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农村电商系列报道(上)

狂奔的农村电商

刘保奇 陈炜 何宜欣 黄盛

2020年12月15日09:07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张传锋是安徽金寨县政府重点农村电商扶持对象。

30多岁的他身高仅有1米4。2000年初中毕业后,他曾到大城市去打拼,由于个子矮、体质差,眼睁睁地看着别人赚钱,心中难免悲观、失落。

2018年,他加入镇上的电商协会。这年,他凭借养殖和电商销售年收入380多万元,帮助100多个贫困户销售了价值100多万元的农产品。其中,在收购贫困户的农产品上,他一年获得当地商务局奖补就高达10万元。

2015年,中央拿出20亿专项资金将全力扶持中西部地区,特别是革命老区的农村电子商务发展,资金的使用重点向建设县、乡、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倾斜,希望通过财政资金的引领、鼓励,带动更多企业和社会资本进入农村电商发展,培育农村电商生态环境。

尤其是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三农,提出“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战略方向,农村电商成为重点之一。这是自2014年以来农村电商连续六年出现在中央一号文件。

人民网记者在华东的安徽、华北的河北和西南的云南等省调查发现,各地政府响应中央号召,在中央专项资金扶持下,电商示范街、扶贫驿站、扶贫超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如火如荼。

伴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出台,农村的消费升级大幕正缓缓拉开。未来,这个拥有6亿人口的农村,其网购市场或将超过城市,无疑是一个蓝海市场。

巨头“围猎”农村市场

互联网巨头率先“嗅”到商机。

2014年,阿里巴巴启动“千县万村计划”,称未来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并与政府合作,全面建立农村电商体系。

同年,苏宁也启动了“下乡”计划,通过苏宁易购直营店渗透到乡村市场。京东也在2015年初开始建立自营的“县级服务中心”,同时又以加盟形式开设“京东帮服务店”。

安徽砀山县一家农村淘宝升级为天猫优选店,经营家电业务

彼时,这股电商浪潮可谓蔚为壮观。2014年,阿里召集了百余名县长书记在杭州开会,探讨小县城如何玩转大电商。

据《IT时报》报道,一位北方省份四线城市的政府官员至今记得这股汹涌的浪潮,当时从省里到各个地级县市,政府都拨出大笔专项财政资金补贴农村淘宝,而且不是每个县都能进入第一批试点名单,县长之间还得竞争。

“如果只从商业角度讲,短期是见不到任何商业利益的,你需要持续投入,需要把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结合起来看,才能找到一个价值体系。”阿里巴巴乡村事业部总经理李少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2018年,阿里宣布用45亿元战略入股农村电商平台汇通达,为阿里巴巴带来了8万农村网点的基础。阿里开始加码这场战争。

在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看来,从目前来看,农村市场是一个尚未完全开垦的处女地,几乎所有互联网电商巨头都到下沉市场“淘金”。

这几年,随着一二线城市市场增长率逐步放缓,快速增长的广阔农村市场正成为电商巨头们的必争之地。洪涛说,农村电商是个“双向”的市场,主要是工业品下行和农产品上行。农民既可以通过网络购买到所需的消费品,也可以通过网络将自己的农产品卖到城市,市场潜力之大不言而喻。

根据商务部电子商务司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19》,去年我国农村网络零售额达到1.7万亿元,同比增长19.1%,农产品网络零售额3975亿元,同比增长27%。

洪涛表示,自2012年以来,乡村消费市场连续九年高于城镇。2019年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6万亿元,农村是一个亟待开发的一个大市场,而且发展空间巨大。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院长李鸣涛认为,从消费潜力看,农村地区关联6亿以上人口的消费需求,同时农村地区蕴含海量的农特产品、加工品及文旅资源,这些都是农村电商可发力的空间。面对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互联网巨头必然会关注互联网普及率仅有四成多的农村地区,农村电商也成为互联网巨头新流量变现的必选项。

各具特色的电商街

农村电商迅猛发展的背后是政策引导和市场驱动。

位于皖西边陲、大别山腹地的金寨县,是中国第二大将军县。据金寨县科技商务经济信息化局电商中心副主任刘兆胜介绍,金寨农村电商基础薄弱,在2014年双十一,整个金寨县在淘宝平台销售额仅22万。

“我们主抓电商培训。”刘兆胜说,金寨县主要是把主体培育出来,这个培训又分几级,领导干部、管理人员和普及性培训,然后再以贫困户为主体,挖掘有潜力的电商创业者。“全县常住人口50余万人,仅2018年电商培训人数超5万。”

金寨县汤家汇镇电商一条街仅有数家店铺营业,顾客寥寥

“全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刘兆胜说,从2015年到现在,金寨县对电商发展总投入超过1亿元,仅奖补金额近三年就高达2661万,还有获批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拨款4000万,再加上金寨县支持电商创业金额超5000万。

安徽金寨县大别山物流园药用菌大市场的电商创业示范街,一栋栋暗红色商铺沿街而立,门头挂着各种带有“电商”门匾。

这条电商创业示范街的建设目的,是为引导金寨县电商企业集聚发展,重点扶持中小微电商企业,打造线上线下电子商务融合发展模式,促进农特产品销售,助力脱贫攻坚。

据刘兆胜介绍,该示范街的商铺入驻申请得到县商务局认可,商铺跟政府签约一年,可在网上销售,也可在线下经营。

金寨汤家汇镇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号称红色"小延安"。2017年,金寨县汤家汇镇党委政府投入资金,拆除旧房,新建了游客接待中心,对革命遗址进行了抢救维护,并对镇内革命遗迹最多、最集中的古街命名为“红军街”,打造红旅结合的“电商一条街”。

人民网记者在汤家汇镇“电商一条街”看到,这条街长度约200米,石板路两侧两层古色古香的阁楼,沿街近20家商铺,门头均挂有商铺匾额。

2017年5月16日,金寨县电商特色小镇创建暨百家电商认领结对扶贫启动仪式在金寨汤家汇镇豹迹岩村农民文化活动中心举办。

金寨副县长蔡黎丽在总结讲话时表示,电商特色小镇的创建,是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可承载的平台,激发广大创业者的创业热情,带动农村产业转型,加速互联网+农业经济的发展,为决战脱贫攻坚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农村电商有助于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云南省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王里说,从2019年到2020年上半年,云南省将扶贫与农村电商事业相结合的有关政策多达九条。

遍地开花的扶贫驿站

砀山县素有“世界梨都”的美誉。当地梨产量很高,但因交通闭塞,导致梨和梨膏等产品滞销,经济一直发展滞后。它一度入选国家级贫困县。

2017年,砀山县商务局局长徐继胜在贵阳参加全国农村电子商务精准扶贫经验交流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出席会议并讲话。他强调,电商扶贫是精准扶贫的有效抓手,也是利用新技术新模式助推脱贫攻坚的创新举措。

“知名电商平台都参加这个活动,阵势很大。”徐继胜记得,大会最后一项是宣誓,大家自愿电商扶贫。

安徽金寨县桃岭乡桐岗村扶贫驿站大门紧锁

早在2015年,砀山入选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名单。据公开报道显示,目前砀山县电商扶贫驿站已建成139个,已运营139个,提前实现全覆盖。

就业扶贫驿站是指集就业社保、电子商务、金融服务、居家服务、快递快发、创业支持、文化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扶贫服务网点,能够为农民销售农产品搭建服务平台,让贫困户在就业扶贫驿站实现就业及农副产品销售,实现线上线下互动,达到如期脱贫和长期脱贫。

同年,河北滦平也入选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名单。“这是一个不断摸索与探索的过程。”滦平县发展和改革局电子商务办公室股长褚晓玉说,滦平落实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县的要求,是村中小卖部作为村级电子商务服务站点,主要考虑村级小卖部经营人员常年开店,与村民建立了紧密关系,村民也方便直接前往服务站。

金寨县也采用这种模式。“扶贫驿站由夫妻店、本村生意人、合作社负责。”刘兆胜说,2017年,金寨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的《金寨县就业扶贫驿站建设实施方案》显示,按照文件要求,到2019年,全县共建设200个就业扶贫驿站。

从2014到2019年,我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共1231个。在贫困县上,六年累计实现了对全国875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全覆盖。

上述方案还称,就业扶贫驿站应具有就业服务、金融服务、电子商务、居家服务、快递快发、创业支持、文化娱乐等功能。每个就业扶贫驿站要配有1-2名专兼职管理服务工作人员。对建成并正常运营三个月以上的就业扶贫驿站,给予10万元的一次性补助。

刘兆胜说,政府补贴需要达到两个指标,一是电商从业者需收购贫困户的农产品,二是收购的农产品通过网络销售量达到20%以上,然后再根据收购金额给予一定奖励。

他说,当时,县里第一年把奖励额度定在10%,后来奖励额度又提高到15%。“你不相信吧?这些奖金花不出去。”

(文中王里为化名) 

【相关阅读】

农村电商系列报道(上):狂奔的农村电商

农村电商系列报道(中):农村电商驶入深水区

农村电商系列报道(下):打通农村电商最后一公里

(责编:张天娇(实习生)、陈键)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人民战“疫”内容科技大赛 首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大赛总决赛 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长三角决赛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