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国务院定调:完善创投基金税收政策。抓紧!

黄盛 陈健 刘保奇 马志强

2018年09月10日09:52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为促进创业创新,会议决定,保持地方已实施的创投基金税收支持政策稳定。”

国务院9月6日召开的常务会议做出的一项决定让不少创投基金负责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此前有消息称,地方政府过去普遍实行的对有限合伙制基金征20%所得税的政策可能会面临调整压力,合伙制创投基金今后或将按照个体工商户的标准征收最高35%的累进税。

而这次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由有关部门结合修订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按照不溯及既往、确保总体税负不增的原则,抓紧完善进一步支持创投基金发展的税收政策。”

税负总体不增,裨益长远发展

“暂时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中大石并看到了希望。”当乾元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晨宇看到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创投基金的决定时感慨到,“此前有许多GP担心与LP如何沟通补税的问题,如果追溯征税,那就是致命的,LP基本都会失去信心,这不仅关系到基金的存亡,同样影响包括创业者在内的上下游整个链条。”

在他看来,如果比照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项目调整创投基金税负,并追缴存量基金,“很多基金就存在补税的问题,GP怎么去找LP要这个税,是很大的难题”;而对于新基金来说,募资难一直是近期业内人士关注的问题,“如果税负再继续增加,肯定会造成募资难度进一步加剧,机构将遭遇重击”。

一旦创投机构遭遇重击,创业公司也会同样产生连锁反应。“GP的减少意味着大量初创企业无法获得天使投资,成长期企业无法获得下一轮融资,一大批优质的潜在项目或创新模式会扼杀在摇篮里。”王晨宇表示。

“创投基金属于股权融资的一大类,尤其对于创业创新型科技企业在早期有比较大的资本助力作用。从长期看,双创及创投基金的发展,对我国实现从‘高速度’到‘高质量’发展模式的转型的意义重大。”中证汇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史博雯告诉人民创投,税负问题则与创投基金能否最大化的发挥自身优势,有着直接关系。

不仅创投基金管理机构,此次关于税负的讨论,也引起不少社会相关人士的关注。在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的思考中,创投机构风险高,如若再一次增加税收,将不利于企业技术创新。“私募创投基金主要是扶持成熟创业公司,它们拥有先进技术和市场前景,这更有利于企业技术创新、产业升级,以及实体经济发展。”施正文告诉人民创投。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也向人民创投表示,国务院常务工作会关于创投基金税负总体不增的决定有利于市场的稳定和实体经济的长远发展。

进一步完善创投基金发展的税收政策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对近期关于创投基金的税负问题指明了方向。

事实上,在近期关于创投基金税负调整的讨论之前,部分创投界人士就早已讨论过税率过高的话题,不少业内人士当时就曾建议能够形成阶梯形的税收制度,根据收益率来分阶段收。

可以说,税负一直是我国创投基金发展过程中绕不开的话题。

在史博雯的观察中,为了大力推动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相关政府部门一直积极完善创业投资基金的税收优惠政策,在多个地区开展税收政策试点,放宽创业投资税收优惠条件,将享受优惠政策的主体由创业投资企业和有限合伙制创投企业的法人合伙人扩大到个人合伙人以及天使投资个人。

在王晨宇的记忆中,早在两年前就有行业人士建议形成阶梯形的税收制度,根据收益率来分阶段收。如今,浙江、广东、湖北武汉等地方政府早已实施了一些更像是配套一条龙式服务税收支持政策,比如设立可享受财政优惠的基金小镇,设有税收当地留存部分的返还比例,同时附带补贴或政府引导基金的支持,以此吸引了大批基金过来注册,聚拢效应显著。

“在我国,不论机构LP还是机构GP,只要分配到个人股东,其所得税的税负都是40%,这是因为对机构投资者同时征收两道所得税,存在经济性双重征税。”在施正文的接触中,美国的PE机构及其机构投资者,因其规模较小,可以选择不缴纳公司所得税,经过两次穿透到个人层面来收个人所得税;而中国没有资本利得税的概念,也没有对GP、LP的劳动所得和资本所得加以区分,小规模公司合伙人可以不按照穿透原则,只需缴纳个人所得税。他因此建议,虽然机构LP缴纳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25%,但是也要将利润分配给股东。与公司型GP的计算方式一样,最终股东的个人收入还是需要缴纳40%的税率。

王晨宇也就完善创投基金发展的税收政策建议,为了进一步支持创投基金的发展,国家可考虑分类征税的方式,即出台相应的政策引导社会资本流向更需要发展的领域,出台阶梯性的标准支持与国家政策相吻合的行业。比如国家想限制地产行业,那么投资房地产的基金税负就正常收取,国家需要高科技行业,那么投高科技的基金就有优惠,这样通过政策指导将资本引入需要支持的领域更加科学。

(责编:黄盛、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