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4399被指带病IPO 美图蔡文胜回应质疑称没有偷逃税款

2017年06月21日10:52  来源:中国经济网

  6月20日下午,当前正在排队IPO的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此前的间接自然人股东蒋和平、李胜利以及相关人员召开媒体发布会。会上,他们质疑4399创始人蔡文胜偷逃税款,但会后不久,蔡文胜即发布声明称并不存在偷逃税款行为,也并没有隐瞒和遗漏披露持股4399情况。

  蔡文胜被指或偷逃税款

  据悉,当前正在排队拟进行IPO的四三九九公司的前身是于2002年成立的厦门游家,当时,蔡文胜持股81%。

  2008年重组后,蔡文胜持股比例为67%,李兴平和骆海坚持股比例均为15%。

  之后,由于公司迅速做大,蔡文胜以奖励和个人转让等方式,向骆海坚追加了部分股份,蔡文胜彼时持股比例便降为47%,骆海坚持股比例增加为34%。

  而根据四三九九公司2016年的IPO申报稿,蔡文胜持有四三九九的股权比例,仅为1.37%(蔡文胜在6月20日傍晚发布的声明文件中却提到,其当前对四三九九的持股比例为1.36%)。

  然而,蔡文胜从47%的持股比例,演变到1.37%的持股比例经过,并未在四三九九的IPO申报稿中予以说明。

  6月20日下午,上述实名举报人测算,股权比例大幅下降后,蔡文胜应该能拿到18亿元,同时还要上交约3.6亿元的税收。

  此外,根据2014年10月16日游族网络的一则公告可知,彼时,游族网络从大得投资手中,以9800万元的价格,受让了西藏晨麒投资9.4961%的股份,出资6837.2093万元成为西藏晨麒的有限合伙人。

  而关于西藏晨麒如何入股四三九九的情况,四三九九并未披露,但游族网络有公告称,西藏晨麒以30亿的估值,7.2亿的代价,获得了四三九九24%的股权。

  然而,举报人对此并不相信,因为,2013年四三九九公司净资产还不到4个亿,其怀疑是蔡文胜收了这笔股权交易款。

  上述事项均没有被披露出来,蔡文胜也因此被指存在偷逃税款的嫌疑。

  但在上述举报人开完媒体发布会后不久,蔡文胜即发布公开声明称,该被质疑情况不存在。据悉,截至2014年5月31日,蔡文胜“个人所得税-其他财产转让所得”应入库税额约1.29亿元,这个金额据说也经过四三九九的确认系蔡文胜实缴税额,也是全部应缴税额。

  4399公司IPO申报稿被指信披不全

  除了上述关于蔡文胜作为四三九九股东,其持股经过并未做完整披露外,四三九九的IPO申报稿还被上述举报人指出存在其他诸多应披露但未披露信息的问题。

  据举报人称,四三九九对PE于2012年6月-2013年4月入股信息没有披露。据悉,2012年四三九九引进了深圳创新、上海鼎麟等PE股东。

  根据上海鼎麟股权投资基金于2012年7月22日出具的一份文件,彼时,其有限合伙人肖正元对持有厦门游家公司的股份数额做了说明。

  该文件显示,在当时四三九九将要进行的一次扩股完成后,肖正元持有四三九九的股份数为102.4899万股,上海鼎麟的持股数为885.6018万股。

  此外,2012年上海鼎麟与厦门游家之间的交易情况,以及据称2013年厦门游家与上海鼎麟之间发生的股份回购事项也没有予以披露。

  根据从民生银行北京建国门外支行出具的上海鼎麟在2012年3月17日到2013年3月16日的交易明细,2012年7月12日和13日,上海鼎麟与厦门游家之间发生了两笔款项往来,金额分别为300万元、100万元,到2012年7月13日,上海鼎麟账户余额为724.3558万元。

  还是根据这份银行流水,2013年4月11日,上海鼎麟账户发生了一笔9600万元的股份回购款,当期余额为9600.2444万元,之后,在当年的6月20日,该账户又发生了一笔股份回购款,金额为486.0493万元,当期余额为596.2129万元。

  此外,据该举报人称,四三九九还没有对其股东骆海坚从34%的持股比例演变为51%,进而成为公司的大股东事项予以披露,也没有对西藏晨麒入股四三九九公司的经过予以公开。

  举报人还称,四三九九的股本,从2011年的约1256万增加到3.69亿,又减资到1亿,也是四三九九应予披露但未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内容。

  据举报人称,上海畅麟基金实际被邵晓舒控制,叶雨明是厦门4399网络股份公司董事,是西藏晨麒投资中心(合伙企业)在4399的代表,也是西藏晨麒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嘉兴大得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权系从西藏乾麒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变更而来,西藏乾麒股东系叶雨明和邵泽(邵晓舒的父亲),注册用的1亿资金系邵晓舒挪用(上海鼎麟等)的资金而来。

  2017年3月7日,人民法院报刊登了蒋和平、李胜利诉第三人上海鼎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公司有关纠纷一案,称被告邵晓舒利用职务便利挪用第三人资金以其母亲陈永纯名义投资上海朴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利用职务便利挪用上海思妍丽实业股份有限公司退股款投资西藏晨麒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利用职务便利挪用第三人资金以其父邵泽名义投资到西藏乾麒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发布会当天,据称,举报人称他们曾是西藏晨麒的股东,现在他们想知道自己可以拿多少股权。

  这貌似不是四三九九第一次发生股权纠纷,此前,四三九九也曾与曹正之间出现过股权纠纷。

   推荐阅读:

    菜鸟顺丰之争:京东、美团、网易、腾讯全都支持顺丰

“王者荣耀”似鸦片式传播 学生深陷其中

    大学生跻身“富裕阶层”,然而想赚他们钱的创业者大多破产了

    美国学者 如何看待“共享单车”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