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加多寶遭中糧等股東反目 上市計劃或擱淺

余若晰

2018年07月12日08:28  來源:証券日報

  加多寶信誓旦旦提出重啟紅罐的計劃:“奮戰45天,做到有涼茶的地方,必須有加多寶,有加多寶的地方必須有紅罐與金罐,全面引爆加多寶旺季銷售,實現今年銷售兩位數增長任務,實現銷量與利潤雙豐收。”

  理想歸理想,現實總要更殘酷一些。紅罐加多寶還在市場上難覓蹤跡之時,加多寶就因未如期履行合約承諾,接連被中糧包裝和和奧瑞金兩家上市公司“點名”。

  接連被 “點名”

  7月6日,中糧包裝發布公告,稱加多寶方面並未按照增值協議履行其應向清遠加多寶草本注入加多寶商標作為實物出資的承諾,中糧包裝投資已於當天向中國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就相關事宜對王老吉公司(指在香港注冊的、加多寶旗下的王老吉有限公司)、智首(原全資持有清遠加多寶草本股權的公司)及清遠加多寶草本提出仲裁申請。

  中糧包裝公告中提到的王老吉是加多寶實際控制人陳鴻道在香港注冊的公司。

  從上述公告字面意思來看,因為陳鴻道沒有按照約定將加多寶商標注入清遠加多寶草本公司中,於是,中糧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請。

  而據《証券日報》記者了解,中糧包裝於2017年10月30日正式入股加多寶,公司稱,此舉可提升集團的盈利能力,鞏固集團包裝行業的領導地位。可是, 8個月之后,還應處於蜜月期的雙方卻“反目”了。

  在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看來,中糧在加多寶最困難的時期進入,以20億元換得30.58%加多寶的股權,並取得話語權。當時加多寶也急於找到一個靠山,因此,對於中糧的換股一事雖然不是很滿意,但也是無奈之舉,必定先保住命才重要。后來,加多寶通過地方政府獲得融資,企業渡過危機,雙方走到今天的局面,陳鴻道可能后悔當初與中糧的協定,否則中糧也不會去申請仲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兩日之后的7月8日,加多寶又收到了奧瑞金的“點名”。奧瑞金發布公告稱,此前與加多寶簽署的債轉股協議,因加多寶方面尚未按期履行《意向書》約定的前期相關事項,公司將採取措施,督促對方按照條款的約定執行。

  據了解,2018年4月24日,奧瑞金和控股股東上海原龍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及加多寶(中國)飲料有限公司(簡稱“加多寶中國”)、清遠加多寶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清遠加多寶”)簽署了《關於債權轉股權事宜的合作意向書》,約定奧瑞金有權對加多寶中國及其關聯公司的債權人民幣5.03億元,及按年化6%利率計算至轉股日的應付利息,置換加多寶集團重組后的擬上市主體或清遠加多寶的部分股權,奧瑞金有權選擇最終的被入股主體。

  有業內人士認為,奧瑞金為中糧包裝第二大股東,在中糧包裝發完仲裁公告后兩天發出催促公告,不排除有兩家公司聯合向加多寶施壓的可能。

  中金研報分析稱,加多寶目前是中糧包裝的重要客戶之一,2017年約佔公司營收的10%左右,本次仲裁雖不意味著雙方關系的結束,但對未來雙方的合作以及公司的經營業績可能帶來一定影響。

  反悔或為單獨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在加多寶總裁李春林今年3月份上任之后,提出了”二次創業、開源節流,整合優勢資源,啟動上市計劃,三年內上市。”

  對此,李春林表示,“二次創業”對加多寶來說,首先是要上市。加多寶按照三年計劃推動上市的戰略,我們主動釋放這個信號,把這個過程稱為二次創業的過程。當下要聚焦圍繞這個戰略目標來展開,讓有限的資源放在最需要的地方。

  毫無疑問,上市一直是加多寶最重要的計劃之一。中糧包裝董事會主席張新在3月末舉行業績發布會時也曾明確表示,未來在加多寶上市過程中,中糧包裝將是一個重要參與者。

  可現在,與中糧反目的加多寶上市之路又將如何呢?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加多寶與中糧包裝“反目”之后,對於加多寶的影響非常大。如果說,中糧包裝沒有成為加多寶的戰略合作伙伴,那麼,對於加多寶的未來,無論上市也好、政府關系也罷,包括資金等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同樣,在香頌資本董事沈萌看來,加多寶最低谷為了活命讓步很多,但危機緩解后,重新找到發展機會並尋求上市實現自我融資造血,但如果要IPO那麼與中糧之間關於品牌所有權的問題就成為障礙,而對於中糧來說,中糧希望收編加多寶補充飲料板塊,但如果加多寶有心自己IPO,那麼兩者就會產生沖突。

  對於加多寶與中糧包裝及奧瑞金之間近期發生的事情,以及公司未來的上市計劃是否會受到影響?截至記者發稿,加多寶未給予回復。

(責編:黃盛、呂永奇)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