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烧钱不行了!ofo凉凉对创投圈有何启示?

刘超凤

2018年12月26日08:43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当ofo发布退押金政策后,事件已不按“剧本”走了。

近几日,ofo总部排队如长龙的消息霸占朋友圈,在线退押金排队人数已超过1000万人次,ofo需要退还的押金或将超过10亿元。

由于公司未按期限履行给付义务,日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采取限制消费令,对该公司创始人戴威及单位选择飞机舱位、酒店等级、旅游度假、子女就学等作出限制。曾经的创业明星突然变成了“老赖”。

ofo如今被多方唱衰,曾经的资本圈“宠儿”突然缺钱了,令人匪夷所思。

记者采访了解到,风险投资人相中新晋企业,不是图其持续盈利能力。恰恰相反,很多新创企业商业模式不清晰,甚至正在烧钱。投资人相中的是赛道,以及企业在赛道中的地位。

共享单车的风口由来已久,经过几年的竞争,留下ofo与摩拜两寡头并立的局面。凑巧的是,ofo和摩拜都进行过11轮融资,保守估计总融资额已超过150亿元。所不同的是,ofo背后的大股东是阿里和滴滴,摩拜背后的是腾讯及以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创新工场为代表的老牌投资机构。

但实际上,ofo一直处于烧钱亏损的状态。曾有业内人士估计,ofo每月烧钱数大概为2500万美元,而摩拜则是5000万美元。在2017年底,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共享单车已经运营一段时间,在整个产业链里,目前真正赚到钱的是自行车生产商。

没有持续盈利能力,不能为投资人变现,ofo终究迎来了寒冬。“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句唱词很适合此时此刻的ofo。

ofo为何沦落至此,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在朋友圈评论称,没有一个说在点上,真正致命的是“一个vote right(一票否决权)”。

据相关媒体报道,最初在ofo董事会内部,戴威、朱啸虎、经纬都有一票否决权。但是在2017年,摩拜和ofo没有顺利合并后,朱啸虎就将手中持有的ofo股份卖给阿里巴巴和滴滴。滴滴还拿到了一票否决权。

滴滴原本的计划是,ofo摩拜合并后,滴滴掌握新公司的董事长任命权。而最终,戴威一票否决了合并案,并且在11月份开除了滴滴派驻在ofo关键部门的高管。

ofo和滴滴“甜蜜期”结束,开始产生分歧。此后,阿里开始战略投资ofo,把ofo看作共享单车赛道的关键布局。与滴滴“分手”后的ofo,也开始拥抱阿里。后期的多笔融资活动均是由阿里系领投。甚至有人爆料,ofo曾经希望被阿里系收购,但是由于滴滴投了关键的“否决票”,ofo愿望落空。

多方掌握一票否决权,让ofo决策无能。当ofo面临资金难题的时候,滴滴、阿里分别扶持了青桔单车和哈罗单车。

分析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其实‘一票否决权’是ofo团队缺乏商业经验的证明。好的公司治理中不会有多个寡头的否决权,该站队就站队。”

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说过,“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时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对于这一论点,上述分析人士特别认同,他指出,“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就无法驾驭大玩家看上的商业机会。”

而对于资本寒冬的说法,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寒冬其实非常适合投资,不仅价格便宜,而且给的时间也长。但是也要审时度势,赶紧勒紧裤腰带,不适合再投资非常烧钱的公司了。”

(责编:黄玲丽、张晨)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