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阿裡雲之父”王堅:硅谷不應當成為我們的天花板

鹿永建 毛振華

2017年11月14日08:20  來源:經濟參考報

又是一個“雙11全球狂歡節”,面對巨量消費洪流,因為有阿裡雲的支持,淘寶網應對從容。為“雙11”網購盛宴保駕護航,按照阿裡巴巴的說法,阿裡雲用不著使出全力。十年磨一劍,阿裡旗下的阿裡雲,不僅支撐了阿裡系所有的服務,而且深耕雲計算和人工智能領域,服務涵蓋國內外眾多知名企業,還曾幫助用戶成功抵御全球互聯網史上最大的DDoS攻擊。

回首往昔,阿裡雲的誕生過程始終伴隨著爭議,更不乏來自內部的質疑。面對扑面而來的“罪與罰”,王堅,這位痴迷於技術的心理學博士迎難而上,隻因“清楚地看到了雲計算的偉大未來”,在馬雲的鼎力支持下力排眾議,主導阿裡雲計算平台的搭建和開發應用,經過近十年的奮斗,成功躋身世界雲計算領域前三強。

有阿裡雲的成功作后盾,如今擔任阿裡巴巴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的王堅說話很硬氣。思維時常在最抽象的哲學邏輯和最具體的用戶關懷之間跳躍的王堅,目前聚焦點之一是推動杭州和蘇州兩大城市探索“城市大腦”,用技術回饋信任,改變生活。

“‘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與‘做天下的生意’,這是對世界發展的不同判斷”

【話題導入】

阿裡雲能夠支撐多少家公司的空間和服務?在阿裡巴巴看來,答案是無限。這一切都離不開30歲晉升心理學教授、32歲任浙江大學心理系主任、曾任微軟亞洲研究院常務副院長、2008年加盟阿裡后任首席技術官的“阿裡雲之父”王堅所作的貢獻。

【王堅所雲】

阿裡巴巴的使命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句話十八年來沒有變過,這是阿裡巴巴骨子裡的東西,我們從第一天做B2B就是想幫那些連廣交會也去不起的小工廠做外貿生意。

服務中小企業這件事情本質上不是企業在選擇發展方向,而是對世界發展的判斷。過去的大企業都是要做天下的生意,而小企業的目標是做成大企業。“做天下的生意”與“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兩句話看起來相似,其實截然不同。

今天的大企業和上一代的大企業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必須要成為創新平台,否則是沒有未來的。比如石油行業,核心的創新在100多年前就已經完成了,一些超大型的石油企業就變成了純粹的大公司,它可能在產品、工藝上有創新,但是對整個社會的創新意義是打折扣的,這是上一代的大企業。今天的大企業如果不能成為中小企業創新平台的話,這個企業是會有問題的﹔沒有一個企業的創新能力可以和你與中小企業在一起的創新能力相比,這是我對於當代大企業生命力所在的理解。

雲計算這件事,為什麼阿裡巴巴能做成?馬雲說堅持十年,每年投十個億,其實中國能投得起這筆錢的公司不止阿裡一家,為什麼有的同樣很大很有影響的大企業到今天沒能把雲計算做大做強,原因還是在於企業的核心理念。

阿裡巴巴要“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我剛到阿裡的時候也不理解,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理解了這一點。我們做阿裡雲的出發點也是這個,因為我們十年前就預見到中國小企業發展需要計算能力。我經常說阿裡雲的價值不應該按照阿裡雲的收入來算,阿裡雲的價值是應該按照阿裡雲上的客戶價值來計算。絕大多數企業都是把收入當作考核目標的,這其中的區別就是你的根基和立足點。

我在五六年前就說過,阿裡雲對社會最大的貢獻,不是阿裡雲自己可以做多大,而是阿裡雲上的客戶可以做多大。阿裡雲上可以“長”一個淘寶出來,還可以“長”出一個比淘寶更大的企業,說到底就是要讓平台上的企業可以超過平台自己。這也就是“做天下的生意”和“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本質區別所在。

【開放討論】

如果說大企業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頂梁柱,中小企業就是中國經濟的螺絲釘,也同樣有成長為參天大樹的機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許多中小企業由於信息化水平低下導致企業管理水平和生產效率低下。不過,這一切因為中國企業提供的雲服務的出現,正在悄然發生改變。

阿裡雲目前在做的,不僅是幫中小企業節省成本快速成長,更重要的是讓它們有機會獲得曾經被跨國公司壟斷的計算能力。從阿裡雲應用的實踐效果看,企業級市場的雲計算需求被激活,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希望“觸雲”。而從傳統部署模式到雲計算模式,中小企業的運營成本至少能節省50%。

“我把物品放在你‘家裡’,我很放心,這是人類的巨大進步”

【話題導入】

把數據放在別人的“雲”上安全嗎?這曾經是雲計算發展初期最大的困惑,如今,“雲”的數據銀行概念已經深入人心。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如果沒有阿裡雲從2012年來的市場教育和概念普及,雲計算也不會這麼快就在國內落地。

在歐洲,《一般數據保護條例》為了使居民更好地控制個人數據,確保受害者、証人和犯罪嫌疑人相關數據受到保護,把“被遺忘權”寫進法律,一旦某人不希望自己的數據由某公司進行處理,並且“隻要沒有保留該數據的合法理由”,該數據就必須刪除。這對數字營銷有著重大影響。

歐洲對於數據隱私權的執著保護,究竟是對人權的保護,還是一種落伍的管理方式?至今眾說紛紜。

【王堅所雲】

討論數據的倫理問題,恰恰反映了社會的進步,這也是今天互聯網的核心問題。你騎共享單車看起來免費,其實付出的是數據,但你不覺得這是個問題對不對?很早以前沒有器官捐獻,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願意捐獻器官幫助他人。同樣的,你願意把自己的數據捐給這個社會,這是你對社會的貢獻,是新文明的一個標志。當人們自願做這件事的時候,不應該用法律去禁止。

歐洲的《一般數據保護條例》,實際是用過去的管理物質資源的方法來思考新時代的數據資源,那部法律會影響歐洲的發展,因為它用老的文明看新世界,像管理土地一樣在管理人類創造的一個全新的資源。私有土地很難分享,但私有數據是可以分享的。Uber和ofo這些服務,本質上不是在分享車,而是在分享數據。Uber最大的價值,是讓人們願意把出行計劃告訴別人,以前這都被視作隱私。

雲計算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就是我把我的東西放到“你家”,但是我很放心,這其實是人類一個巨大的進步。數據隱私和數據安全是個重要的問題,需要重視,但不應該成為阻礙互聯網發展的借口。

願意把數據放在別人家裡,這是中國人自信心的表現,也是對中國有信心的表現。我舉兩個例子:

一個例子是中國老百姓可以放心用手機付錢,老年人這樣做也覺得很安全,但可能不少老年人會覺得信用卡不安全,其實手機支付和信用卡本質是一樣安全的。這就反映出了信心問題,就是你知道付出去的錢是安全的。今天,還有很多中國老百姓沒有信用卡,還有很多人把信用卡當借記卡用。一位中國老太太用手機買烤紅薯,一位美國老太太還在用支票交水電費,中國老百姓對手機支付的信心,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強,這是我覺得樂觀的方面。

另一個例子是飛利浦(中國)五年前第一次使用阿裡雲服務,當時飛利浦內部存在巨大的爭論,因為在美國他們使用了亞馬遜的雲服務,在中國就把一部分業務放在阿裡雲上,我心存感激。五年后飛利浦作了一個決定,把中國業務全部放在阿裡雲上。一個企業依賴別的企業服務,這不單單是便利的問題,而是信心問題,這是一種新的商業關系,這種關系對中國是極其有價值的。

我經常講,阿裡雲對阿裡巴巴來說是創新,對阿裡雲的客戶來說就是把身家性命交給你,我們要對得起這份相信。這種商業關系是巨大的社會進步,在中國也是前所未有的。

【開放討論】

在目前火熱的共享經濟背景下,數據價值愈發凸顯,對於雲基礎設施的依賴更大。應用程序、計算能力、存儲容量、編程工具……幾乎所有IT資源都可以作為雲服務來提供。雲計算具有低成本高效率的顯著優勢。雲計算是一種趨勢,勢不可擋,就如同為了方便滿足人們的飲水需要,依靠科技進步,當年需肩挑手提的井水演變成如今尋常百姓家的自來水。

除了雲市場外,阿裡雲不斷升級“雲合計劃”,以構建更為完善、健康、可持續發展的生態系統,通過開放合作的方式,擴大對中小企業的服務力度。也許有一天,支撐全國超過8000萬家的中小企業步入雲端並非是遙不可及的夢。

“過去我們覺得美國公司可以被信任,現在我們覺得中國公司也可以被信任,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進步。”

【話題導入】

信心比黃金更寶貴。這些年一直在做強做優的阿裡雲不斷向外界傳遞出發展的信心。如今,阿裡雲已經有了十足的勇氣,在業界樹立起了可以被信賴的形象。

【王堅所雲】

過去我們覺得美國公司可以被信任,現在我們覺得中國公司也可以被信任,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進步。

比如,“去IOE”這件事符合國家政策,但是沒有對中國企業的信任就做不成。有上百萬家中國企業和外國企業把服務放在阿裡雲上,但是也有銀行說,我去了IOE,沒有IBM小型機,沒有Oracle數據庫,也沒有EMC存儲,用了阿裡雲,那我不是被阿裡雲綁架了嗎。

這家銀行寧願被國外公司綁住也不願意被阿裡雲綁住,這個是信任問題。他們信任美國公司,但其實IBM也是公司,是公司就會遇到困境甚至倒閉,過去大家都不願意認真探討這個問題,都信任美國公司、德國公司和日本公司,現在越來越多人信任中國公司,這是巨大的進步。

中國今天的自信心特別強。有一位省部級領導看了我們的雲棲大會以后說,他參加這個活動后心情好了很多。因為他以前去企業調研,很多企業會跟他訴苦,可是雲棲大會上每個年輕人都興高採烈。這位領導說,我搞明白了傳統產業和新興產業的不同,傳統產業就是掙了錢還覺得自己苦哈哈的,新興產業就是還沒掙到錢但天天樂呵呵的,本質區別是對未來的信心問題。

馬雲第一次來雲棲大會,也說了同樣的話,他聽不懂大會上講的技術話題,但是看到這麼多年輕人激情洋溢地跑來跑去,像打了雞血一樣,就看到了未來。

我經常講,北京上海用雲計算,中國不會發生變化,但是陝西安康用雲計算,會讓中國發生真正的變化,因為這意味神經末梢都已經開始變化。阿裡雲提供的是骨骼,但有血有肉的東西都是小公司創造的。

某種程度上講,安康鐵路段比很多北上廣的公司還要先進。最早在阿裡雲上開發了文件簽報系統,兩千公裡鐵路沿線的工人能夠第一時間簽收緊急文件。后來慢慢發現,午餐預定也可以雲上完成,因為鐵路養護工作流動性強,每天中午工人在哪兒吃飯總搞不准,要麼不夠吃,要麼浪費。這是他們在重新創造技術。這也體現了一個很大的平台和一個很小的平台之間能夠很容易形成協作關系,這就是中國的可能性。

如果中國的技術發明只是靠科學家的話,那是沒有希望的﹔如果中國科學技術隻靠雜志社發表多少文章,那也是沒有希望的。發表文章很重要,但是社會不能因此忽視安康鐵路段這樣的發明創造,而阿裡雲中有很多這樣的客戶。

【開放討論】

信任是一種寶貴的資源,信任給予企業難得的成長機遇。這種發自內心的信任感正從企業延伸到社會上。在去年的雲棲大會上,杭州市政府聯合阿裡雲在內的13家企業,啟動了“城市大腦”項目。據王堅所言,“城市大腦的內核採用阿裡雲ET人工智能技術,可以對城市進行全局實時分析,自動調配公共資源,修正城市運行中的缺陷,成為治理城市的超級人工智能。”

在公共資源領域,杭州市政府選擇的切入口是交通。自去年10月以來,蕭山正式開始採用“城市大腦”,目前已落地四大場景:特種車輛(120、110、119)優先調度、在線信號控制優化、重點車輛精准管控、異常事件主動感知,智慧城市近在眼前。

“硅谷不應當成為我們的天花板”

【話題導入】

王堅經常說的一句話是:我是既得利益獲得者。這個既得利益是改革開放的機遇、技術創新的機遇和中國巨大市場的機遇以及近幾年政府加大力度為企業創新和大眾創業創造盡可能好的環境。

最近,“新四大發明”是科技領域討論最多的話題之一。支付寶作為“四大發明”中一顆耀眼的明星,在過去幾年裡摧城拔寨,不但實現了全球收全球付,而且支持近20種支付貨幣。支付寶在全球收獲的成功離不開阿裡雲的護佑,更是中國產品收獲的全球信任。

【王堅所雲】

G20在杭州召開前,我和央視科教頻道一起做了八集紀錄片《0和1的裂變》,我們這個片子一沒有大人物,沒請院士和專家,都是很普通的科技人員﹔二談的都是小事,也不引經據典,講的都是身邊發生的事情。但是忽然發現,自己身邊發生的事情是將來整個世界會發生的事情,我們從這個世界獲取的東西倒逼我們要為這個世界作貢獻。就像我們今天用手機支付,不是因為要趕超美國用支票支付。

過去三十年,世界幫助了中國的發展,以后中國的使命是要為世界發展作貢獻,這也是我要全力推動“城市大腦”的原因,這是我們的機會,也是我們的責任。就像美國人不是為了旅行方便而去發明的飛機,科技創新是要促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發展。

我非常喜歡中國科學院丁仲禮院士有關碳排放的觀點,我們一直都在說人類拯救地球,丁院士說我們是在拯救自己,不是在拯救地球。他是搞古生物學、地質學的,在地球的歷史上,碳含量比現在高十倍的時期都有過,地球是不需要我們拯救的,我們拯救的是我們自己。他這個話很深刻,同樣的,今天我們為世界作貢獻不是因為自己有多高尚,而是因為我們發展到了一定階段就會做這個事情。

我為什麼一直在折騰雲棲小鎮這件事,因為我相信硅谷不應該成為我們的天花板。中國很多城市,都喜歡把自己的高新科技園區叫什麼谷,但硅谷之所以存在不是因為“谷”,而是因為“硅”,以為加個谷字就是好的,這是我們過去不自信的表現。

硅的發明不在硅谷,而在美國東部,但是演變成為至關重要的產業是在硅谷﹔就像歐洲最早發明汽車,后來美國卻成為了車輪上的國家。互聯網最早發明在美國,但沒有關系,現在我們有一次巨大的機會,能夠影響全世界的產業發展,這就是互聯網的機會。這個機會中國一定不能錯過,抓住這個機會需要強大的自信心。

我經常說中關村不是村,雲棲小鎮不是鎮。雲棲小鎮要變成用自己的方法來思考創新的地方,如果叫什麼谷,就會限制我們的思考。可能二十年以前,說硅谷是我們的天花板也沒關系,但是下面三十年,問題就會很嚴重。

【開放討論】

當一些長期在中國工作的美國職場人士由衷地贊嘆手機支付真是方便時,曾經像堅冰一樣的不自信正在中國人內心深處慢慢融化。背靠阿裡雲的成功,看上去很像書生的王堅表達出一種氣概:告別過去幾十年的追隨,在創新發展中走出中國自己的道路,實現從追隨者到領跑者角色的轉變。

不光阿裡雲有這樣氣概,華為從激烈的國內外手機行業競爭中異軍突起,並在一些技術創新上開始領跑,騰訊自我革命推出微信風靡全球,百度投入百億元推“阿波羅計劃”搶灘智能駕駛……中國領軍企業在發展中蘊含的自信與突破,正是新時代中國創新發展所急需的動能。

(責編:李威、賴悅)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投資·新三板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