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扎克伯格“受审” 立法者或对科技公司实施更严监管

李曦子

2018年04月16日09:17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4月10日,100个真人高度的Facebook(脸书)CEO扎克伯格纸板人整齐地摆放在美国国会大厦东南草坪上,硕大的“fix fakebook”标语格外醒目。这是非政府组织“全球民间行动”(AVAAZ)倡议团体发起的一场活动,呼吁人们关注Facebook散布虚假信息的问题。

而这一天刚好也是扎克伯格的国会首秀。

自8700万用户数据泄露丑闻曝光后,不仅仅是民间组织发起维权活动,美国主流媒体更是一致炮轰,各地掀起卸载Facebook运动,Facebook股价暴跌,陷入创办以来的最大危机。

为了挽救这一切,一向以T恤配牛仔裤的休闲装扮示人的扎克伯格换上西装打着领带,参加了美国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以及商业、科学和交通委员会联合举行的听证会,在媒体“长枪短炮”的包围下,接受了44名参议员近5小时的“拷问”

4月11日,他又继续参加了众议院能源及商业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同样是5小时,比第一天更加煎熬。

但相较于2010年扎克伯格在采访中回答关于用户隐私问题时他不知所措、满头大汗的笨拙与青涩,这一次他成熟了许多,多数时间保持镇定,时而露出微笑,不厌其烦地表达歉意与承诺。虽然面对那些奇葩、刁钻、犀利、严厉的质问,他偶尔也会以不清楚、稍后回复作答,但始终保持极大的耐心与礼貌。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尽管扎克伯格在4月11日的听证会上未能、也不愿回答有关Facebook商业模式和隐私方面操作的问题,但他没有重大失误。

市场对于扎克伯格的表现也给予了积极回应,4月10日听证会结束后,Facebook股价应声上涨4.5%,创近两年来单日涨幅纪录。4月11日在美股收盘普跌情况下,Facebook股价仍上涨0.78%。

道歉贯穿始终

“这是我的错误,对此我感到抱歉。我创办了Facebook,负责运营它,对于这家公司发生的事情,我应该负责。”听证会上扎克伯格首先表示Facebook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防止平台上的工具被用于做伤害他人的事情,例如传播假新闻、外国干扰美国大选、制造仇恨言论、侵犯数据隐私等,并对此表示道歉。

2006年,扎克伯格第一次向公众道歉是因为Facebook 发布新闻信息流“News Feed”功能被认为可能成为跟踪狂(stalker)的工具。随后每隔一两年扎克伯格都会因为不同的事情道歉。

有议员提问:“从2006年你到国会道歉,为什么你今天还在道歉?”

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 之前只专注于为人们提供交流的各种工具,而没有意识到有人会利用这些工具作恶,所以要为此道歉。现在我们要改进,我们要更关注并治理 Facebook 上的虚假信息、仇恨言论,同时不让恶势力利用用户的信息而左右他们的意见。”

事实上不管是事先准备好的证词还是面对议员提出的问题,扎克伯格始终保持认错的态度。

对于共和党人关注的俄罗斯通过社交媒体广告投放干扰美国大选问题,扎克伯格深表遗憾,“我运营公司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未能及时发现和阻止俄罗斯势力操弄假新闻和选民的情绪。”

扎克伯格发誓要做出改进,并表示这需要时间,“自2016年以来,我们已经改进了防止其他国家干预大选技术,例如2017年法国大选时关闭了3万个账户。我们已经建立了更先进的人工智能工具,以更广泛地清除虚假账户”。

扎克伯格强调:“脸书的首要任务是我们的社会使命,即连接人与人、建立社区、使整个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只要我还管理着脸书,广告主和开发者们的利益绝不会高过上述社会使命。”

剑指数据隐私问题

在为期两天的听证会上,用户数据隐私以及保护的问题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

对于民主党人更关心的数据泄露隐私问题,扎克伯格表示,过去几周一直都在努力弄清楚剑桥分析公司到底做了什么。据Facebook了解,2014年美国中期选举前,剑桥分析就开始与剑桥大学美籍俄裔心理学家科甘合作,通过科甘设计的一个心理测验APP在Facebook上收集用户数据。目前,Facebook正维护平台,确保像科甘这样在过去获得了大量信息的开发者在未来无法获得更多信息,阻止这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面对为何不及时将2015年就发现的剑桥分析公司数据泄露事件向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及时反映的犀利质疑,扎克伯格表示公司“错误”地认为数据当时已被删除,以为事情已经过去。

Facebook一直以来被人怀疑监听用户通话甚至是日常对话来推送广告,早在2016年Facebook就澄清过一次,但仍然有人对此问题保持怀疑。

民主党参议员加利·彼得斯(Gary Peters)提问Facebook是否通过移动设备获取用户的声音记录从而丰富用户个人资料?对此,扎克伯格斩钉截铁地回答说不是,并做了特别说明,“只有用户需要分享声音或者视频信息时,Facebook才需要用户音频权限,否则不会利用用户设备上的麦克风。”

另外,扎克伯格还表示:“有一种非常普遍的误解,就是公司搜集用户信息,然后将它们出售给广告商。但情况并非如此,我们允许广告商告诉我们他们想接触的客户群体,然后由我们向目标群体投放广告。数据不会转手,也不会给广告商。这是我们的工作模式的一个非常基本的部分,也是经常被误解的部分。”同时扎克伯格强调Facebook给用户提供的都是跟用户生活相关的广告,不会有与用户不相关的广告出现。

一位来自新泽西的议员问扎克伯格,如果连Facebook都无法掌控用户数据的话,用户又怎么能控制他们自己的数据呢?对此,扎克伯格反复为公司运营模式辩护,称用户可以控制自己的信息,可以自主选择哪些信息可以对外共享,而且控制选项并没有被隐藏起来。

扎克伯格还具体列出了几点Facebook在数据保护方面的做法,“我们会做更多的事情来限制信息开发者可以访问的信息,并设置更多的安全措施来防止数据滥用。例如,如果用户在3个月内没有使用过他们的应用程序,我们将移除开发者对用户数据的访问权限。当一个APP需要获取用户数据时,只能获取用户的名字、个人资料照片和电子邮件地址。我们要求开发人员有意访问用户帖子或其他私人数据时,不仅要获得用户批准,还要签署一份严格要求的合同”。

“Facebook也将调查其他APP。”扎克伯格称,“如果发现可疑的活动,我们将进行全面的审查。如果我们发现有人不正确地使用数据,我们会禁止他们,并通知受影响的用户。”

上周,Facebook还在首页向每个用户展示其所使用的应用程序列表,以及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撤销这些应用程序对数据的访问权限,用户的个人数据如果遭英国剑桥分析公司非法获取和利用,或可能遭窃用,会收到关于这一事件的详尽提示。值得注意的是,扎克伯格表示自己信息也像其他用户一样卖给了第三方。

“我们的团队在安全方面正投入更多资金,金额已经超过其他各方面投资,这虽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Facebook未来的盈利能力。但我想明确,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我们的平台,这比让利润最大化更重要。”扎克伯格说。

或推付费版

除了数据使用及隐私问题,Facebook的盈利模式也受到质问。

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公司,同时也是仅次于谷歌的全球第二大广告公司,基于用户兴趣大数据的精准定位营销是社交网站的独有优势,也是Facebook赖以生存的营收来源。目前Facebook高达98%的营收都来自于广告。

扎克伯格强调,Facebook的广告模式不会变,但用户可以调整自己的隐私设置和数据分享权限。

目前Facebook免费给用户服务,但这次有多个参议员问扎克伯格,以后Facebook会不会推出免广告的付费版服务。扎克伯格对此表示,Facebook永远都有免费版,这样才能实现公司连接世界所有人的目标,但他也没有排除推出付费版的可能,“我们需要推出所有人都付得起费用的服务” 。

此前,Facebook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表示,用户可能需要付费才能完全保护自己的个人数据,选择不让平台针对他们的数据进行广告宣传。

另外,关于Facebook是一家媒体公司还是一个技术平台的争论仍在继续。对此,参议员沙利文问扎克伯格是如何定义Facebook的。扎克伯格表示,“我们是否对我们平台上的内容有责任?答案显然是肯定的。我同意我们对内容负责,但我们不提供内容。我们的核心仍是一家科技公司,因为我们所做的主要工作是让工程师为其他人编写代码,为其他人提供产品和服务。”

随着用户数据隐私和安全问题浮出水面,Facebook是否是一家媒体公司的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它被定义为媒体公司的话,必将成为电视、印刷和其他媒体类型的广告法规监管的对象。

监管不可避免

Facebook用户信息泄露丑闻让社交媒体隐私问题成为了舆论的焦点。过去十年,科技公司发展迅猛,政府监管和自身隐私管理有一定程度的滞后。

近日,美国科技新闻媒体Recode进行了一次有关个人隐私保护,以及消费者对公司信任度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消费者最不信任的科技公司中,Facebook以56%的占比成为全世界保护隐私最差的公司,微软、苹果、亚马逊则表现良好。在去年科技媒体TheVerge的另外一个民调中,Facebook和Twitter在用户隐私保护上表现最差,15%的民众表示不信任。

5月25日,欧盟将实施“欧盟通用资料保护规则”(GDPR),保护人们的网络隐私。这项新的隐私法律规定,要求数据公司对于收集用户个人信息保持透明,提升用户对于个人资料的控制和主导权利。GDPR法规对于欧盟市民都有效。不论他们居住或者旅行至世界任何城市都要遵守GDPR。

数名国会议员和维权人士均认为,美国应仿效欧盟通用资料保护规则,对网络个人数据分享加以严格的规范。听证会上,有众议员要求扎克伯格同意收集数据需获得用户许可的相关隐私立法,扎克伯格并未表示支持任何一项立法提议,但他指出监管是不可避免的,关键是监管的类型适当。“一些监管可能只会巩固Facebook这类大公司的实力,伤害初创公司”。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Raul Ruiz提议成立一个数字消费者保护机构,让政府一定程度参与针对Facebook这类公司给予消费者保护。扎克伯格称这种想法值得深思熟虑,但又说真正重要的是细节。

《大西洋月刊》4月5日刊发的一篇文章曾表示,美国国会和联邦监管机构基本上让脸书进行自我监管。而如今,全世界的立法者都在呼吁对其进行严格的监管。所以文章中提到了四点可行的改革方案,包括对数据泄露给予处罚、整顿政治广告、让科技公司对争议内容负责、设立伦理审查委员会等,这些可以被应用到整个社交媒体领域和科技行业。

《华尔街日报》此前表示,这次听证或许引发华盛顿立法者们对科技行业施行长期监管。有专家认为国会采取新法律来保护个人数据,其中就涉及公司如何收集,共享和利用用户数据。或者废除科技公司的法律豁免权,因为美国1996年“通信规范法案”的第230节规定,科技公司免于承担他们平台上发生事情的责任的,也就是说科技公司免于承担基于用户发布内容的后果。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张向宁:比特币是不是“数字黄金”

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