%的市場份額。

2016年,萬達影視業績出現滑坡,僅收獲了18億元,主投的影片裡鮮有成功者。

近年來,隨著新晉導演群體的崛起,電影圈的格局已然發生變化,類似於當初馮小剛與華誼的合作模式被延伸應用,通過資本將名導的才華、名氣與公司捆綁在一起,高票房背后的操刀者將不僅僅是傳統的五大公司,更多的影片主創和其名下的公司如雨后春筍般涌現。

以2019年春節賀歲檔為例,由北京文化負責主投、主發行的黑馬科幻片《流浪地球》上映7天,票房便突破23億元。近年來,北京文化爆款頻出,2017、2018年相繼打造出現象級影片《戰狼2》和《我不是藥神》,其中《戰狼2》的保底發行更是讓北京文化賺得盆滿缽滿。

有趣的是,北京文化董事長兼總裁宋歌曾任萬達影視的總經理,於2013年出走。2015年,宋歌加盟北京文化后,佳作不斷,名聲大振。而宋歌之后,無論是趙方亦或蔣德富均和前任一樣,在萬達影視任職兩三年后便選擇離開。

報告期內,萬達影視的管理層變動人數高達8位,核心人員的頻繁離去讓市場一度質疑萬達影視的企業文化。

除了北京文化,《瘋狂的外星人》導演寧浩及其老搭檔徐崢也形成了一股新勢力。其成立的壞猴子影業,前身是寧浩電影工作室,相繼投資了《心花路放》、《一出好戲》、《我不是藥神》、《瘋狂的外星人》等爆款。寧浩的老搭檔徐崢則創立了真樂道,后者早年間靠著《泰囧》《港囧》一炮而紅,2018年投資了《超時空同居》等黑馬之作。

此外,春節賀歲檔中票房暫居第三的《飛馳人生》是韓寒指導的第三部電影,出品方為上海亭東影業,而亭東影業則是韓寒於2015成立的電影公司,目前已出品了《乘風破浪》、《萬萬沒想到》等電影,韓寒個人IP加持下,阿裡影業、博納影業等爭相戰略投資了亭東。

一批新鮮的面孔開始出現,並且來勢洶洶。

2016年票房折戟時,王健林在工作報告中談及電影、娛樂業務時提出“要補IP短板,自己研發和並購都要搞。並購也不是說一下子並購多大的IP公司,可以並購一個一個的IP,組合起來也是一個大IP公司。這個任務已經給文化集團張霖和高群耀”。

兩年多過去了,萬達的電影版圖上拿得出手的IP依然有限,而被王健林委以重任的高管們,很多也已經離職。

萬達電影的這場重組將走向何方?

(責編:黃玲麗、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