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鸭脖的“三国演义”

马云飞

2019年04月17日08:36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目前看来,“鸭脖三雄”已完成了湘、赣、鄂三个省份的品字型构架,并呈现三强鼎立的局面。

  1993年,一个江西人在大本营南昌开了一家卖卤味的公司,2012年于深交所上市,现在年收入近19亿元,市值超过60亿元,这就是“鸭脖第一股”煌上煌。

  1997年,一个重庆人在湖北开了一家卖鸭脖的公司,2016年登陆港交所,现在年收入超过32亿元,市值达101亿元,这就是周黑鸭。

  2005年,一个湖北人在湖南开了一家卖鸭脖的公司,2017年在上交所挂牌,现在年收入近44亿元,市值约186亿元,这就是“鸭脖大王”绝味食品。

  目前看来,“鸭脖三雄”已完成了湘、赣、鄂三个省份的品字型构架,并呈现三强鼎立的局面。

  近日,三家公司的年报陆续“揭晓”,一片数字矩阵间,将折射出怎样的行业格局?

  业绩冷暖不一

  43.68亿元。这是4月15日晚间,“鸭脖大王”绝味食品2018年财报中公布的全年营收。

  报告显示,2018年度,绝味食品的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的38.5亿元增长13.4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41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02亿元增长27.69%。这一成绩也宣告了绝味食品稳居“鸭脖老大”的地位。

  对于2018年业绩的上涨,绝味食品方面表示,公司重点在核心商圈、城市综合体、以及高铁、机场等高势能点位选址,倾斜资源抢占重点渠道,截至报告期末,其在全国共开设了9915家门店(不含港澳台),销售网络的覆盖率和门店数量居于市场领先地位。

  绝味食品的老对手,同为鸭脖行业巨头的周黑鸭也于半个月前提交了其2018年“成绩单”。报告期内,其实现收益32.1亿元,同比下降1.2%,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5.4亿元,同比下降29.1%。据记者了解,这是周黑鸭上市以来业绩最不理想的一年。

  周黑鸭方面表示,业绩下滑主要因为市场竞争加剧。另外,随着河北工厂的投产,河北工厂折旧、劳工成本上升,加之原材料成本上升,从而导致销售成本从2017年的12.69亿元上升至13.6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与绝味食品的近44亿营收、周黑鸭超30亿元的营收相比,鸭脖行业的第一股煌上煌显然在新一轮的竞争中已掉队。根据其发布的2018年年报,煌上煌实现营收18.98亿元,同比增长28.41%,实现净利润1.73亿元,同比增长22.72%。显然,即使营收与净利增幅均超过两成,煌上煌的业绩规模仍远远落后于绝味食品和周黑鸭。

  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煌上煌落后的主要原因在于其有限的销售网络布局。“煌上煌的门店分布以江西省内为重心,近年才逐渐向省外市场拓展。而周黑鸭和绝味在发展早期已放眼全国市场,经过多年扩张,已形成辐射全国的销售网络”。

  “多元化”潮流

  虽然,鸭脖行业内已形成“绝味食品稳居老大、周黑鸭紧随其后、煌上煌掉队追赶”的格局,但战争远未至终章。

  为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多元化产品布局战略已成为业界巨头们的共识。

  记者注意到,在3月28日上午举行的年度业绩发布会现场,周黑鸭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行政总裁郝立晓曾称,为了满足顾客多样化的产品需求,周黑鸭不断丰富产品组合,专注于年轻化的创新产品。

  反观煌上煌,半个月前,其总经理褚浚在2018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也表示,“公司的发展方向是明确的,未来将在做好酱卤主业的同时,密切关注其他大食品、大健康领域的发展,通过并购来实现公司的愿景目标。”

  不满足只专注酱卤主业的不只是煌上煌。

  4月初,绝味食品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在保证主营业务发展的前提下,公司将整合国内优秀的餐饮和食品连锁企业,分享食品餐饮消费升级红利,为公司未来利润成长储蓄强大的动能,借此加快建立美食生态圈。

  “从覆盖人群、门店数量以及品类多样性来看,绝味食品已在休闲卤制食品行业脱颖而出。就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绝味食品正在下一盘更具野心的棋,绝不局限于只做一家卖卤味的公司。”东兴证券消费组负责人兼首席分析师刘畅如是告诉记者。

(责编:杨荣华、张晨)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