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IPO了 泡泡玛特的IP梦呢

耿文婧

2020年06月03日08:36  来源:北京商报网

  成立十年的潮流玩具公司泡泡玛特,在挺过了疫情后的夏天,迎来了第二次资本市场之旅。6月1日,泡泡玛特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据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近三年的营收、净利持续攀升。虽然泡泡玛特方面将盈利能力归结为IP开发运营、线上线下全渠道营销等,但泡泡玛特如今却也正经历着因IP带来的双刃效应。面对越发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消费者消费心理的改变,再战IPO的泡泡玛特,又该如何将手中的资本泡泡越吹越大?

  靠盲盒赚4.5亿

  好风凭借力,中国最大潮流玩具企业泡泡玛借盲盒之热再登资本市场。6月1日晚间,泡泡玛特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摩根士丹利、中信里昂证券担任联席保荐人。

  招股说明书显示,泡泡玛特于2017-2019年的年营收分别为1.58亿元、5.15亿元和16.83亿元,2018年和2019年的同比增幅分别为225.4%和227.2%,三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26.3%。净利润方面,2017-2019年分别取得160万元、9950万元和4.51亿元,2018年和2019年的同比增幅分别高达6119%和353%。

  在渠道上,2019年12月,泡泡玛特在33个一二线城市主流商圈开设114家线下直营零售店,在57个城市开设825个创新机器人商店。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赖阳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收入水平提升,消费者从为了生存而购物的需求中解放出来,潮玩盲盒逐渐发展成为了爱好、兴趣而购物。而盲盒的构造给消费者创造了一定的不确定性,这种新奇性的消费模式推动了整个盲盒市场的发展,泡泡玛特也正是借助这种市场机遇备受资本追捧。

  回溯过往,泡泡玛特似乎一直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泡泡玛特曾于2017年1月25日在新三板上市。2019年3月,泡泡玛特从新三板摘牌退市,当时其市值为20亿元。针对在新三板退市,泡泡玛特表示,退市乃是根据公司的业务发展计划作出的商业及战略决策。

  北京商报记者从天眼查获悉,成立于2010年的泡泡玛特,迄今为止已经完成八轮融资。从2011年1月,泡泡玛特完成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到今年4月29日,泡泡玛特获得超1亿美元的战略融资,其几乎每年都能拿到新的融资。

  快消行业新零售专家鲍跃忠分析称,无论是线上布局还是线下布局,泡泡玛特近几年都在快速收割市场份额,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发展速度,被资本市场持续看好,而随着泡泡玛特的不断扩张发展,对于资金的需求也在加剧,所以需要更大的融资平台。

  针对此次再战资本市场,以及现阶段所面临的问题及未来发展规划,北京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泡泡玛特方面,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应。

  成于IP 困于IP

  2020年恰好是泡泡玛特成立十周年。十年发展中,泡泡玛特并没有将令其声名鹊起的盲盒营销方式视为核心竞争力,而是将自己定位为IP的挖掘者、孵化者和经营者。

  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曾公开表示,泡泡玛特有一个宏伟的目标,就是五年后成为国内最像迪士尼的那家公司,像迪士尼一样拥有大量有价值的超级IP,去孵化以及挖掘出更多国际化IP并将其商业化。

  不过,泡泡玛特成为IP王国之路才刚刚开启。招股书显示,截至目前,泡泡玛特运营85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2个独家IP及51个非独家IP,已有4个IP产生的累计收入分别超过1亿元。

  在鲍跃忠看来,虽然泡泡玛特发展风头不容小觑,且签约了众多设计师,但想要长久地立足,持续的创新能力是关键。如果后续的产品创新、迭代以及销售模式的创新没有跟上,那消费者也会大量流失。

  而成于IP的泡泡玛特如今也正在经历着IP带来的双刃效应。

  以泡泡玛特旗下的最受消费者欢迎的Molly为例,基于Molly形象自主开发的潮流玩具产品的销售额分别约占泡泡玛特2017年、2018年及2019年总收益的26.3%、42.6%及27.4%,针对此现象,泡泡玛特方面在招股书中直言,“Molly潮流玩具产品销量的任何减少均可能对我们的收益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据公开报道,今年2月,泡泡玛特新品AYLA动物时装系列对外发售,但随后有消费者指出,AYLA动物系列盲盒疑似抄袭知名娃社“DollChatueau”2017年的产品。最终在2月18日,泡泡玛特官方微博致歉,承认AYLA动物时装秀系列个别款式设计过程存在问题,与“DollChateau”产品设计相似,全渠道下架该系列产品,已售出的则退款并召回。

  如何延续成功

  目前泡泡玛特所处的盲盒市场正在逐渐拥挤,入局玩家来势汹汹。正如泡泡玛特招股书中所提及的那样,“中国的潮流玩具零售市场分散且充满竞争……我们的竞争对手包括国际品牌及本土品牌”。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市场上除泡泡玛特外,还有包括独角兽、L.O.L、sonyangle、毕奇、littleamber、吾皇万睡、actoys猫铃铛、lego迷你人仔、sml盲盒等品牌产品,盲盒市场的竞争正在逐步加大。

  而盲盒的形式也非长久之计,随机机制放大了抽到喜欢款式的惊喜,但也让“踩雷”抽到不想要款式的玩家心情更糟糕。盲盒爱好者蔡女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买盲盒就是一种赌博心态。“我有一次在店里买,觉得盲盒的款式里有一半可以接受就想试试手气。结果一直抽不出来,买上头了,花了好多钱。”蔡女士表示,她在那次“翻车”之后学会了设置止损线,“现在我基本只买所有款式都想要的系列,如果有‘雷’,就无论结果三把收手”。

  泡泡玛特资深买家曾陌进一步强调,“一旦品控没有做好、设计更新难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盲盒反而会造成消费者逆反心理,正所谓期待越高失望越大,我们身边有很多朋友在经历了几次不愉快的拆盒经历之后,都已经‘退坑’了”。

  对于消费者消费心理的变化,泡泡玛特似乎也早有预见,据其招股书中所言,“潮流文化产品的生命周期可能相对较短……消费者对于实体产品的需求亦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即使我们的产品最初成功,亦无法保证我们能够保持在消费者中的受欢迎程度”。

  赖阳表示:“随着资本融通,通过大量烧钱推出的产品消费者未必感兴趣,高速扩张之下,其业绩有可能会呈现增长放缓或者下滑的状态,存有一定的风险。所以后期的发展,泡泡玛特还需要保持前期成功的基因,保持创新。”

  同时,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也指出,如今时尚潮玩的市场已经基本形成,推测规模大概有100亿元左右。青年消费者的消费意识和方向已经形成,市场还有进一步扩展的可能性。对于泡泡玛特来说,想要进一步扩张,不仅在IP方面,营销、玩法和粉丝运营等全方位都需要创新。在这个过程中,增速是可能会出现下滑的。

(责编:张宏莉(实习生)、王震)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首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大赛总决赛 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长三角决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