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國務院定調:完善創投基金稅收政策。抓緊!

黃盛 陳健 劉保奇 馬志強

2018年09月10日09:52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為促進創業創新,會議決定,保持地方已實施的創投基金稅收支持政策穩定。”

國務院9月6日召開的常務會議做出的一項決定讓不少創投基金負責人吃了一顆定心丸。

此前有消息稱,地方政府過去普遍實行的對有限合伙制基金征20%所得稅的政策可能會面臨調整壓力,合伙制創投基金今后或將按照個體工商戶的標准征收最高35%的累進稅。

而這次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由有關部門結合修訂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按照不溯及既往、確保總體稅負不增的原則,抓緊完善進一步支持創投基金發展的稅收政策。”

稅負總體不增,裨益長遠發展

“暫時鬆了一口氣,放下了心中大石並看到了希望。”當乾元資本創始管理合伙人王晨宇看到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關於創投基金的決定時感慨到,“此前有許多GP擔心與LP如何溝通補稅的問題,如果追溯征稅,那就是致命的,LP基本都會失去信心,這不僅關系到基金的存亡,同樣影響包括創業者在內的上下游整個鏈條。”

在他看來,如果比照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所得項目調整創投基金稅負,並追繳存量基金,“很多基金就存在補稅的問題,GP怎麼去找LP要這個稅,是很大的難題”﹔而對於新基金來說,募資難一直是近期業內人士關注的問題,“如果稅負再繼續增加,肯定會造成募資難度進一步加劇,機構將遭遇重擊”。

一旦創投機構遭遇重擊,創業公司也會同樣產生連鎖反應。“GP的減少意味著大量初創企業無法獲得天使投資,成長期企業無法獲得下一輪融資,一大批優質的潛在項目或創新模式會扼殺在搖籃裡。”王晨宇表示。

“創投基金屬於股權融資的一大類,尤其對於創業創新型科技企業在早期有比較大的資本助力作用。從長期看,雙創及創投基金的發展,對我國實現從‘高速度’到‘高質量’發展模式的轉型的意義重大。”中証匯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執行副總裁史博雯告訴人民創投,稅負問題則與創投基金能否最大化的發揮自身優勢,有著直接關系。

不僅創投基金管理機構,此次關於稅負的討論,也引起不少社會相關人士的關注。在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的思考中,創投機構風險高,如若再一次增加稅收,將不利於企業技術創新。“私募創投基金主要是扶持成熟創業公司,它們擁有先進技術和市場前景,這更有利於企業技術創新、產業升級,以及實體經濟發展。”施正文告訴人民創投。

中國証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也向人民創投表示,國務院常務工作會關於創投基金稅負總體不增的決定有利於市場的穩定和實體經濟的長遠發展。

進一步完善創投基金發展的稅收政策

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對近期關於創投基金的稅負問題指明了方向。

事實上,在近期關於創投基金稅負調整的討論之前,部分創投界人士就早已討論過稅率過高的話題,不少業內人士當時就曾建議能夠形成階梯形的稅收制度,根據收益率來分階段收。

可以說,稅負一直是我國創投基金發展過程中繞不開的話題。

在史博雯的觀察中,為了大力推動私募股權和創業投資基金服務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相關政府部門一直積極完善創業投資基金的稅收優惠政策,在多個地區開展稅收政策試點,放寬創業投資稅收優惠條件,將享受優惠政策的主體由創業投資企業和有限合伙制創投企業的法人合伙人擴大到個人合伙人以及天使投資個人。

在王晨宇的記憶中,早在兩年前就有行業人士建議形成階梯形的稅收制度,根據收益率來分階段收。如今,浙江、廣東、湖北武漢等地方政府早已實施了一些更像是配套一條龍式服務稅收支持政策,比如設立可享受財政優惠的基金小鎮,設有稅收當地留存部分的返還比例,同時附帶補貼或政府引導基金的支持,以此吸引了大批基金過來注冊,聚攏效應顯著。

“在我國,不論機構LP還是機構GP,隻要分配到個人股東,其所得稅的稅負都是40%,這是因為對機構投資者同時征收兩道所得稅,存在經濟性雙重征稅。”在施正文的接觸中,美國的PE機構及其機構投資者,因其規模較小,可以選擇不繳納公司所得稅,經過兩次穿透到個人層面來收個人所得稅﹔而中國沒有資本利得稅的概念,也沒有對GP、LP的勞動所得和資本所得加以區分,小規模公司合伙人可以不按照穿透原則,隻需繳納個人所得稅。他因此建議,雖然機構LP繳納企業所得稅的稅率為25%,但是也要將利潤分配給股東。與公司型GP的計算方式一樣,最終股東的個人收入還是需要繳納40%的稅率。

王晨宇也就完善創投基金發展的稅收政策建議,為了進一步支持創投基金的發展,國家可考慮分類征稅的方式,即出台相應的政策引導社會資本流向更需要發展的領域,出台階梯性的標准支持與國家政策相吻合的行業。比如國家想限制地產行業,那麼投資房地產的基金稅負就正常收取,國家需要高科技行業,那麼投高科技的基金就有優惠,這樣通過政策指導將資本引入需要支持的領域更加科學。

(責編:黃盛、陳鍵)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