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生死"淘汰賽啟動 中國私募股權行業加速洗牌

記者 陳鍵

2018年06月14日09:06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大部分規模偏小的基金、尤其是新成立的基金,將會面臨募資困難的問題﹔而今天在中國成功的、管理資產規模龐大、過往退出業績優異的基金,他們募集資金欠款相對容易,而且資金大都來自長期的機構投資者。”

這是6月12日清華大學全球私募股權研究院對外公布的《2018中國私募股權投資發展報告》中提及到的一個結論。受金融監管政策趨嚴、制度套利空間被壓縮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中國私募股權行業正迎來洗牌周期。

多因素疊加,加速市場洗牌

今年4月27日,央行等部門發布《關於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業內稱之為“資管新規”)。新規中提到一條原則:堅持服務實體經濟的根本目標,既充分發揮資產管理業務的功能,切實服務實體經濟的投融資需求,又嚴格規范引導,避免資金脫實向虛在金融體系內部自我循環,防止產品過於復雜,加劇風險的跨行業、跨市場、跨區域傳遞。

6月12日,清華大學全球私募股權研究院主辦“清華PE夏季論壇”,主題為“‘資管新規’下的PE新格局”。合眾資產副總經理關嬌陽在論壇上透露,對保險資管機構而言,新規帶來的最大的變化是“之前躺著賺錢的通道業務大幅萎縮。”在此之前,保險資管機構可以為私募股權投資提供結構化支持,特別是銀行理財資金的支持,而到了現在,新規開始對新產品結構產生影響。

華控基金執行董事、風控法務總監陳喆的感受是資產新規對銀行和信托產品的影響最大。“作為甲方,他們之前主要關注私募基金管理人是不是合適,是不是有好業績,但是新規帶來的是政策性影響,他們的錢通過各種渠道都出不來。”

清科集團管理合伙人符星華指出,過去三四年,中國私募股權投資的出資人結構發生了重大的變化,2011年時80%以上的資金源於高淨值個人,現在80%的資金源於機構。資金鏈收緊,政府引導基金、銀行系資金、國企資金都會受到影響,從而間接對整個行業產生影響,傳導后的結果是,母基金對子基金的投資更為謹慎,基金公司對企業的投資也更為謹慎。

她認為,2018年、2019年對行業而言是特殊年份:一是,今明兩年是第一批投資創業板基金的清算年份,它們緊缺資金﹔二是,在2014年,大約有400多家一線機構的合伙人出來創業,有一萬多家投資機構在最近四、五年誕生,資本市場收緊,沒有業績、未投到爆發性項目、或是缺少穩健的內部管理和風控機制的公司,面臨著優勝劣汰的過程﹔三是,金融監管趨嚴,小機構沒有辦法快速適應環境,面臨著非常大的挑戰。

京微齊力公司創始人兼CEO王海力剛剛創業一年,從事的是正被廣泛關注的集成電路業務。他說,創業不到一個月,他就拿到了天使輪投資,三個月后拿到第二輪幾千萬的投資,今年開始做第三輪融資,新規發布下,切身感受到私募基金的投資在收緊,“他們也在看很多項目,但市場上真正有高科技含量的項目偏少。”


從左至右依次為: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會計系副教授、中國企業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國工商管理案例中心副主任賈寧,合眾資產副總經理關嬌陽,清科集團管理合伙人符星華,華控基金執行董事、風控法務總監陳喆,北京律師協會私募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維泰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佩璇,京微齊力公司創始人兼CEO王海力

去偽存真后“強者恆強”

《2018中國私募股權投資發展報告》認為:“市場環境將倒逼股權投資機構的投資策略回歸企業的成長性。”報告稱,簡單的一二級市場套利模式即將走向衰落,新的市場機遇下唯有賦能投資,主動幫助被投企業創造價值才是當下投資機構的必然選擇。

符星華認為,監管趨嚴帶來的是行業洗牌的機會,對頭部機構來說是利好。她拿出數據對比:美國創業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市場發展這麼多年,目前規模是14萬億人民幣左右,中國短短幾年時間就達到了9萬億左右﹔美國活躍的VC和PE加起來3600多家,中國現在是備案的有4萬多家,沒有備案約為6萬家。“所以,很多數據是值得拿來對比和思考的。”

北京律師協會私募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維泰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佩璇認為,資管的本質是為實體服務,如果錢出現空轉,一定要有規定把它調整過來。

資管新規同樣有望讓創業公司更為理性。符星華說:“過去兩三年,被投企業估值迅速上漲,這讓我們從業十幾年的人都看不懂。資管新規出來后,整個行業會優勝劣汰,我們覺得並不見得是一件壞事,壓壓水分,降降溫,創投兩端的企業也都理性一些。”

創業人王海力說,創業風潮中,有一些風險點值得關注,一些被投企業的發展,很難支持飛漲的估值,“其實,高估值對企業來說不是一個好事,還是要按著企業的發展步調往前走。”

新格局下中小投資機構還有機會嗎?陳喆認為,對投資機構而言,最重要的是投資的策略、理念、邏輯和團隊,中小投資企業在面臨募資難困境時,要利用契機增強自己的實力,培養一個長期的、連貫的投資邏輯,加強對被投行業的研究和分析。

符星華認為,如果處理得好,中小機構也有很好的機會。她結觸過一些好的中小機構,特點是“賽道很清楚、規模不大、業績好、儲備項目明確,上下游資源能投得進也退得出。”她說:“他們中有的有能力去發30億50億的基金,但隻做10億或者5億的規模,不貪多,每一期業績都做得扎扎實實地。這是在這種環境下所有LP(基金出資人)最喜歡的投資公司。”

符星華還提醒,在退潮時要記住“現金為王”,大家要珍惜手上的“子彈”。她說,在資管新規出來前,有些機構已經處於超募狀態,資產價格下跌時,對他們來說反而是歷史性機遇。  

(責編:陳鍵、賴悅)

創投人物

張向寧:比特幣是不是“數字黃金”

比特幣並非是至高無上、獨一無二、無可替代的神物。比特幣並非是至高無上、獨一無二、無可替代的神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