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新基建”首入政府工作报告 科技大佬畅谈机遇与挑战

蔡淑敏

2020年06月01日08:46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资料图片

  “新基建”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再一次肯定了“新基建”在中国后续发展的主心骨地位,尤其在疫情发生之后,进一步催生了产业数字化转型的强大需求,进而加速了“新基建”的建设步伐。

  “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新基建”首次出现。

  事实上,在2018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新基建”的概念就已被提出,并在随后的一年多内频繁出现,引发各行各业的关注。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献言“新基建”,提出多项建议。

  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向记者表示,“新基建”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再一次肯定了其在中国后续发展的主心骨地位,尤其在疫情发生之后,进一步催生了产业数字化转型的强大需求,进而加速了“新基建”的建设步伐。

  “新基建”催生新动能、新机遇

  相比传统基建,“新基建”中的科技属性尤为突出,主要集中在5G、特高压、新能源汽车、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七大方面。根据中国银行研究院此前测算,2020年“新基建”七大重点领域投资总规模约为1.2万亿元。

  由于“新基建”涉及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大量新技术,自然引发了科技界人士的热烈关注和讨论,也成为了本次两会科技界大佬们议案提案中的重要关键词。

  在全国政协委员、百度董事长李彦宏看来,“新基建”不仅能在中短期内创造大量投资机会、提升发展动能,而且能加速智能经济的落地和智能社会的到来,提升人类应对类似不确定性风险的能力。同时,“新基建”还会降低创业的门槛,提升创新的速度,助推生产效率变得更高更有弹性,给人们带来更加丰富的生活。

  在智能交通方面,李彦宏建议,国家应加强政策引导,鼓励各地政府加大探索和投入,一方面加强探索城市智能交通运营商模式,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先行先试,另一方面则要加快交通路网车路协同智能化改造。除此之外,还要建设全国性的新一代智能交通治理平台,加快形成安全可靠的现代化交通治理体系。

  全国人大代表、浪潮集团董事长兼CEO孙丕恕聚焦于推进智算中心“新基建”,加速产业AI化。在他看来,当前人工智能正处于“AI产业化”向“产业AI化”升级阶段。相较AI产业化,产业的AI化是“冰山的水下部分”,将产生一个高达万亿规模的大市场。

  考虑到产业AI化需要配备相应的算力环境和生态体系才能持续创新,孙丕恕建议,结合国家区域发展战略,重点围绕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区域,挑选重点城市,以城市为载体建设基于智算中心的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汇聚人才和产业资源,打造富有特色的良性AI生态链。

  全国人大代表、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再度聚焦于商业航天领域,他在今年的议案中指出,卫星互联网被列为了“新基建”重要发展范畴,为商业航天领域带来了广阔的发展机遇。因此,雷军建议将卫星互联网作为重点发展的战略新兴产业纳入我国“十四五”发展规划,明确卫星互联网相关商业航天企业是国家航天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建议进一步降低民营企业进入卫星互联网的门槛。

  在建议之外,百度、腾讯、网易、苏宁等互联网企业也已经开始围绕“新基建”进行一系列的布局。

  5月26日,腾讯公司便对外宣布将在“新基建”上投入5000亿元,重点投入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服务器、大型数据中心、超算中心、物联网操作系统、5G网络、音视频通讯、网络安全、量子计算等领域。

  对于大中小企业应如何抓住“新基建”的机遇,刘杰豪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体来看,企业还是要紧跟“新基建”的建设路线以及产业脉络,5G通信网络、大数据中心、智慧交通、智慧健康、工业互联网等领域都是企业可以着重布局的方向。

  “对于大型企业来说,应充分发挥主导作用,引导产业链条互通,协同政府机构,打造良好的经营环境,实现产业的良好发展;而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充分利用‘新基建’发展中打造的良好基础设施能力,实现企业管理、经营等方面的智能化数字化,达到降本增效。同时,也应充分响应市场需求,基于‘新基建’的赋能结合企业优势,实现核心技术产业的布局,开辟企业核心竞争市场,从而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刘杰豪补充道。

  网络安全、人才缺口引重视

  “新基建”作为赋能传统产业、实现创新转型的重要方式,能够催生出新动能、新需求、新机遇,但同时作为一个系统性的大工程,也会带来一系列新的挑战。

  作为网络安全领域的专家,全国政协委员、三六零集团董事长周鸿祎今年两会聚焦“新基建”下的网络安全,他指出,“新基建”网络安全也面临着重大挑战,包括“新基建”将成为高级安全威胁的攻击目标,传统安全手段需要升级;“新基建”涉及大量新技术新业务,需同步探索安全防护手段建设。他还讲到“新基建”加速大安全时代到来,安全需要重新定义。

  为此,周鸿祎建议,要运用整体思维,规划“新基建”网络安全防护体系顶层设计;要同步建设“新基建”的安全基础设施,聚焦“新基建”安全防能力构建;要强化大数据平台安全,实现安全的大数据协同计算;要开展常态化网络安全攻防对抗演习,持续检验和提升“新基建”安全能力。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恺浓表示,“新基建”的本质是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项目利国利民,但鉴于基础设施对国家安全、经济安全、社会稳定等的重要性,从法律角度必须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如国家安全法、网络安全法、网络安全审查办法等,并同时注重个人信息的保护。

  除了网络安全,“新基建”下的人才缺口也值得关注。近日,智联招聘发布了《2020年新基建产业人才发展报告》,报告综合信息基础设施产业核心技术岗位过去几年的人才供需走势,以及“新基建”相关政策推行等未来因素,基于计量模型预测出,2020年底,“新基建”核心技术人才年底缺口将达417万人,其中软件开发类人才缺口较大。

  人才缺口的问题也引发了科技界人士的重视。李彦宏提出,要加强人工智能基础和应用人才培养,推进各行业积极应用自主可控的开源深度学习平台。

  据媒体报道,李彦宏在受访时提到,发展“新基建”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当前最主要的还是发挥中国的制度优势,做好顶层设计,弄清楚哪些方面需要大力去做,而哪些方面优先级可以降低一些。

  针对“新基建”带来的新挑战,刘杰豪分析称,在“新基建”的建设过程中,各企业更需要扎根于市场现状,理性看待行业风口,充分结合企业自身优势,布局产业发展。显然“新基建”的建设并不能一蹴而就,企业在产业布局方面应有充分科学的评估决策,迎合市场真实需求,实现良好的经营规划,否则会引发重复建设或产能过剩等现象。同时资本市场在“新基建”的投入上,也应注意非理性的资金投资,严防盲目投资,为产业营造更良性的资本环境,促进产业科学规划与布局。

(责编:张宏莉(实习生)、王震)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首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大赛总决赛 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长三角决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