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阅文再推新合同 作者们满意吗

卢扬  魏蔚

2020年06月04日08:47  来源:北京商报网

  在阅文“合同事件”过去后的第36天,网文作家们终于盼来了修改后的新合同。6月3日,阅文通过官方微信正式发布新版本的合同:原先的单一格式合同被取消,新合同根据不同授权分为“三类四种”,并针对此前旧合同中备受争议的免费/付费模式、著作权等问题,进行了修改或删除。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多位网文作者发现,作者们的态度莫衷一是,有人认为只是漂亮话,并不能解决问题;有人觉得有进步就是好的……到底这一次网文作者们是否买账呢?

  作者意见不一

  这次阅文对合同的修改可谓大刀阔斧,对于4月28日起引发讨论的条款全部做了调整,作家可以根据自身需求自主选择是否授权及授权时间,并匹配不同权益。同时,新版合同也明确了此前未写入合同的权益,如作家无须授予著作财产权也可免费享受平台服务、明确著作人身权归属于作者。

  此外,阅文还删除了此前“无劳动关系”等条款、缩小了授权的作品范围。对于争议很大的免费条款,合同中也明确了如要推行必须征得作者同意。

  对于这样一份合同,业余网文写手秦先生表示这可以说是一份有利于作者的合同,他对于这样的合同基本满意。“阅文这次不再那么‘贪’了,IP版权回归作者,作者也不再是平台的枪手了。我个人觉得,如果日后的合同真的是这样推广的,那么是可以达成平台、作者、读者三赢的结局的。”

  “这份合同还是要比以前好的,删除了一些霸王条款,带领大家谈判的几位作者非常不容易。”网文作者周才表示,委托创作合同问题、著作人身权等条款的明确曾是他的核心诉求,这次看到新合同里还提供了一定的自主选择权,算是意外之喜,“我知道还有很多人不满,但饭要一口一口吃,有进步就是好的”。

  但对于一些混迹阅文多年的作家来说,拿到新方案的他们却并没有喜上眉梢。网文作者于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份合同大部分都是在玩文字游戏,把一些不会伤筋动骨的东西改一改用漂亮话说出来罢了。像他们所谓的基础协议,说作者无须向平台授权分成就可以享受服务,听起来很美好。但不分成代表作者不与阅文签约,只是在平台上发文而已,本来不签约也可以发文的。特意说这一句,不过是显得自己大度。”

  网文作者子衿则直接表示:“这份合同就是给外行人看的,话说得很漂亮,让人觉得尊重作者了,但涉及核心利益的东西没太多变化。外行人看着挺好,我们看着很愁,感觉谈了这么久用处好像并不太大。”

  甲乙版合同之辩

  这次阅文公布的新合同中,备受关注的一点是“直到作者死后50年,版权都归阅文所有”的条款被修改为两种可选:甲版(著作权完整期限,死后50年)和乙版(完本后20年)。

  其中“授权协议(甲版)”授权期限为“自签署之日起至协议作品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满为止”,作者可得平台净收益的50%;“授权协议(乙版)”的授权期限为“自签署之日起至协议作品完本之日起20年止”,作者可得平台净收益的70%。

  对此,子衿认为:“这个甲乙版合同就是个坑。看似只是长线分成少、短线分成多,但它还有后半句。”所谓“后半句”是指对签署了甲版协议的作家“平台将提供包括编辑、推广等在内的系统增值服务,基于作品各种形式的宣传和推荐,协助作家全面提升作品价值。同时还为作家提供包括但不限于保障、激励、奖励、扶持等各种形式的作家福利”。而乙版协议中则称“与此同时,合同中对甲方网站推荐、作家福利等不做强制规定”。

  “这个所谓‘不做强制规定’我觉得就可以理解成‘没有’。阅文的意思就是只有签了甲版才有‘推荐位’和‘全勤奖’。网文圈叫得出名字、有死忠读者群的大神是有限的,一般的作者都是靠推荐位引流才能有阅读、有收入的。”于先生强调。

  于先生口中的“推荐位”是指在进入各大网络文学平台后出现在首页的文章,除了少数数据榜单,大多数推荐位都由编辑分配。“全勤奖”则是网络文学平台常见的奖励机制,如果签约作者可以保持每天稳定更新一定字数,持续一定时间后就可以获得一笔奖金。在于先生看来:“实际上甲版就是原来的样子,乙版还不如不签约。”

  另外,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作者们认为不能选择把自己作品的版权卖给谁、怎么卖是一个应该改进的条款。因为有些优秀作品的版权可能因“左手倒右手”而被贱卖,而有些一般的作品则可能因平台试图抬价而滞销,进而影响作者们的收益。

  过渡期如何保障权益

  据悉,新合同已在阅文官方渠道上线。阅文相关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针对此前部分作家已签署的相关协议条款,将按照优化后的新合同精神执行”。

  不过,网文作家刘女士仍然对此表示了自己担心,“我不知道换合同的过渡期里我的权益怎么保障?纸质合同更换时间太长,‘承诺’总是不靠谱的;如果平台愿意用电子版合同,点勾选就行,我又担心法律效力”。

  北京国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旭律师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我建议作者们在签署合同时,一定要保留截图,法律实践中通常也认可其效力。但最好还是要上传身份证照片并录像,网站方面可以考虑建立一个有实时录像功能的电子签名系统。”

  除此之外,周才进一步强调:“这次在几位大神作家的带领下,取得了一定成果,我很感谢这几位作家,但谁能保证每一次都有这样有影响力也有勇气的人出来代表我们谈判呢?市场总是在变化的,没有一个完善的反馈机制,未来再有问题怎么办?”

  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认为:“阅文此次推出多种选择的新合同,是基于作者的分层需求的行为,需要勇气。网络文学已经走到了新旧模式更迭的阶段,不破不立,如果没有大刀阔斧地改革,就只能等待外部势力革了自己的命,阅文显然不想坐以待毙。不过新合同能否顺利执行、是否真正地解决了作者的痛点,还需要时间验证。”

(责编:张宏莉(实习生)、王震)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首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大赛总决赛 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长三角决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