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羅永浩,你的世界會好嗎?

瑚璉

2018年05月25日09:18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四十六歲的羅永浩,似乎沒能脫離中年危機的爛梗,成立六年的錘子科技,也還在尋找著屬於自己的位置。

情懷與自信編織出來的世界變得越來越虛幻,羅永浩卻與現實的規則越來越契合。紙尿褲滯銷了,叩問世界的羅永浩,如今正在被世界所叩問,“羅永浩,你的世界會好嗎?”

5月15日羅永浩在鳥巢發布了更名為堅果R1的錘子科技第三代旗艦主機,以及被他稱為“次世代計算平台”的堅果TNT工作站。現在還很難斷定,這個價值萬元的新產品是否會成為為羅永浩和錘子科技拋出的一個“王炸”。但是,這場據說是全球最多人參與的科技發布會沒能將絕處逢生的錘子科技帶上一個光芒萬丈的新頂點,反而讓羅永浩和錘子科技陷入了“理解萬歲”的調侃和質疑之中。

有追求無顧忌的偶像

“革命來臨的時候,懷抱著腐朽的鍵鼠嘲笑語音操控的傻子們,會被扔進歷史的垃圾堆裡去。整個人類的工具進化史,就是一部直覺戰勝非直覺,低學習成本戰勝高學習成本,便利戰勝非便利的歷史。”羅永浩在與藍港互動創始人王峰的對話中這樣回應人們對於堅果TNT工作站的質疑。他認為這款產品的核心不是售價一萬塊的屏幕,而是革命性的操作系統。

對產品革命性的追求是羅永浩在錘子科技創業過程中一以貫之的一個核心命題,羅永浩人格影響下的錘子科技,慣於展現出自身的有追求、無顧忌。羅永浩習慣於將自己的角色定義為權威的挑戰者和顛覆者,與時間做朋友的人,認為不一樣並且更好,是人性的終極需求。這種定位為他贏得了大批擁躉,也帶來了媒體和輿論更多的關注。

一個充滿情懷、理解用戶痛點、又敢於挑戰權威的羅永浩是很多人心中的偶像。錘粉就像多年以前躺在宿舍床上,用MP3、MP4聽老羅語錄的高中生一樣,具有一種叛逆的特性。在他們渴望表現出自己與眾不同的態度時,恰恰出現了當年的老羅,現在的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比他們更希望打倒權威,比他們更有態度,比他們更多地付諸於實踐。稱羅永浩為一些人的精神導師,其實並不會太過。

正如紫輝創投合伙人鄭剛所說的那樣,羅永浩可以讓一些人相信,錘子可以打破某些惡俗和規則,生產出具有生命力的手機,同時具備蘋果的某種特質。而羅永浩自己也對此深信不移。大象公會創始人黃章晉曾經在告訴媒體,羅永浩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相信自己是喬布斯附體。直到目前,羅永浩還堅持認為,錘子科技“遠大計算平台的理想”是很多投資人都聽不太懂的。

理想與現實的落差

事實上,聽不太懂錘子科技遠大理想的人,並不隻有羅永浩接觸到的投資人,還有很多媒體、評論者和消費者。當兩位在5月15日花了四百塊錢,冒雨去鳥巢看錘子科技發布會的公關行業從業者被問及對這場事先造足聲勢的發布會的直觀感受時,“尷尬”二字成為他們對這場發布會進行描述的核心詞匯,“我們在現場隻能小聲交流對產品的評價,怕旁邊的粉絲聽到來找我們理論。”

在他們看來,羅永浩對堅果TNT工作站的構思與認可,是基於他缺乏大公司從業經歷而主觀造出來的偽需求,與質疑聲音一致,他們認為自己在辦公環境中,還不會考慮選擇羅永浩的堅果TNT,因為目前看來,“這樣進行交互還是太傻了”。同日發布的第三代旗艦機堅果R1甚至遇到了更大的麻煩——用戶剛剛到手的堅果R1后置鏡頭被發現很容易被刮花。

羅永浩的理想與消費者看到的現實之間總是有著一定的落差,親自上陣的羅永浩一直沒能充分証明“自己很行”。具有高辨識度工業設計和獨特UI的錘子手機一直沒能出線羅永浩期望中的爆款﹔除了一些別出心裁的創新,錘子手機的硬件配置並不突出,也沒有讓人感覺到顛覆﹔這也使得錘子科技在銷量上也不盡如人意,堅果Pro手機6個月左右的時間賣出100萬台,有媒體報道稱,錘子科技2017年的銷量在300萬台左右,2018年的目標是400萬-600萬台。與羅永浩自己的目標都保持了一定的差距。

這種落差是讓羅永浩經常身處質疑漩渦中的核心原因之一,也在不斷消耗著粉絲對“偶像”羅永浩的信任與好感。如今,智能手機的整體銷量都在下滑,核心粉絲用戶群體的損耗已經是羅永浩和錘子科技難以承受的損失,種子被一點一點蠶食之后,獨木不但難以成林,甚至連自己能否存活都難以保証。在這樣的情形下,羅永浩還能講幾次狼來了的故事呢?

“精分”的叛逆中年

手機行業競爭比2012年羅永浩剛剛踏足這個行業時要殘酷了很多。在羅永浩踏足這個行業的時候,手機市場還是一個增量市場,能拿出與眾不同的產品,便有希望在未開墾的處女地上圈佔下自己賴以生存的根基,而現在手機市場爭奪的目標基本上是彼此早已圈佔起來的根基。

教育用戶的成本很高,模仿對手的成本卻很低,小米從“為發燒而生”到“拍照更美”,魅族開始實行機海戰略,oppo和vivo有不斷給自己注入互聯網基因,大廠商們開始變得越來越相似。在很多人看來,經歷了錘子科技生死難關的羅永浩正在從“理想主義者老羅”向“合格商人羅永浩”轉變。

某社交平台上,網友總結了一個關於羅永浩的悖論,被稱為“羅永浩的不可能三角”:“要臉”、“誠實”、“保銷量”,在老羅那裡,三者不可能同時存在。如果羅老師“要臉”並且“誠實”,那他就不可能“保銷量”﹔如果羅老師“要臉”“保銷量”,那他就不可能“誠實”﹔而如果他“誠實”並且“保銷量”,那他就不可能“要臉”。

而在更深層次上,這可能是一個羅永浩必須去面對的成長的煩惱。在“拒絕平庸”與“活的還行”之間往往很難尋找到平衡,甚至比一個無拘束的叛逆青年想在承擔家庭、社會的責任與保持自己的不羈與自由之間尋找平衡更為艱難。回歸主流的叛逆青年可以成為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接受平庸的羅永浩,則會走下神壇,面對失敗。

“智能手機是一個爛熟的行業,肯定是遇到創新瓶頸了,但那些大廠商也沒那麼在乎,反正他們也不是靠創新成功的。”羅永浩為自己和錘子豎起了一面創新的大旗,也讓自己再難像大廠商那樣接受自己平庸的現實。更直白的說法是,手機行業已經不需要再多出一個平庸的羅永浩。

但在行業的創新瓶頸面前,羅永浩和錘子科技陷入了一種惡性循環,一方面羅永浩在不斷強調對顛覆和創新的執念,另一方面錘子科技的發展卻不得不向商業與技術的現實情況妥協,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像大廠商,兩種人格之間的間隙在不斷增加,由此給人帶來的落差也不斷擴大。在許多網友看來,這樣的羅永浩顯得有些“精神分裂”。

羅永浩期望用時間來証明自己是對的,彌合這種分裂,但是技術的突破、市場的變化、資本的運作等因素卻都是脫離他掌控而存在的變量。改變潮水流向的前提是把握到潮水的脈動,至少目前看來,羅永浩還沒有証明他具有把握潮水脈動的能力。

所以,羅永浩,你的世界真的會好嗎?

(本文不代表人民創投觀點)

(責編:李威、賴悅)

創投人物

張向寧:比特幣是不是“數字黃金”

比特幣並非是至高無上、獨一無二、無可替代的神物。比特幣並非是至高無上、獨一無二、無可替代的神物。

熱點原創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