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从风口到泥潭:创投机构与互金“情变”

余继超

2019年10月14日08:27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监管风暴之下,互金行业内风声鹤唳,不少背后的创投机构也遭了殃。

近期,《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发现,获得IDG资本多轮投资的同盾科技陷入“爬虫危机”,春晓资本关联网贷平台抓钱猫被警方追回账款2.9亿余元,获红杉资本投资的我来贷急迫地向“数科”转型……

据了解,从网贷到金融科技,中国互联网金融业吸引了红杉资本、IDG资本、经纬中国、软银、源码资本等众多知名创投机构的热捧。如今,随着互金整治的深入,整个产业链都陷入“人人自危”的境地,知名创投机构也“集体沉默”:或默默退出,或深陷泥潭。

国内某创投机构LP(有限合伙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目前对网贷项目是“能退则退”。在金融科技项目上,还有部分机构坚守,主要原因是从A轮领投,后续B、C轮持续跟投,到如今融资已经D轮及以上,眼看就要IPO,“一手培育起来的企业,更能同甘共苦,着眼长期价值”。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整治的大环境下,已经上市或者发展较好的网贷平台,其风投机构已获利或退出,还有很多机构则无法退出,甚至踩雷。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则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一些对互金业务并不了解的风投机构,更倾向于选择退出,而一些无法退出或选择坚守的创投机构,面对出风险的项目,一般很难止损。

押注互金

“创投机构通常在行业发展初期,即估值较低但又具有发展前景的时候进入。”

创投投资国内互金企业起于2012年、兴于2015年,彼时以投资新生的网贷企业为主,汇聚了光速资本、红杉资本(人民币基金)、IDG资本(人民币基金)、经纬中国、软银中国、华创资本、清科创投、源码资本等创投机构。

光速资本、红杉资本和清科创投是较早投资网贷的创投机构。公开信息显示,融360在2012年3月网站上线当月,即宣布获光速领投、凯鹏华盈及清科创投跟投的A轮700万美元融资。随后的2012年10月,拍拍贷宣布获得红杉中国千万美元级投资。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红杉资本在2012年至2015年间,投了拍拍贷、前隆科技、买单侠、大数金融、融360、随手科技、厚本金融、我来贷等平台,涵盖互联网金融上下游企业。

其中,拍拍贷、融360是红杉资本较成功的投资案例,两家公司先后在美股上市。2012年A轮融资后,红杉资本在随后的2014年和2015年里连续追投,成了拍拍贷最大的机构股东,截至2018年3月31日持有拍拍贷23.7%的股份。另外,融360在2013年获得红杉资本领投的B轮3000万美元融资,2015年红杉资本跟投其D轮10.35亿元融资。融360招股书显示,红杉及相关投资基金持股60774881份,占比17.6%,为最大股东。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人沈南鹏曾表示,红杉中国在2011年、2012年的时候就开始布局互联网金融,希望能打造生态体系,满足新金融崛起以后所需要的各种产品和服务。

红杉资本之后,IDG资本先后投资了同盾科技、挖财、铜板街、网利宝、闪银、九通金控旗下摇财树、柠檬财富、钱端、海投金融等平台;经纬中国则投了爱财有道、融誉100、魔法现金、91征信等平台;软银中国投了宜贷网、有利网、付融宝、黄金钱包等平台。

而作为“后起之秀”的源码资本,由红杉资本原副总裁曹毅创办,在2014年成立后就随着红杉资本活跃在互金投资圈,先后投资了趣店、聚爱财、随手科技、火球网、银客网(财富星球)、贝米钱包、磁金融、资产360等平台。

网贷天眼研究院负责人李鹏飞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创投机构投资网贷兴盛于2012年至2016年,彼时网贷属于新兴行业,且由于成熟的监管体系并未形成,互联网金融具有非常广阔的想象空间和发展势头。

零壹智库的数据显示,创投机构主要从2014年开始大规模投资网贷行业,高峰期发生在2015年,当年融资案例和融资金额分别达到129起、199亿元,也是网贷行业发展最为快速的一年。随着2016年开始的专项整治,网贷行业机构融资案例数开始下降,并且主要集中在头部公司。

苏筱芮表示,创投机构通常在行业发展初期,即估值较低但又具有发展前景的时候进入,当时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还处于蓬勃发展时期,网贷并没有执行严格的利率限制,也没有注册资本要求,利润较为可观。

减持离场

“接手的机构很少,多半都是在观望,有些机构的项目也被限制进行股权转让。”

随着互金整治的持续推进,曾经火热的互金融资市场开始降温,一些三方平台的数据都揭露了这一趋势。在网贷“三降”及行业上下游整治的深入期,创投机构开始悄悄离场。

拍拍贷就遭到机构股东不同程度的减持,其中机构大股东红杉资本进行了大笔减持。拍拍贷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红杉资本持股9.4%,拥有1%投票权;光速安振中国创业投资(Lightspeed China Partners)及其子公司持股6.6%,拥有0.7%投票权。

此外,Oceanic Team Limited持股为5.9%,拥有0.7%的投票权;SIG China Investments Master Fund III,LLLP持股为5.2%,拥有0.6%的投票权;Maggie & Tony Limited持股为5.6%,拥有11%的投票权。

而在一年前的2018年3月31日,红杉资本持股23.7%,拥有2.5%投票权;光速安振中国创业投资及其子公司持股9.6%,拥有1%投票权。

Oceanic Team Limited持股为6.4%,拥有0.7%的投票权;SIG China Investments Master Fund III, LLLP持股为6%,拥有0.6%的投票权;Maggie & Tony Limited持股为5.7%,拥有12.3%的投票权。

对比可以发现,在这一年时间里,拍拍贷机构股东都不同程度地减持了股本,其中红杉资本对拍拍贷进行了大笔的减持,持股从23.7%降至9.4%;光速安振中国创业投资及其子公司出售了3%的拍拍贷股权。

同样遭遇大股东减持的还有趣店。在趣店上市前,昆仑万维持有趣店19.7%股份,为趣店第二大股东。在趣店上市后,昆仑万维就开始持续减持股份,并公开表示计划用4年退出。

除了昆仑万维拟清仓,其他股东也在争先恐后地减持趣店股份。作为投资样板的趣店,源码资本参与了趣店B、C、D、E轮融资。今年2月13日,趣店公告称,SOURCE CODE INVESTMENT MERCURY CO.和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持有趣店集团A类普通股的股份为0。

资料显示,这两家公司为北京源码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即源码资本)大股东曹毅间接控制的公司,并由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负责直接持股。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尚持有约4504.18万股趣店集团A类普通股,不持有B类普通股,占总普通股的13.7%,为趣店集团第四大股东。

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了源码资本方面,试图了解源码资本投资网贷的最新情况,媒体对接人以开会为由挂断了电话,截至发稿也未回复相关采访问题。

与此同时,在趣店原股东的持续减持过程中,蚂蚁金服从2017年末的第五大股东“升”为趣店的第二大股东。不过,在美东时间2019年4月30日早上,美国证监会更新的信息显示,蚂蚁金服集团日前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更新的Schedule 13G文件。该文件显示,蚂蚁金服不再持有趣店任何股份。这一消息获得双方的确认。

此外,记者通过闪银相关人士了解到,3个月前,代表IDG的江左夷吾已经退出了闪银的董事。“现在只知道江左不在董事名单里,IDG还是不是股东不太清楚”。

据苏筱芮介绍,有部分创投机构在投资的网贷平台暴露出风险前就退出,例如汉理资本在永利宝出事前半年退出,亚联资本在银票网事发一年前退出。

国内某创投机构LP表示,网贷项目现在能接盘的机构很少,“行业还是比较动荡,谁也说不准后续的走向”,有项目的机构想脱手,但是接手的机构很少,多半都是在观望,有些机构的项目也被限制进行股权转让。

深陷泥潭

“一般来说,创投机构看走眼,有行业整体剧烈变动原因,也有具体项目的原因。”

在行业整治大环境下,多家知名机构投资的网贷公司还陷入逾期,甚至是涉嫌非吸的境地。比如,红杉资本旗下基金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40%的厚本金融因非法吸收存款被立案侦查。

9月10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官方微博发布关于“厚本金融”案件侦办的情况通报。通报称,2019年8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上海厚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厚本金融”) 立案侦查,对公司首席执行官陆某、副总裁佘某等23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此前,IDG资本投资的网利宝、钱端也被警方立案。另外,还有多家投资的平台解散、退出:2018年10月,摇财树宣布,根据监管部门指示办理了退出申请;柠檬财富工商信息显示被注销,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2014年获IDG资本天使轮投资的海投金融,因违规引流资金信托遭通报批评,目前官网已无法打开。

软银在中国的网贷行业投资中同样免不了“踩雷”。2018年12月,软银中国投资的宜贷网宣布“良性退出”,随后引起不少纷争,甚至有投资者到软银中国办公室“声讨”。

工商资料显示,宜贷网的主体为上海易贷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软银中国旗下的宁波软银天维创投持股上海易贷网20%股权,软银中国合伙人周晔担任上海易贷网的董事。但宜贷网在清盘公告中特意强调,“宁波软银的投资及背书极大加速了平台的发展,但宁波软银并不参与宜贷网的日常经营。”

互联网金融曾是软银中国涉足的重要细分市场,其曾在2013年、2014年分别投资了有利网和宜贷网,后又在2015年对宜贷网进行追投,并在当年参与付融宝A轮融资,目前软银投资的“三个样板项目”中已有两家出事:宜贷网清盘,付融宝爆雷。

此外,源码资本投资的银客网(财富星球)、贝米钱包也被立案,聚爱财则出现逾期。

而曾经的VC新锐春晓资本甚至被爆出关联的牛板金、聚财猫、抓钱猫、君融贷及石头理财5家网贷平台在半个月内集中逾期,且被曝与春晓资本投资孵化的融数金服、课栈网等存在复杂的关联关系。

2018年10月,“春晓系”掌门人、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事拘留。2019年5月24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注销20家异常经营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包括春晓资本等在内的20家机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被注销。

抓钱猫涉嫌“非吸”被立案一年后,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于2019年10月8日发布通报称,警方已依法追缴赃款2.9亿余元,冻结涉案账户内资金数亿元,并查封房产、股票账户等相关资产。

于百程指出,一般来说,创投机构看走眼,有行业整体剧烈变动原因,也有具体项目的原因,在网贷行业前者更重要一些。

对于一些无法退出或选择坚守的创投机构,苏筱芮建议,如果风投规模大、在股东名单中拥有绝对占比的,采取的措施包括:梳理核心高管团队情况,派驻自身人员参与到机构的日常经营中去;密切关注旗下网贷机构业务现状,利用自身的信息资源优势,协调旗下机构与其他被投机构进行合作或谋求转型。

(责编:黄玲丽、陈键)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创投20年——我的关键词 邀请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