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今日正式退市 辉山乳业的扩张败局

姚倩

2019年12月23日08:47  来源:北京商报

  因届满仍未提交可行的复牌建议,12月23日9时,辉山乳业上市地位被正式取消。作为东北地区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辉山乳业于2013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2017年初,辉山乳业股价“闪崩”牵出巨大债务危机,致使辉山乳业停牌长达两年多之久。业内人士认为,此前辉山乳业通过全产业链盲目扩张,导致其出现资金短缺等一系列问题,最终退市。不过,在奶牛存栏数下降的大环境下,辉山乳业旗下拥有一定的奶源和牧场资源,未来不排除被龙头乳企收购的可能。

未标题-3 拷贝

  黯然退市

  上市六年后,辉山乳业的资本市场之路将画下句点。根据除牌程序,因届满时仍未能递交“符合足够业务运作与资产”的复牌建议,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于12月23日9时被取消。

  针对公司未来退市后的业务发展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但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

  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辉山乳业官网信息称,辉山乳业彼时全球发行额达13亿美元,跻身全球消费品公司首次发行前十名,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成为中国乳业境外上市公司市值三甲。

  不过好景不长,2016年12月16日及17日,做空机构浑水接连发布两篇报告,质疑辉山乳业存在财务报表虚假、夸大资产价值等问题。2017年3月,辉山乳业因故无法向债券行还本付息的消息不胫而走,随后其股价暴跌,市值在2017年3月24日蒸发300多亿港元,公司紧急停牌。

  股价“雪崩”后,辉山乳业几近断裂的资金链等问题一并曝光。据不完全统计,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包括国开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中信银行等23家银行以及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涉及金融债权在120亿-130亿元。2017年12月,辉山乳业启动破产重整程序,对公司旗下附属公司申请破产重整。

  尽管期间辉山乳业采取了自救措施,试图将旗下附属公司剥离并进行重组,但重整方案迟迟未能获得多数债权人通过。2018年3月、2018年9月及2019年5月,香港联合交易所分别将辉山乳业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一、第二及第三阶段。主板《上市规则》显示,除牌程序共有三个阶段,若在第三阶段届满时仍未能提交可行的复牌建议,上市公司的上市地位将会被取消。

  乳业专家王丁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辉山乳业退市是预料中的事。在被做空机构打击后,在随之暴发的近300亿元的债务危机中,辉山乳业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仍未拿出切实可行化解危机的良法与对策。对于一家大型企业而言,出现资不抵债和资金链断裂的情况,美誉度、信誉度以及融资信任度等都会跌降至低谷,随之也会使企业的经营业务遭受重创。

  盲目扩张

  从停牌到破产,再到最终的退市,盲目扩张被业内视为辉山乳业最终落得该结局的重要原因。资料显示,辉山乳业成立于1951年,是辽宁沈阳老牌乳企,前身为沈阳农垦总公司下属的国有企业。

  根据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的战略计划,中国奶业改革必须坚持全产业链模式,从源头开始保证中国奶业的食品安全和产品品质。

  在全产业链的理念下,辉山乳业逐步形成以牧草种植、精饲料加工、良种奶牛饲养繁育、全品类乳制品加工、乳品研发和质量管控等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

  不过,建牧场、奶牛养殖、饲料加工等都离不开高额资金的支撑。随着全产业链理念的不断推进,辉山乳业的负债额也一路攀升。数据显示,2013-2016年,辉山乳业的总负债分别达46.28亿元、78.25亿元、106.49亿元、170.87亿元。

  乳业专家宋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辉山乳业为大规模集群的全产业链模式,从上游到下游都在投入。养牛、加工都是重资产项目,销售也需要高投入。加之上市融资未达到辉山乳业的预期,这容易导致较大的资金缺口,缺乏资金的辉山乳业不得不多方融资,最终导致巨额债务。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没有问题,但辉山乳业将资金挪用到非主业的发展,盲目投资是其最大的问题。“辉山乳业股票闪崩当年,公司大股东挪用30亿元投资房地产的传言甚嚣尘上。”

  王丁棉分析认为,辉山乳业之所以走到今天如此败落的境地,与投资决策失误及对行业与市场变化预判出现严重偏差等原因有关。“辉山乳业想走全产业链发展模式并无不妥,但当家人杨凯看不到行业存在的危机,在大大超出企业实力的情形下贪图‘大干、快上和做大’,导致投资过大,出现资金链断层。此外,辉山乳业对行业变化缺乏预判或预判不准,盲从扩大规模投资,跨界投资(如房地产)等。”

  或被收购

  辉山乳业未来发展走向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有消息称,辉山乳业2019年发布了招募重整重组方的公告对外招标,多家乳企和一些资本投资方均有意向。业内人士认为,奶价上涨、奶牛存栏数下降等趋势下,手握一定资源的辉山乳业或将被收购。

  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奶源部经理郑健强在分析2020年奶源形势时指出,由于奶牛头数与牧场数量持续减少、奶源存量竞争加剧以及乳企千亿目标需要奶源支撑等因素,2020年奶价存在上涨的可能性。

  奶价上涨,如果掌控奶源就意味着一定程度上掌握了市场,因此,乳企相继加入奶源争夺战。2019年7月,新乳业以7.09亿元认购现代牧业9.2846%的股份,现代牧业预计将为新乳业提供近10%的优质原奶量。同月,新三板原奶企业赛科星发布公告称,伊利集团旗下的内蒙古优然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以22.78亿元购买杨文俊等持有的赛科星5.36亿股股份。交易完成后,内蒙古优然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将通过优然牧场持有赛科星58.36%的股权,对其控股。

  官网信息显示,辉山乳业已拥有近50万亩苜蓿草及辅助饲料种植基地、年产50万吨奶牛专用精饲料加工厂、超过20万头纯种进口奶牛、82座规模化自营牧场以及6座现代化乳品加工生产基地。

  王丁棉直言,辉山乳业目前的品牌市值应接近为零,唯一值钱的为养殖牧场资源。宋亮表示,存栏数在下降,对于龙头企业而言,尽快控制好的牧场等资源十分有必要。未来十年低温产业发展起来,生鲜乳的需求将会进一步加大。尽管辉山乳业债务高企,奶牛资源、下游加工等资源在缩减,但租赁的土地以及饲料加工厂等体系仍在,未来不排除被收购的可能。北京商报记者 姚倩

(责编:王震、陈键)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创投20年——我的关键词 邀请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