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弃院线奔线上 《囧妈》们得到的不止授权费

卢扬 郑蕊

2020年02月04日08:51  来源:北京商报网

  刚刚过去的春节档,从电影《囧妈》做出舍弃院线、直接线上发行的决定,到电影《肥龙过江》转移到视频网站提前进行付费点播,这一系列操作,为幕后各方带来的不仅是有限的授权费,还有无限的流量。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以及大众消费习惯的改变,近年来屡有院线电影舍弃电影院选择线上发行,然而发行模式的多样化虽为电影带来了更多的可能,但前提一定是不能打破整个产业链的平衡。

  授权费只是保底收入

  《囧妈》和《肥龙过江》先后从院线转移到线上发行一事,无疑是近段时间电影市场的热门话题。尽管两部影片改为线上发行,但由于保底+分成的模式,两部影片均保住了自己的保底收入,并有机会获得更高收益。

  以《囧妈》为例,据出品方欢喜传媒此前计划影片院线上映时签订的保底发行协议显示,双方约定保底总票房为24亿元,保底方需要最少支付保底发行代价为6亿元;假若该电影的实际总票房超出保底总票房,双方可就超出保底总票房的部分,按影片净收入的比例分配:欢欢喜喜为35%、保底方为65%。这也意味着,《囧妈》若选择院线上映,欢喜传媒可在上映前锁定6亿元的保底收入。

  再观察欢喜传媒此后与字节跳动的合作协议:“字节跳动将向欢欢喜喜最少支付6.3亿元作为代价。如有超额部分,欢欢喜喜可获若干比例的收益分成。”业内人士认为,这代表着《囧妈》在与字节跳动的合作中,不仅没有失去原先登陆院线所期盼的保底收入,同时也能有机会获得额外的分成收入。

  《肥龙过江》也不例外。“我们在1月28日便开始与片方进行沟通,双方用了2天的时间做决定,2天的时间对接商务细节。因为在假期,大家都是远程办公,但都保持着非常高的内部沟通效率,除了文本外,介质的传输和制作也是快马加鞭,双方共同努力实现了2月1日的准时上映。”爱奇艺相关负责人进一步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最终,我们与片方以保底+分账形式进行合作。”而据播放平台显示,非VIP会员点播该片需付费12元,VIP会员则需付费6元。

  影视传媒行业分析师曾荣认为:“面对未知的市场环境及竞争,在当下选择线上发行,不失为一种聪明的选择。通常情况下,影片在院线公映后,所有的票房需在交纳相关费用后与院线按比例分成,若不是极具市场竞争力的头部内容,选择线上发行反而能让片方提前拿到保底收入。”

  无限流量成意外惊喜

  “此次《囧妈》《肥龙过江》改变发行模式所获得的保底收入,为幕后各方带来的远不止有限的授权费用那么简单,随着播放渠道的转移以及与平台间的合作,两部影片还能获得线上流量,并为出品方今后的线上布局引入了资源。”曾荣如是说。

  此次两部影片的线上发行均采用多平台同时上线。《囧妈》是在同一时间内登陆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等多个在线平台。而《肥龙过江》是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联合独播。爱奇艺方面表示,《肥龙过江》之所以选择通过两家平台联合独播,原因是可以扩大受众范围,而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共同拥有这部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院线发行权留在博纳影业,方便后续影院放映等事宜安排。

  从播放情况来看,无论是《囧妈》3天时间实现总播放量6亿,还是《肥龙过江》位列相关播放平台电影热播榜前列,同步多平台的播出让两部影片受到观众较高的关注,这也让业内再次思考线上布局对影视公司的作用。

  鉴于流媒体的发展趋势,现阶段不少影视公司已愈发看重在线上的布局,包括迪士尼于去年底上线流媒体平台“Disney+”。投资分析师许杉认为,加强在流媒体领域的布局,不仅能为影视公司带来更为广阔且直接对接受众的宣发渠道,也是对自身业务模式的另一种完善,此次片方与相关平台的合作,恰好能让出品方对接到互联网平台,从而为自身打造线上布局引入资源与流量。

  电影发行不是一场零和游戏

  对于此次《肥龙过江》选择线上发行的方式,主演甄子丹于1月31日在自己的微博上曾这样写道:“作为电影人,我希望我的影迷、观众朋友们可以在电影院的大屏幕上享受影院的整体视听带来的畅快观影感受,这也是每位电影人的共同愿望。电影是家庭娱乐互动、情侣活动、朋友聚会等最健康的活动之一,也是大家茶余饭后休闲的良好谈资。在互联网发展的当下,电影内容移动化网络化也是必然的趋势。”

  正如甄子丹所说,随着互联网用户的快速崛起,电影发行早已不只有电影院这一条出路。实际上,近些年来有多部影片均曾尝试过优先线上渠道的发行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电影《消失的凶手》曾试图在公映前先在乐视电视超前上映,但遭到多家院线的抵制,最终停止了线上点映活动;2017年,网络大电影《引爆者》尝试“院线、网络同步”双发行模式,最终院线获得5000万元票房,网络上票房分得收益超2000万元;2018年,电影《香港大营救》和《完美陌生人》等影片再次在“院线、网络同步”或“先网络后院线”进行尝试。2019年,电影《捉妖学院》早在上映前一个月前,便已率先于视频网站亮相。

  然而,电影选择什么样的方式,关系到的不只是片方自身,“以此次《囧妈》为例,它选择免费观看的方式虽然在最开始赢得了消费者的呼声,但却遭到了行业的联合抵制,根本原因就在于任何一家电影院的主要收入之一都来自票房,如果电影院没了电影可放,经营就会受到影响,而随后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也会影响整个行业的良性运转”。影评人刘畅进一步强调:“随着市场的变化,我们希望电影的发行模式更趋多元化,但前提一定是不能打破整个产业链的平衡。”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

(责编:王震、陈键)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首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大赛总决赛 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长三角决赛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创投20年——我的关键词 邀请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