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ofo小黄车被立案调查!排队等押金还有千万人

卓泳

2020年05月29日08:33  来源:创业资本汇

  许久没有消息的ofo小黄车,日前又被提及了。但这一次,ofo面临的是监管部门的立案调查。

  5月27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在官网公示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即共享单车)行业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管理监督情况。其中,ofo小黄车的运营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数据传输中断,已被北京市执法总队约谈并立案调查,并要求其限期整改。

  而相对于ofo小黄车被立案调查,广大市民和网友更加关心的是:押金何时能退还!

  购物方可退押金

  记者再次下载ofo的APP发现,该软件已经不是一款单纯的共享单车APP。从更新概要中可以看到功能集中在四点,一是【骑行更轻松】无桩骑车,免押骑行;二是【购物返现金】全网返利,购物省钱;三是【押金可提现】无需排队,押金提现;四是【邀请能赚钱】邀请好友,天天赚钱。

  实际上,这款APP几乎已经变成一个购物/导购平台。记者进入平台看到,平台内设有京东专区、特价专区、小鹿商城,以及一个借款入口,而扫码用车变为和这些专区并行排列的入口。而这些购物专区,则整合了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的优惠券和商品,用户搜索或者点击一款商品,就会跳到京东或者淘宝上去。用户也可以在各大电商平台点击复制商品标题或者链接,在ofo平台上搜索获取商品信息,领取优惠券。用户购物了商品后,平台会按照购物金额比例进行返现,用户确认收货后可于次月25日领取和提现。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发现,这款新的APP上已经没有直接的押金入口。在App的 “我的”菜单栏-“我的钱包”选项中,才可以看到剩余押金以“余额”模式展现。记者测试发现,用户骑行余额中的钱,可以用来购买ofo小黄车的单车卡。骑行余额还可以直接用于平时骑行小黄车所产生的骑行费用。

  记者尝试退出余额发现,若想退出余额,用户首先需要点击“一键授权并兑换”,将余额转移至ofo返钱。而ofo返钱余额兑换规则中的第五条显示:一旦用户确认将ofo平台的余额转移到ofo返钱进行兑换后,则视为用户放弃对余额的索取,ofo平台对用户的骑行余额不再具有归还义务;且余额一旦转换,即不可撤销,用户不得要求将可提现余额改回ofo骑行的余额。

  而当用户将ofo押金进行返现兑换后,也并不能够直接提取。而是需要通过平台赚取同样金额后,才能够兑换自己的押金。这代表着,用户想要拿回99元的小黄车押金,需要通过多次购买返现最后累计金额超过99元后,才可提现。而根据首页购买价值近百元产品返利近十元的比例来看,用户需要购物数百元甚至上千元后才可返还押金。

  对于小黄车的押金退还进度,有网友2019年在知乎上写道,“2017年交的小黄车押金,今年6月份手头拮据,突然想起来有200块钱的押金,于是下载了ofo的app退款,但是退款排到了16000000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退款成功。”

  团队出走 押金成疑

  事实上不难看出,ofo变身APP也是绞尽脑汁为用户退还押金,而在此之前,ofo也尝试了诸如“缓兵之计”。比如和互金平台PPmoney合作,将押金变成P2P资产,引发争议后火速下架。随后ofo又推出了押金变金币消费、兑换滴滴打车券等活动。

  据企查查数据,此次被北京市交委约谈并立案调查的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为ofo小黄车的运营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注册资本为15亿美元,法定代表人现为陈正江,为OFO (HK) Limited全资子公司。

  由于涉诉不断,ofo的股东OFO (HK) LIMITED以及其投资的2家与共享出行相关的公司股权被冻结,关联公司分别为绿觅(上海)机械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与共享电车“智客出行”的运营主体——成都智客出行科技有限公司。

  而早在今年1月10日,原ofo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ofo创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由朱爱莲接任。此外,张巳丁退出监事,由袁雪云接任。此外,ofo联合创始人于信近期也已开始独立创业,其开启的新项目是关于低度酒的消费品类,已经拿到数百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由真格基金领投。

  截至目前,ofo有135条被执行人记录,40条失信被执行人记录,执行法院包括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等,合计标的金额约4000万元。ofo有待退还的押金究竟有多少,有报道显示,排号退押金的人数已经超过1600万,这笔庞大的押金能否退还到用户手中,成为用户们翘首以盼的焦点。

(责编:张宏莉(实习生)、王震)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首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大赛总决赛 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长三角决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