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网约车市场复苏迎来新场景

王丰

2020年09月11日08:38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者按

  遭受疫情重挫的网约车市场正在逐渐复苏。尽管价格补贴、成本压力、“僧多粥少”等老问题又重回视野,但自动驾驶创造出的特殊时期出行方式新场景,也使整个网约车行业收获了市场培育的红利。自动驾驶将改变人、车、路的关系,其在网约车市场的快速落地,不仅推动自动驾驶技术企业加快研发的脚步,也意味着自动驾驶技术背后所蕴含的商业价值正在被市场认可。

  疫情给刚刚面向公众开放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创造出新场景。 资料照片

  广州:自动驾驶网约车挺寻常

  手机打开高德地图App,使用打车功能下单,最近的司机接单后,等待车辆到达。如今,在广州的一些地方,叫到一辆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疫情给传统出行方式带来了诸多挑战,与此同时,也给刚刚面向公众开放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创造出新场景。业内人士认为,随着Robotaxi服务由“尝鲜”的黑科技逐渐转变为特殊时期可靠的出行方式,整个行业收获了市场培育的红利。

  传统车企纷纷“入局”网约车

  陈师傅是广州一家出租车公司的司机,2月份复工后就从河南老家返回广州。“刚回来时就预料到可能没什么人坐车,但是不出车就更没有收入了。”陈师傅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这种状况一直到4、5月份才恢复正常。

  除了疫情的影响,出租车行业的运营成本压力也困扰着企业。广州一家出租车公司表示,目前国内出租车的人力成本一直在上升,车费也一直降不下来。其中,司机的成本是最高的,占比接近50%。同时,一些城市也存在出租车司机的缺口,仅广州就需要至少5000名司机。

  与此同时,许多传统车企纷纷加入网约车“战局”,通过“以价换量”的方式打开市场。网约车公司全职司机莫师傅告诉记者,由于公司新进入广州市场,目前的推广优惠力度很大,打车的用户也很多。虽然当下感觉疫情影响并不显著,但莫师傅同时表示,“一旦推广期结束,能否持续吸引客流,谁也说不清楚。”

  在传统出行方式艰难前行之际,自动驾驶的前景受到更多关注。今年2月底,布局广州的自动驾驶技术企业——小马智行宣布,从日本丰田汽车公司获得4亿美元投资,双方将加速在自动驾驶领域的研发和商业化应用。

  早在2018年底,小马智行就开始在广州南沙推出Robotaxi试运营,至今完成8万多次打车订单,全球总订单量超过10万个。在全国,长沙、上海等地也纷纷加入,用同样的方式,将这个看似遥远的技术带到了人们面前。

  “真正的自动驾驶会改变人、车、路的关系,会带来很多直接的社会价值和行业价值,但今天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小马智行CTO楼天城认为,行业处在正常的发展节奏中,但距离真正商业化落地还有一段距离。

  但对整个行业来说,这意味着自动驾驶技术背后所蕴含的商业价值,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记者 荆淮侨)

  自动驾驶网约车崭露头角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广州早班高峰时段体验了一回Robotaxi服务:通过座椅上的屏幕,可以看到周围的交通情况以及车辆的行驶信息。车速保持在每小时40公里,行驶在车流量较大的路段时,依旧保持平稳。

  “全国多个城市陆续开放了Robotaxi的运营,开启了不同形式的运营和体验式服务,这是自动驾驶技术第一次得到广泛认可,并由此带来了一场空前的创新和市场教育。”自动驾驶技术企业文远知行公司COO张力说。

  “如果能加快Robotaxi的商业化步伐,对城市和相关企业,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张力分析,目前广州有70多家出租车公司,出租车总数大概是2.2万至2.5万辆,网约车大概有5万至6万辆。广州每年用车出行市场营收大概有100亿元,只要占据其中1%的市场就有1亿元的营收。

  今年6月底,文远知行宣布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高德地图达成合作,正式对外开放具备自动驾驶功能的出租车出行服务。在广州一些地方,乘客通过网约车软件,即可约到自动驾驶出租车,且无须提交申请或审核资格,约车流程与一般网约车无异。

  “坐在司机位置的是安全员,遇到复杂路况才会接管驾驶。”张力介绍,目前公司的运营范围覆盖广州市黄埔区核心区域超144平方公里,已开放上下车点约200个。只要起点和终点在Robotaxi服务的上下车点范围内,即可呼叫乘坐。

  对于普通民众来讲,乘坐Robotaxi更多是一种“尝鲜”。广州市民唐小姐在体验过这一服务后认为,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出行也恢复正常。如果以后能大规模应用自动驾驶技术,出行也会更加放心,但她觉得“短期内仍然会有安全员在车上”,完全无人只是一种理想状态。

  技术研发不断跑出加速度

  “未来的自动驾驶出租车,你能够在里面睡觉、唱歌、听音乐、开视频会议,今天我们做的还是最基础的。”张力表示,疫情期间的数据反映出公众对Robotaxi的接受度在不断提高,体现了自动驾驶商业化的价值和潜力。

  与此同时,自动驾驶技术企业也在不断开疆拓土。从地域上看,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在打开更多城市的大门。深圳元戎启行公司8月份与网约车平台曹操出行达成合作,进行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运营。希望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在杭州主要区域覆盖自动驾驶出行服务。

  从服务对象上看,从载人到载货,自动驾驶技术的应用场景也在不断丰富。罗兰贝格国际管理咨询公司大中华区副总裁郑赟日前在广州表示,商用车在落地时间上会早于乘用车,主要包括封闭场景的无人化运输、高速的无人干线物流、无人的物流终端配送、停车场的自动泊车等。

  8月底,百度Apollo旗下子公司阿波罗智行科技(广州)有限公司中标了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面向自动驾驶与车路协同的智慧交通新基建项目。百度公司方面表示,其Robotaxi服务和自动驾驶公交车(Robobus)服务或将同时落地广州。

  今年7月,文远知行获得政府部门颁发的智能网联汽车远程测试许可,开始在广州市特定路段进行开放道路的全无人驾驶路测。基于5G网络的远程操控等多重举措,可保障路测全过程的安全可控,向真正的自动驾驶目标再进一步。

  张力表示,2020年是自动驾驶的稳定发展之年。虽然距离大规模商业化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从技术的角度看,疫情也从一个侧面,加快了自动驾驶技术企业不断研发的脚步。

  福建:需求复苏补贴硝烟再起

  疫情期间,市民出行需求大幅减少,让网约车平台承受巨大压力。不过,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网约车用车需求得到快速恢复。多个新平台也陆续进入福建市场,加剧了市场竞争。

  福州的范师傅今年初刚刚从外卖行业转型做专车司机,本以为春节期间能先赚一个“开门红”,没想到,新车配下来没多久就遭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生意惨淡。

  “大家都待在家里不出门,更别提有什么生意了,后来我干脆直接下线回家休息了。”范师傅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好在后来公司直接把司机的租车费用免了,等于一个月补贴了3000多元,自己的压力就小了很多。

  疫情影响之下,无论是网约车司机还是打车平台,无疑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哈啰出行在四轮业务方面主要有顺风车和网约车聚合平台两大门类,哈啰出行福建区域相关负责人介绍,疫情对哈啰四轮业务均有一定程度影响,特别是在疫情之初,对顺风车和网约车聚合平台的影响都比较大,两个领域的业务量都有较大程度的收缩。

  不过,进入二季度,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福建市场网约车的用车需求也快速恢复。同时,防控进入常态化后,市民打车的需求反而更多了。

  “随着复工复产的逐步推进,顺风车的点到点一站直达、接单次数少、单人对单人,以及费用较低等优势凸显。”哈啰出行福建区域相关负责人介绍,到今年5月份,哈啰出行福建区域的顺风车业务已经完全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网约车聚合平台到今年8月份也逐步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东部沿海地区的交通出行恢复状况都是比较快的。”滴滴出行公众沟通部王林成介绍,随着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好转,滴滴在福建的网约车订单恢复速度较快,4月起开始大幅度恢复,日均订单量在7月份更是超越了去年同期水平,7月份比3月份订单增幅超120%。

  随着打车需求的快速恢复,打车市场的气氛也迅速活跃起来,短时间内多个新入局者开始“切入”网约车领域。

  8月份,号称网约车“国家队”的T3出行正式登陆福州,福州成为全国第九座开通T3网约车的城市。据T3公司介绍,在福州市场的布局,使得他们完成了对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海峡西岸经济区等主要经济圈的布局。

  滴滴旗下的新品牌花小猪也悄然上市。据滴滴公司介绍,花小猪定位年轻用户群体,主打实惠。

  “与滴滴不同的是,在花小猪平台上,司机可以自由选单,接单灵活度更大。对于网约车司机来说,则是多了一份收入和保障。”王林成介绍,花小猪采用一口价模式,乘客还可以完成平台推出的不同小任务来获得更多优惠。

  新平台的进入,让一度陷入平静的福建网约车市场再次嗅到“补贴”的味道。记者尝试发现,T3打车补贴后首单最低可以降至0元;在花小猪平台,新用户可享受10元抵扣和8折优惠。

  此外,曹操、滴滴等网约车平台,哈啰出行、百度地图等聚合平台也都推出了一定的补贴优惠。

  不过,《经济参考报》记者体验发现,与曾经幅度吓人的“补贴战”相比,本轮网约车的价格补贴则显得温柔了许多。不论是新平台还是老平台,补贴多仅限于新用户、首单,而从福建福州等城市的情况来看,滴滴、曹操等规模平台目前仍然占据市场主流,行驶在街头的新平台车辆目前还较为稀少。

  “我们认为这个行业需要合理竞争,合理竞争会促进整个行业良性、健康发展。此外,更多的企业参与,能为用户提供更多样化的选择和服务。”哈啰出行福建区域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有更多企业参与,一起将网约车市场规模做大,让更多用户享受到更多样化、更多选择的出行方式。

  “看到新的公司发补贴,我们肯定心里会着急,感觉现在的专车越来越多了。但是,哪家公司也不可能总靠着发补贴吧,最终大家还是得拼服务、拼车况。”专车司机钭师傅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记者 邰晓安)

  深圳:网约车市场回暖竞争加剧

  行驶在深圳街头的网约车。记者 王丰 摄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缓解,深圳市网约车市场日益回暖,但行业竞争态势也愈显激烈。数据显示,随着大批车辆、人员涌入,深圳网约车市场“僧多粥少”的态势逐渐显著。

  深圳市交通运输局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监管平台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深圳市网约车日均每车订单约为7.75单,日均每车订单运营金额约为264.62元。与2020年第一季度相比,这些数据分别上升60.45%和36.13%。

  深圳网约车市场回暖势头明显,但与去年同期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深圳市网约车日均每车订单约为9.3单,日均每车订单运营金额约为296.2元。

  与此同时,《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深圳网约车行业竞争态势却日趋激烈。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深圳市已核发网约车驾驶员证76858 张。在岗巡游车驾驶员40777人,总计117635人;而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已核发网约车驾驶员证92200张,在岗巡游车驾驶员39433人,总计131633人。

  也就是短短不到一年时间,网约车司机增加了15342人,上涨19.96%。

  来自重庆的刘师傅在深圳开网约车已有两年多,最近他明显感觉到行业竞争的压力。

  “去年还行,一天怎么也有个四五百元的收入,今年以来明显下降了,现在疫情虽然缓解了,但是感觉每天接的单还是没有去年多。”刘师傅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现在每天收入多的时候能达到四五百元,少的时候只有一二百元,而且收入少的天数在增多,这让他感到压力很大。

  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深圳市日均接20单及以上的网约车辆数为2600多辆,仅占接单车辆总数的3.24%;日均接10单以下(不含10单)的车辆数为55658辆,占接单车辆总数的67.93%。

  按照2018年底深圳市区常住人口1302.66万人,出租汽车75119辆(巡游车21789辆,有证网约车53330辆)计算,深圳市每万人出租汽车拥有量为58.3辆,远高于《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GB50220-95)》规定的城市万人出租车拥有量为20辆的标准,也高于国内大部分城市的水平。

  据统计,2020年4月1日至6月30日,深圳市共有3190辆网约车退出营运,累计退出车辆共9066辆。

  深圳市交通运输局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监管平台也提醒:拟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的企业和驾驶员,密切关注行业最新动态,客观评估经营收益,审慎做好投资和从业分析。同时,驾驶员在与租赁公司签订合同时,务必审慎选择租赁模式,认真阅读合同条款,避免产生经济损失。(记者 王丰)

(责编:黄盛、王震)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首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大赛总决赛 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长三角决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