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2018年诺贝尔奖收官,经济学奖花落两名美国教授,他们有何贡献?

袁源

2018年10月09日10:39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2018年10月8日,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公布仪式稍微延迟了一些。新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罗默(Paul M. Romer)在当天早上忽略了两个电话,他以为那是垃圾电话。

  2018年10月8日,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公布仪式稍微延迟了一些。

  新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罗默(Paul M. Romer)在当天早上忽略了两个电话,他以为那是垃圾电话。

  而事实上,在正式宣布获奖名单前,诺贝尔奖的评委惯例上会给获奖者打个电话……事情的发展正如之前有人分析的那样,“如果奖项被颁给美国学者,那么可能因为美国时间过早,而出现一些‘联系上的问题’”。

  保罗·罗默是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与他同获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还有耶鲁大学教授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他们获奖的理由是在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研究方面作出贡献。

  ▲图片来源:诺贝尔奖官方网站

  诺贝尔奖将于12月10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颁发,获奖者除了证书与奖牌,还将获得900万克朗(约100万美元)的支票。

  他们有何贡献?

  此前就有人预测称,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将归于研究气候与经济发展方面的专家学者。

  威廉·诺德豪斯出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克基,是耶鲁大学经济学的斯特林教席(耶鲁大学特有的教授席位,只用于奖励在某个领域最杰出的在职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气候变化经济学,该研究领域重在阐明人类因忽视不作为所带来的灾难性高代价,他的气候经济动态综合模型显示了采取措施减缓温室效应的成本和收益。

  保罗·罗默则被认为是经济增长方面的专家。他在1977年获得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并于1983年在该校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后,他先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学、罗切斯特大学、斯坦福大学和纽约大学执教。这位话题性的学者还创办过自己的公司,并担任过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曾被《时代杂志》选为1997年美国最具影响力的25人之一。

  总而言之,威廉·诺德豪斯被认为是现代环境经济学的创始人,而保罗·罗默则创立了经济增长的现代创新研究方法。而官方的说法是,他们“通过构建解释市场经济如何与自然和知识相互作用的模型,大大扩展了经济分析的范围”。

  瑞典皇家科学院认为,保罗·罗默向人们展示了知识如何成为推动长期经济增长的动力。以往的宏观经济研究强调技术创新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没有模拟经济决策和市场条件如何决定技术的创新,而罗默解决了上述问题,证明了经济力量如何驱使公司产生新想法和创新意愿。

  罗默可以说奠定了当代“内生增长理论”的基础。该理论解释了创新需要特定条件才能在市场中茁壮成长,催生了大量对鼓励新思想和长期繁荣的法规政策的研究。

  而诺德豪斯的研究成果涉及社会与自然之间的相互作用。由于科学界越来越担心化石燃料的燃烧导致气候变暖,诺德豪斯在20世纪70年代决定研究这一领域,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成为了第一个创建综合评估模型,以描述全球范围内经济与气候间相互作用的人。

  诺德豪斯的模型整合了物理学、化学和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证结果,现已广泛传播,用于衡量气候政策干预的后果,例如碳税。

  威廉·诺德豪斯的与保罗·罗默的研究成果看似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但瑞典皇家科学院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认为,两位宏观经济学家的研究在事实上拥有共同点。

  评委会委员Per Krusell认为,两位学者研究的实属同一议程,即“长期的、全球性的”问题,他们“对经济政策和市场失灵有着相似的看法,尽管从表面看起来可能会有所不同”。

  经济学奖的“社会化”

  值得注意的是,对气候领域的研究已成为前沿经济学家目前的重点关注方向。

  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教授、国际著名经济学家拉尔斯·彼得·汉森(Lars Peter Hansen)在此前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提及自己一直以来的研究方向是量化模型,并应对经济环境中的不确定性,而另一个研究方向是针对气候变化的不确定性。他表示,“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更好的框架,来评估碳排放的社会成本。我们不会很快得到准确的答案,但我们希望提供有效的定量方法”。

  如今,这一研究方向得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的肯定。

  与其他诺贝尔奖项一样,诺贝尔经济学奖“神秘”的提名和审议制度持续了50年,很难提前预知委员会每年的“口味”。

  那么,通过近几届获奖者的研究领域,是不是可以找到如今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选中更为看重的方向呢?

  有人认为,目前瑞典皇家科学院更有意于奖励研究个人行为机制、而非宏观经济理论的学者。

  2017年,芝加哥大学教授、行为金融学奠基者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就因对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的研究贡献摘得殊荣。

  “近年来,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经济学家获得同样多的关注,趋势呈现多样化,获奖的研究领域更加广泛。”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经济学家Gabriel Soderberg表示。

  Soderberg在此前就预测到威廉·诺德豪斯将获得今年的奖项。他认为,诺贝尔奖的核心是科学、和平与文学奖,“经济学奖不是正式的诺贝尔奖”,而这种本质可能使评委会更加关注公众舆论,也就是为什么“社会问题反映在经济学奖项中”。

  50年风云

  事实上,Soderberg说“经济学奖不是正式的诺贝尔奖”,也有一定的依据。

  今年已经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设立的50周年了,而诺贝尔经济学奖与诺贝尔奖的关系还在饱受争议。

  1968年,瑞典中央银行在该行300周年庆典上,为纪念诺贝尔而设立了一个奖项。

  这一奖项通常被称为“诺贝尔经济学奖”,但也遭到许多人反对,因为它并不属于诺贝尔遗嘱中所提到的5大奖励领域,其实际上的全称为“瑞典中央银行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经济学奖”。

  但是,该经济学奖仍被广泛认为是经济学的最高奖项,评奖机构也是瑞典皇家科学院,并与诺贝尔物理学奖、化学奖等在同一典礼上颁发。因此,一般认为该奖项与其他诺贝尔奖地位相同。

  纵观诺贝尔经济学奖的50年(1969-2018)历史,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

  性别:共有81位获奖者,其中仅有1位女性。

  年龄:获奖者平均年龄为67岁,远高于物理学奖的55岁和化学奖的59岁。

  国籍:拥有美国国籍的学者达55名,占据绝对优势。

  机构:28位获奖者来自芝加哥大学,超过其他任何机构。

  领域:9届获奖者的研究领域包含宏观经济学,比其他任何领域都多。

  一些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家人也不容小觑。1969年,66岁的简·丁伯根(Jan Tinbergen,1903-1994,出生于荷兰海牙)获得了第一届诺贝尔经济学奖;4年后,简的弟弟尼可拉斯·丁伯根(Nikolaas Tinbergen,1907-1988)又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1974年,贾纳尔·马尔德尔(Gunnar Myrdal)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而1982年,他的妻子阿尔瓦·马尔德尔(Alva Myrdal)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诺贝尔经济学奖也曾颁发给一些“非经济学家”。自从1994年被授予约翰·福布斯·纳什后,诺贝尔经济学奖被重新定位为“社会科学奖”,奖励对象涉及政治学家、心理学家与社会学家等。1974年的获奖者哈耶克是一名政治学博士,他也是首位获奖的“非经济学家”;2002年的获奖者丹尼尔·卡内曼是一名心理学家,从未接受过任何正规经济学课程;2009年的获奖者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是一名政治学家。

  文学奖明年再发

  经济学奖的公布为2018年的诺贝尔奖颁奖季画下了句点。到目前为止,瑞典皇家科学院已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化学奖以及和平奖公布完毕。

  当地时间10月1日,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授予两位免疫学家——美国的詹姆斯·艾利森(James P. Allison)与日本的庶佑(Tasuku Honjo),以表彰他们“发现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方面的贡献”。

  10月2日,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被授予美国科学家阿瑟·阿什金(Arthur Ashkin)、法国科学家热拉尔·穆鲁(Gerard Mourou)与加拿大科学家唐娜·斯特里克兰(Donna Strickland),以表彰他们“在激光物理领域的突破性发明”。斯特里克兰成为了第三位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亦是55年来的第一人。

  10月3日,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被授予美国的弗朗西丝·阿诺德(Frances H. Arnoid)、美国的乔治·史密斯(George P. Smith)和英国的格雷戈里·温特(Sir Gregory P. Winter),其中弗朗西丝·阿诺德因研究酶的定向进化而取得一半奖金;乔治·史密斯和格雷戈里·温特因研究缩氨酸和抗体的噬菌体展示技术而共享另一半奖金。

  10月5日,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刚果医生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和伊拉克雅兹迪族少女穆拉德(Nadia Murad),以表彰他们为提升对“战争中的性暴力罪行”的关注度和打击力度做出的重要贡献。根据诺贝尔遗嘱,诺贝尔和平奖不与其他奖项一同在瑞典颁发,而是在挪威首都奥斯陆颁发。

  而201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早在5月8日就已确定暂停颁发,并预计在2019年补发,这是该奖项自1943年以来首次缺席。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被取消的原因在于负责颁发该奖项的瑞典学院自2017年11月起持续发酵的性侵丑闻:法国裔瑞典摄影师让-克洛德·阿尔诺作为瑞典文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弗洛斯坦森的丈夫,因涉嫌在2011年强奸而受审。而在阿尔诺的性侵丑闻爆发后,瑞典文学院对事件的处理方式导致内部出现严重分裂,多个院士愤而辞职,并最终导致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工作无法正常进行。

(责编:黄玲丽、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