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从“刷盘子”到“刷手机” “海创邦”带着中国方案走向世界

刘少华 柴雅欣 张滋宜

2018年06月19日08:3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洛杉矶“吃货小分队”参加美食活动。

  在德国连锁超市dm超市里的“易退税”标识。

  蕾拉(右)特地来到杭州第一家“无现金夜市”——武林夜市走访,学习经验。

  中国人“留洋”,在不同时代,有不同格局。

  老一辈中国留学生创业,一般集中在餐饮、美容等行业,“刷盘子”几乎成为一代人的记忆。

  相较之下,新一代中国留学生视野更开阔,技能更多元,在金融科技、互联网等新兴领域屡见其身影,养活自己,有时只需要一部手机。

  如今,海外创业的留学生,相当一部分人在“中国经验”和“中国方案”上做文章。他们正在成为一代“海创邦”。今天让中国人生活更加便利和幸福的解决方案,正通过这群“海创邦”搭桥出海,不折不扣地走向世界、影响世界、造福世界。

  变革

  “中国经验”带来创业灵感

  德国慕尼黑,位于市中心的玛丽恩广场游人如织。在一排排巍峨高耸的哥特式建筑群围绕下,德国“dm日化超市”颇受中国游客青睐。

  超市门口,玻璃门上有一张绿色贴纸,用中文写着“易退税”。这张贴纸,已经贴在全德国200多家“dm日化超市”连锁店,也贴在了德国、西班牙、奥地利等国家其他品牌的2100多家店铺里。

  “易退税”APP在欧洲开启了“互联网+退税”的潮流,其发起人是翟程远。

  创业前,翟程远受过刺激。2014年,作为慕尼黑工业大学中国学联主席的翟程远,经常帮访问团在机场办退税。有一回,他填错了近20份税单,涂改过的税单全部作废。当时,距离飞机起飞只剩1个小时,返回市区重新开单不现实。结果,整个团的税金都打了水漂。

  国内的生活经验告诉他,互联网正重新定义一切。翟程远说,欧洲的移动互联网应用领域相对狭窄,而在中国,几乎没有什么事不能在网上办理,一部手机就可以搞得定。启发随之而来:“线下退税的痛点可以线上打掉,‘互联网’和‘退税’的结合将改变整个退税行业。”

  “我们和德国商家谈合作,一开始对方还犹豫,但现在,他们非常认可这套来自中国的‘电子退税’方案。”两年前,第一个与“易退税”达成合作的店家——慕尼黑日默瓦箱包店的老板,现在已经是“易退税”的投资人了。

  翟程远感慨,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成功普及给了他创业的灵感,更给了他勇往直前的信心和底气。

  同样获得灵感和底气的,还有德国亚琛工业大学“90后”留学生胡一帆。

  “乐本”外卖订餐服务平台是胡一帆的创业成果,创业的点子来自逆向思考:“我身边有不少同学做代购,把德国的好东西带回国内,我就想,中国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带到德国呢?”

  这个“好东西”,正是飞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是雨后春笋般兴起的互联网平台。

  2015年起,中国传统餐饮搭上了移动互联网快车,线上外卖发展迅猛,“美团”、“饿了么”日渐风靡。而在欧洲,这一领域几乎是空白,送外卖的餐馆局限于披萨店等快餐店,送餐距离也受限制,这让他萌生了做一款欧洲版“美团”的想法。

  “乐本”于2017年3月上线,目前已在德国11个主要城市开通了业务,入驻商家超过300家,覆盖了德国超过80%的华人。“无论是外卖配送服务、同城快递服务,还是和吃喝玩乐购物相关的商家活动信息服务,都是借鉴了国内的经验,同时适应欧洲本地需求。”胡一帆说,去年回家乡成都,发现火锅都能送到家了,不禁感叹,“回国不只是休假陪爸妈的,更是回来‘上课’长见识的!”

  连接

  搭上中国发展的“快车”

  在国外,不少中国留学生创业并非从零起步,而是扮演牵线搭桥的角色,从中国移动互联网出发,为中国企业在海外布道,帮助当地企业搭上中国发展的“快车”。

  尹伟从芬兰图尔库大学微电子系博士毕业后,用了四年时间,在当地创业公司“ePassi”里从实习生做到了CFO(首席财务官)。作为公司里唯一的中国高管,他向本报坦言,“在异国他乡获得职场尊重的密码,来自中国移动支付的全球竞争力”。

  这家创业公司之所以能成为芬兰最大的电子钱包公司,离不开尹伟的牵线搭桥。2016年底,“ePassi”和支付宝在芬兰共同打造了“一部手机游芬兰”。无论是在三万英尺上往返“芬兰-中国”的7条芬兰航空航线,还是下了飞机打车,前往罗瓦涅米看圣诞老人和哈士奇,一路上,处处可见熟悉的“支付宝蓝”。

  这一切给芬兰人做跨界金融打开了思路,甚至芬兰央行都有意通过尹伟向中国取经。

  搭上中国发展“快车”的,还有在荷兰创业的何汇益。“以荷兰创业公司创始人的身份,随荷兰首相和国王访华——放在几年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但现在,几乎每年我都有这样的机会。”

  不到两年时间,何汇益创立的第三方聚合支付平台“2paynow”已经在欧洲13个国家连接起上千个商户,并且保持每季度226%的增长。

  在“2paynow”的商家列表里,有一家卖奢侈品的家族企业,以前做中国人生意主要靠导游或投报纸广告,但效果越来越差。后来,企业通过“2paynow”接入了支付宝出境平台后,见证了奇迹般的连环效应:中国买家来荷兰旅游,看到出境平台的推荐和优惠券,慕名前来购物。成交后,买家还会关注店家的生活号,回国后二次购买,这样的跨境复购率已高达40%。

  因为这些,荷兰老字号和中国消费者之间建立起了“1+1>2”的新型交易关系,这不仅让当地奢侈品老字号大呼“不可思议”,也让何汇益意识到,中国移动支付对欧洲老字号的改造,可能是中国融入西方主流商业社会的一个标志。

  10年前,何汇益曾帮助华为在欧洲开疆拓土;10年后,他为支付宝在欧洲深度拓展。伴随着中国“技术出海”的浪潮,他见证了两张“中国名片”在海外的落地生根。

  落地

  与世界共享“中国方案”

  对7亿多中国网民来说,移动支付已是大部分人的生活常态。在微信、支付宝等平台上,人们不仅能网上线下购物、缴水电煤费、打车骑车,还能拿公积金、预约挂号……这个便捷的“中国方案”,正在由一群“80后”“90后”中国留学生分享到全世界。

  泰国素贴山脚下,清迈大学绿茵蔽日、树影婆娑,一批批中国游客慕名前来。校门旁,一个10平方米不到的小铺子并不显眼,却有络绎不绝的游客前来,买走榴莲干、芒果干、桂圆干……店主,是一位总笑脸迎人的泰国老奶奶。

  “因为语言不通或者应接不暇,老奶奶错失了不少生意。”杭州姑娘蕾拉在泰国留学后选择留下来创业,最初做的是高端旅游。两年前,因为看好中国人出境游的前景,改为推广中国的移动支付。

  如何让老奶奶相信、接受进而用上支付宝?蕾拉索性让团队里的泰国小哥当起了小店收银员,通过手把手教、一单单演示,最终,不会说英语、听不懂中文、更没用过智能手机的泰国老奶奶,成了当地年纪最大的“无现金商家”。

  作为“一带一路”沿途枢纽国家,泰国是中国最热门的旅行地之一,而中国人也成为拉动泰国旅游业的主力军。伴随着移动支付在泰国落地,给中国游客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让当地人做生意更简单。据统计,支付宝“全球游”已覆盖40个国家和地区,数千名“海外推广合伙人”中,近九成有留学生背景,并且以“80后”和“90后”为主。常跟“海外推广合伙人”打交道的蚂蚁金服国际市场高级专家项臻说,支付宝所代表的中国方案对他们的冲击,会让他们到国外后,很快发现更多的机会和空间,进而投身其中。“他们看到了浪潮的来临,他们也是同样浪潮的一部分。”

  同样在万里之外的洛杉矶,南加州大学毕业生段方旖打起了中餐的主意。不同于过去在唐人街开中餐馆这种传统方式,段方旖用“互联网+”的新思路服务当地的中餐爱好者。

  这一切要追溯到8年前,初来乍到之际,段方旖发现在美国最大的点评网站Yelp上,居然找不到好吃的川菜,于是创办了“吃货小分队”——后来成长为北美华人最大的美食资讯平台。

  今年3月初,拥有100万粉丝的“吃货小分队”在洛杉矶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春酒会,海底捞的串串、眉州东坡的烤鸭、鲜芋仙的芋圆……50个中国美食铺子端出来一百多种美食,伴随着现场的付款二维码,现场3700多名参与者好像回到了家乡的夜市。

  “以前是美国模式被复制到中国,现在反过来,‘中国方案’正在美国生根发芽。”段方旖说,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为新一代中国留学生赢得了更多元的创业空间。“在‘吃货小分队’平台上,既有中国菜,也不乏美国最好的牛排馆,许多米其林餐厅现在跟中国馆一样看重我们的平台。”

  就在前不久落幕的第三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上,本报最新发布了《新时代中国形象与中国理念海外传播影响力报告》。数据显示:虽然身在海外,但这个“大海外华人圈”其实一直关注着中国,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调查中,89.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与中国的命运休戚与共;80%以上的海外华侨华人表示愿意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从海外华人圈对各类“中国符号”认知度排名看,“支付宝”和“春节”、“中秋”、“高铁”、“淘宝”等一起列入了海外华人眼里选出来的“中国符号”。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如今,从中国走出去的“海创邦”,队伍正越来越壮大。他们不断洄游往返,从中国发展成果中汲取力量,再把中国方案带出国门。他们改变着中国留学生这个群体的传统奋斗方式,改变人生的同时,更为世界带去广受欢迎的全新方案。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张向宁:比特币是不是“数字黄金”

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