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美股向上 经济向下

北京商报 杨月涵

2020年09月14日08:17  

美国惊梦三部曲之一:2016年9月,美国上届大选首场辩论举行。此后,“神奇”的特朗普成功当选,并开启属于特氏的美国“新周期”。四处挥舞的关税大棒、行至山顶的股市、峰回路转的失业率、越滚越大的债务雪球、越来越大的贫富鸿沟……特朗普一手导演了全球“战事”,也将美国经济推向前所未见的魔幻与现实。“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四年前,这是商人特朗普给美国的承诺。四年之后,他和美国如愿了吗?

最近的震荡掩盖不了美股自美联储大幅放水之后的突飞猛进。纳指一个月5次刷新高,苹果市值一举超过2万亿美元,特斯拉股价年内更是上涨4倍,一时间,美股风光无限,半年前的一月4次熔断仿佛只是噩梦一场。但遗憾的是,美国经济在过去这段时间却没有这样的高光时刻,永久失业率一再冲高、越来越多的人耗尽应急储蓄……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强调疫情是“罪魁祸首”,但种种迹象表明,美股高开美国经济低走,早在四年间伏笔无数,疫情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

十年繁荣与泡沫预警

“所有人都喜欢聚会,但不可避免的是,在盛大的聚会之后会有宿醉。”用这番话形容美股的,是传奇对冲基金经理、索罗斯“接班人”斯坦利·德鲁肯米勒。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美股刚刚遭遇了近半年来的罕见暴跌。在他看来,美股正处于一种极度狂热的状态之中,这种狂热的背后是美联储的支持和投资者的投机活动,美股将在未来几年时间里迎来糟糕的结局。

对美股来说,今年3月是分水岭。3月之前,是美股长达11年的牛市,繁荣与欢呼是其主旋律。2018年8月,美股便已创下了纪录,“史上最长牛市,祝贺美国!”彼时,特朗普在推特上如此庆祝道。但一切随着今年疫情的暴发而化为泡影。3月美股4次熔断,11年牛市瞬间转熊,速度再次刷新纪录。

但如德鲁肯米勒所言,这次美股最快入熊,又最快转牛,最要感谢的就是美联储。利率一把降至0,开启无限量化宽松,大水漫灌之下,美股终于起死回生,这一次,全力以赴的美联储终于如了特朗普的愿。

美联储的这波操作是猛药,是解药,却也是“毒药”。上个月,金融巨鳄索罗斯在接受意大利《共和国报》采访的时候还提到,美股市场已经陷入了由美联储流动性助长的泡沫,因此他现在在避免介入。目前的市场涨势,是由更多财政刺激措施和特朗普可能在11月之前宣布疫苗的预期共同支撑起来的。

科技股或许是美股泡沫的最大积聚地。当地时间11日,美股收盘涨跌不一,其中纳指一周下跌大约4.06%,录得3月以来最大周跌幅。纳指又称美国科技股的代表,结果可想而知,数据显示,“FAANG”在过去一周市值共蒸发3514亿美元。其中,苹果一周累跌7.41%,市值蒸发1536亿美元。而在上月中旬的猛烈上涨中,苹果刚刚跻身市值2万亿美元俱乐部。

最近这段时间,领涨的是科技股,领跌的也是科技股,科技股仿佛成了美股的主宰,但这种“扭曲”却不只在今年。事实上,在美股持续刷新纪录的时候,“正处于高点的美股存在隐患”便已经是大部分人的共识,投资者和美国企业高管们纷纷表示,对当前美股长牛的一个考验,是在激烈的竞争和消费者口味日益变化的大环境下,主流科技公司能否继续支撑各自的估值。

除了泡沫之外,另一个焦点还在于,美股强劲的背后,是否有同样的基本面支撑。截至2019年7月底,美国经济已连续增长121个月,但本轮经济扩张的平均GDP增速仅为2.3%,远低于此前扩张期的水平。这样的讨论与如今出现了惊人的相似。

历史再次重演。当美股开启新一轮上涨的时候,人们诡异地发现,美国经济早已一塌糊涂:二季度GDP按年率计算下滑31.7%,创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劳动力市场的复苏依旧跟不上失业补助消失的速度,持续申请失业救济金人数上升至1338.5万……

不稳的大企业与危险的中小微

事实上,当特朗普上台,将经济和股市标榜为自己最亮眼的政绩的时候,泡沫便已经与美股分不开了。幸运的是,疫情带来的股市暴跌还能靠美联储拯救;不幸的是,实体经济遭受的痛苦却远非美联储能够独自解决的问题。

大企业不再“大而不能倒”。今年4月,被誉为美国页岩油先锋的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申请破产保护,而在切萨皮克之前,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公司、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也已相继作出了同样的选择。

同样的情况还复制在了消费、旅游业中。数据显示,截至7月,全美已有超过26000家餐馆停业,60%是永久性关闭;此外,全美共有20000多家零售企业停业,超50%属永久性关闭,有24家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零售企业申请破产,同比增长了3倍。

美国杰富瑞投资银行在报告中指出,尽管美联储和美国国会已经向大型公司提供了巨额纾困资金,但与2019年同期相比,7月和8月美国大型公司申请破产的总数飙升了244%。

大企业尚且如此,中小微的日子可想而知。今年4月,美国出现了奇异的一幕,反隔离示威者在美国将近20个州展开了大规模游行,类似“开除福奇,还我工作”等口号比比皆是。这样的逻辑或许不难理解,疫情之下的居家隔离令使得众多中小企业难以为继,收入骤减,于是产生了大批失业者。

对中小企业来说,情况更惨。“你可能只需要打电话给公用事业公司,告诉他们停止服务,然后关门走人。”全国独立企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William Dunkelberg如此形容。小企业悄无声息的倒闭往往令人无从知晓,原因在于小企业的所有者通常没有债务,因此也无需经过破产法庭这个环节,且实时数据缺乏,这就意味着,小企业的真实情况可能更加惨淡。

今年3月底,美国政府通过了一项价值2.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其中便包括3500亿美元用于中小企业的补助,也称薪资保障计划(PPP)。但到头来,真正能借此躲过危机的小企业却屈指可数,相比起来,小企业感受到的似乎更多是绝望。

“请告诉那些高管们,如果他们能在吃着牛排时想到这些孩子,我希望他们能够想想办法来救这些孩子的命。”说这番话的人叫达伦·奥蒙德,是一名护理医师,也是Families First Pediatrics的拥有者之一,为儿童提供护理服务。

在4月的第一轮PPP中,奥蒙德按规定向摩根大通银行提交了55.7万美元的贷款申请,但银行却告诉奥蒙德,贷款已经派发完了。最后一批领走贷款的企业是连锁餐饮公司Ruth’s Hospitality Group旗下的两家子公司。据《福布斯》报道,这两家企业在该银行有其他业务,是银行的“老客户”。

要知道,小企业的倒闭浪潮很可能将产生巨大的影响。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的报告显示,雇员少于500人的公司约占美国经济活动的44%,雇用了接近一半的就业人数。

“大减税”和“印钞机”

当美股一飞冲天的时候,实体经济却惨淡得一言难尽。更要命的是,企业命悬一线之际,美国新一轮刺激计划却仍旧僵持不下。当地时间10日,美国参议院仍旧未能通过“瘦身版”的抗疫刺激方案,据了解,该方案规模仅为5000亿美元,其中包括对小企业的商业贷款计划、额外失业救济金从每周600美元下降至300美元、对学校方面和新冠疫苗检测的资金支持等内容。

救济金迟迟等不来,美国民众的生活也因此多了一层危机感。SurveyMonkey的最新调查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14%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已经耗尽了应急储蓄,另有11%的人不得不借钱来支付日常开支,还有一些人停止缴纳养老保险。

而美国科技富豪们的身价却接连暴涨。数据显示,即使是在9月3日的暴跌之后,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今年以来的财富仍然增加了830亿美元,而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财富也已经累计飙升了近690亿美元。美国12位亿万富翁疫情期间财富激增40%。

贫富差距再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但如同美股乃至科技股的泡沫一样,早在疫情来临之前,情况便早已预警。去年10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两位经济学家的新书《不公正的胜利》就曾指出,特朗普1.5万亿美元的减税计划虽然被标榜为“中产阶级的奇迹”,但实际上却让富人受益更多,使得美国亿万富豪们支付的税率有史以来首次低于工薪阶层。书中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400个最富家庭支付的平均有效税率为23%,而底层一半美国家庭支付的税率为24.2%。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也称,特朗普税改在个人领域分为7档,但第一档即0-9525美元这一阶段税率依旧是10%,其他七档大概都有3%-5%的降幅,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就相当于收入最低的那一部分人税率没有变。而从企业角度看,直接从35%降到了21%,降幅达到了14%,而个人最多也就降了5%,这也就意味着企业可以更多地降低成本,企业家也就能够变得更有钱。此外,在遗产税方面,虽然没有废除,但豁免额度出现翻倍,这也意味着要交的税实际上是变少了。

而美股脱离经济基本面的上涨又进一步加剧了这个问题。杨水清称,美国贫富差距一直都比较大,其逻辑就是美国股市相当于资金蓄水池,但中下阶层的储蓄率本身就不高,更别说投资。所以美股一轮一轮上涨,富人收益非常可观,中下阶层由于并没有过多参与,所以获利甚微。

说到底,疫情不过只是导火索,加速了美国种种问题的显现。去年,美国债务负担就达到GDP的79%,为1948年以来的最高比例。现在,新的财政刺激政策能否落地尚不得而知,但此前“直升机撒钱”式的救助措施却已经亮起了红灯。本月初,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在9月30日结束的预算年度,美国年度赤字将达到3.3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的16%。75年来,美国赤字从未如此之大。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此前美国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讨论会如此火热,这种无底线开动印钞机的方式多少有些转嫁危机的意味。疫情来临之前,为了保住美国股市,特朗普连番多次怒怼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加息太快,降息太慢,而鲍威尔还能稳坐钓鱼台。如今一切都变了,鲍威尔终于遂了特朗普的愿,只是留给货币政策的空间,也确实不多了。

如今,新一轮大选进入倒计时,但旧的危机却始终没解。“疫情袭来之前,美国连续128个月经济增长,失业率降至60年新低,经过十年金融监管,市场相对健康,但就因为疫情控制不力,相当于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孙立鹏如此说道。

在孙立鹏看来,美国即便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但仍有太多风险值得警惕。前期因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托底,美国经济应该在三季度出现反弹,但四季度很可能还会下滑,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十分复杂,且还有很多不确定性的威胁。这种不确定性穿插在美国经济的各个层面,比如失业率虽然在8月下降至8.4%,但永久失业率正在上升,且虽然消费支出在上升,失业率在下降,但整体好转的幅度也在逐渐下降。此外只要疫情还在,美国大封锁就不能被完全解除,而这些都会对美国经济活动造成影响。

(责编:单子璇(实习生)、王震)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首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大赛总决赛 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长三角决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