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游戏中的游戏:网咖关于生存与话语权的“豕突”

李威

2018年03月09日12:16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我们的命运掌握在你们手里面,你们让我们死就死,让我们生就生。”在2017年末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协会举办的一场关于《绝地求生》端游的网咖行业沙龙现场,一位网咖业主向被邀请来做演讲的腾讯互娱市场总监、PUBG端游电竞及市场负责人金亦波说道。

在自我介绍中,这位业主从2004年开始经营网咖,最多的时候拥有过10家网咖,但在2017年一年就倒闭了5家。身处电竞行业兴起的大背景下,作为网咖业主却并没有感受到搭上顺风车的畅快,反而有一种“一只脚已经迈进棺材里”的感觉。

网吧娱乐平台专业服务商顺网科技发布的2018年2月网吧游戏TOP100排行榜单显示,榜单前十名中腾讯占据了七个席位,包揽了榜单的前五名,而LOL的网吧特权被卖到8800一个,让这位业主觉得“买吧,不是;不买吧,也不是。”

发展二十年,历经网咖、VR吧、手游吧、电竞馆等概念的洗礼之后,网咖却依然没能找到行业立足和发展的合适路径,反而像所有身处产业链下游的业态一样,“豕突”不止,既为自身的生存发展焦虑不安,又希望通过某种方式在行业内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难搭的电竞顺风车

王思聪入局,电竞被资本和媒体捧上风口之前,网咖和电竞之间的关系要远比今天紧密。众多80后玩家了解到的第一位中国电竞明星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魔兽争霸项目世界冠军李晓峰(SKY)就是网吧常客。从《CS》《红警》到《魔兽争霸》《穿越火线》,在网咖中走出的年轻人中,出现了很多电竞行业的人才,在当时,电竞选手也仅仅是一个游戏玩得更好的人。那个时候,网咖是一个承载了年轻人玩游戏、看电影、社交聊天等多重功能的综合体。

分道扬镳开始于个人电脑、智能手机和家庭宽带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拥有电脑,网吧从大部分人的必需品变成了大部分人的备用品。不仅仅是电影爱好者和社交达人的离开,游戏玩家们也在将玩游戏的阵地从网吧转移到个人电脑上。2008年,整个网咖行业开始衰退,网鱼的单店收入从每月20万元降到了6万元。从网吧向网咖的转型也没能彻底扭转行业的颓势,数据显示,2012年到2015年,中国网吧登记数从13.6万上涨到15.2万,但网吧上网人数却从四千万降低到两千万,上座率衰退了55.1%。

几乎在同一个时间,电竞行业迎来了发展的机遇期。2013年国家体育总局组建了电竞国家队,2014年银川举办了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行业普遍认为政府开始扶持电竞行业的发展。随之而来的是资本对电竞产业链条上各个环节的追逐,王思聪投资组建电竞俱乐部IG,游戏直播成为创投热点,斗鱼、虎牙、熊猫纷纷步入发展的快车道,电竞主播的收入一度令人惊叹和眼红。甚至,曾经作为电竞选手的李晓峰也搭上电竞发展的顺风车,创建了自己的电竞外设品牌。

电竞选手再也不用过着“没有烟抽的时候,去地上捡别人烟头”的生活,2017年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 S7总决赛出现了一票难求的场面,一张门票翻了27倍。与此相比,网咖行业却并没能拿出一份光鲜的答卷。2017年第四季度,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统计的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数量是14.7万家,在2017年初这个数字是15.8万家。虽然有《绝地求生》的加持,但是持有牌照的网咖在一年内仍然减少了一万多家。在一些网吧从业人员的反馈中,2017年网咖的数量萎缩了三分之一,全国的网咖一年内减少了四五万家。

对于网咖行业而言,表面上的热闹出现过几次,却很少是由电竞引发的。一款游戏能够带火一个行业,当游戏的热度衰退之后,却很快会被大浪淘沙,又刷下去一波。在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协会秘书长郭阳参加的一次调研中,位于湖南的一个网吧里,95%以上的用户都在玩《绝地求生》。顺网科技董事长华勇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8月1日,《绝地求生》在国内覆盖了2.3万家网吧,23万玩家。到了2017年10月底,《绝地求生》覆盖的网吧已经达到了5.8万家,拥有333万玩家。

“我觉得这几年,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发展了这么多年以后,端游已经成为了蓝海市场。这样的蓝海市场给内容提供者也好,包括类似于网鱼网咖的从业者也好,迎来了非常好的一次机遇。它看上去是危机,其实我认为是机遇。”华勇说。如何抓住这种言之能见,触之不可及的机遇,也是整个网吧行业的纠结与焦虑所在。

在焦虑中“豕突”

北京爱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任雪飞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是,在网吧行业整体出现下滑趋势的时候,却有一部分从来没有经营过网吧的人,以“抄”底的心态进入这个行业,在一个区域收购五、六家网吧,“6万元收一个网吧,投十万元装修改造,通过强有力的运营,让整个店面实现了两倍、三倍的业绩增长。”他认为,这正是一些从业数年、甚至十几年,习惯了坐收上网费用的网吧业主们需要去进行反思的。

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首席顾问俞雷则感觉,2016年到2017年之间,很多网咖从业者依然比较迷茫,不知道网咖到底应该干什么?在会议的现场,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协会请来了优必选科技渠道部京津区域经理李鸿飞向在场的网咖业主们介绍智能机器人在上网服务场所的应用前景。西狗国际董事长林竣同样被请来,希望能够让跨境电商服务与网咖供应链管理结合。主打分销的京东创客平台也在当天晚上的沙龙环节被重点进行了介绍。

整个网咖行业都身处一种迫切需要找到破局点的焦虑状态中,尝试去抓住自己能够触及到的每一根稻草,以期望从中找到一种新的发展模式。这种无头苍蝇似的探索,往往难以真正获得成功,反而会吹起一连串泡泡。

在手游兴起之后,有人提出了做手游吧的概念,并且在线下进行了尝试,并相继推出了2.0、3.0模式。但是,任雪飞却认为这是对行业的不负责任,“两百家手游吧,一点不夸张的说,95%是赔钱的。当我们还在验证单一水吧收入能否收回成本,未成年人进入这个场所该如何约束的时候,却有一批人人提出了手游吧2.0模式、3.0模式。”

任雪飞认为,依靠《绝地求生》把网咖行业的下滑趋势止住,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是一种悲哀,需要行业里的从业者进行反思。“《绝地求生》为什么火,因为《绝地求生》让网吧回到了二十年前我们这个行业产生的源头,就是机器配置,家里玩不了,只能去网吧。但是,在二十年后的今天,还停留在单纯依靠高配置吸引用户的阶段,这是不可以的。”

任雪飞试图通过智慧网咖的尝试找到一条新的路径,但是,在会议现场通过智慧网咖服务号点饮品的嘉宾,却有可能下一次单,连续收到几杯饮品。这样的尝试,在前网咖业主、现游戏代理商李江(化名)看来,对整个行业不会产生太大的作用,网咖就是网咖,很难发展为网络娱乐综合体。

“人们来网咖是为了打游戏的,我如果再开网咖,就主打机器配置,吃喝服务都是次要的,只要你的配置高,就肯定会赚钱。”在《绝地求生》的影响下,很多网咖从业者有了与李江一样的想法,网咖升级潮过后,网吧的环境已经普遍得到了改善,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游戏对电脑配置的要求不断提高,游戏体验将成为网咖存在的最终意义所在,并由此衍生出社交、服务等更多的可能性。

“整个行业不能脱离游戏本身,要围绕游戏做核心文章。《王者荣耀》这么火,就是因为它有社交属性。我们能不能在一个网吧产品中,把游戏的延伸真正发挥出来。而不是说我们就提供设备,能不能提供一种服务?通过社交服务,通过竞赛服务,通过一些其它服务,把真正的游戏场景在网咖里建立起来,而不是说我们去做培训、去做电商。”一名网咖业主在行业会议发言中表示,网咖没办法去和星巴克比,游戏场景才是我们的核心。

《绝地求生》等游戏在社交属性上的增强,在某种程度上正在推动网咖行业出现这样的变化。华勇公布的数据显示,微型网吧、小型网吧的数量正在减少,大型网吧和特大型的网吧也在相对减少,而行业内中型网吧的数量正在增加。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网咖的游戏时间中赋予更多社交的概念,包含更多相对私密游戏空间的中型网咖正在成为行业头部的企业进行资源倾斜的主要类别。

但是,可以覆盖更多人,与电竞概念紧密相联的电竞馆,却不是一个适合普通网咖业主的发展方向。虽然在网咖行业中,电竞馆处于金字塔的顶端,但是,在整个电竞产业链中,电竞馆只是复杂产业链条中的一个部分,与游戏厂商、俱乐部、赛事运营商等组合在一起,才能产生效果,这个投入是比较大的。网鱼网咖创始人黄锋告诉人民创投(ID:renminct),在网鱼的收入中,电竞馆的收入仅占10%,最主要的还是上网收入。

底层玩家的话语权野望

“(2017年)网吧服务用户的规模并没有发生比较大的变化。”郭阳说。搭上电竞的顺风车到底能够给网咖行业带来多少红利,这一点并不能确定,但是能否搭上游戏厂商的顺风车,却会成为影响一家网咖收益的关键因素之一。这也是网咖业主与游戏厂商相爱相杀的主要战场。一方面是“连横”,网咖业主希望通过与游戏厂商合作获得特权来吸引用户,并通过赛事对用户进行更为深度的运营,另一方面是“合纵”,网咖业主又迫切希望通过某种联合,在游戏厂商面前获得更高的议价权。

金亦波2007年加入腾讯负责的是《穿越火线》线下推广和电竞赛事,“周周有比赛,月月有冠军,人人有奖品”是他当时为腾讯百城联赛提出的一个口号。在金亦波看来,这种接地气的联赛才是能够满足网咖运营需求的,通过奖品刺激更多非专业玩家进入到网咖的赛事生态体系中,从而提升用户的活跃度,而不是高高在上的职业化、联盟化的比赛。

在黄锋的理解中,网咖行业与电竞行业的联系在于,“一个是偏娱乐性的,网咖更多的是娱乐,另外一个是偏竞技性的,玩的好的娱乐玩家总要去试一下竞技,就像足球踢的好我们也要试一下(打比赛),不管是锻炼身体,还是娱乐一下。”赛事既是游戏厂商进行游戏推广、电竞布局的一个重要抓手,又是挑动玩家游戏热情的捷径,甚至体系设置规划合理的赛事,可以与现有的电竞赛事体系产生良性的互联互动。

“自己搞比赛,转发十万条微信朋友圈,不如腾讯在游戏中发一条相关链接。”网咖业主希望从游戏厂商处获得的资源是多多益善,而厂商却希望网咖能先自己把猪养起来,再一起去分享最终的收获。金亦波表示,做赛事是需要前期投入的,要先把赛事养起来,用户才会来,然后才有可能得到腾讯官方的认可,拿到更多资源的支持。

做了多年游戏代理业务的李江(化名)的经历说明,网咖和游戏代理商在这个链条中往往会受制于游戏厂商。在《王者荣耀》处于热潮的时期,李江曾试图获得授权,在他所在的地区举办一个线下的《王者荣耀》赛事,却被腾讯告知线下赛事只能是腾讯官方举办。当越来越多的人无视版权在线下举办《王者荣耀》赛事之后,腾讯开放了对赛事举办的授权,而李江此时早已失去先机。

更为重要的是,个体网咖对议价权的丧失,在某种程度上使其成为产业链下游的最后买单者。游戏厂商在不遗余力进行线下赛事布局的同时,其拥有的话语权越来越大,而且还会通过建立网吧的特权体系,使得在不同网咖玩游戏的用户享有不同的游戏加成,将网咖进一步捆绑在自己的战车上,顺之者不一定昌,逆之者却很可能亡。

“有一个LOL(英雄联盟)特权,我不知道是谁出的这个方案,让我感觉特别痛苦,我希望(腾讯)以后再搞这种方案的时候,能考虑到我们这样的业主。”花8800元买下一款游戏的网咖特权之后,等待网咖业主做出决定的是,如果其它游戏也这样售卖网咖特权,自己还要不要买?自己不买,隔壁网咖买了怎么办?对网咖业主而言,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竞争,经过你死我活的争夺之后,还要被游戏厂商“割血”,让自己活得很累。

“网咖特权肯定不是我做的,我是做电竞和市场的。但是,公司有这样一个策略,我们也收到了很多的反馈,形成这种(方案)也不是说故意让网吧死,韩国也有这样的一种模式。我能保证下一次推这种东西,一定是非常非常谨慎的,不会不考虑大家的想法,这是我能承诺的。”金亦波这样回应网咖业主们。

“这么多网咖谁都知道有利可图,但是资源就像大珠小珠落玉盘,没有人能把它串起来。这是中国为数不多的,还没有出现上市公司的零散业态行业(单指开店方面)。为什么串不起来呢?”俞雷打了一个很形象的比方,一口锅里有各种肉,没有人想捞到一块肉就赶快跑,所有人都想着把锅端走,一端锅其他人就都不干了。想端锅的不只行业内的人,本就处于产业链条的末端,网咖行业力量的分散也加深了在与游戏厂商进行议价时的弱势。

通过网咖之间的连锁加盟来实现整个行业的“大一统”,是目前网咖行业体现出来的趋势之一,也被看作是一种抱团取暖的表现。通过加盟拓展,不但能够实现更多网咖之间,共享同一个品牌、会员和管理,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这种加盟连锁,网咖业主们自身能够在行业上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向整个产业链寻求更高的溢价,并且参与到行业规则的制订中去。

对于小的网咖创业者而言,在网咖行业中进行的“合纵”,也是一次潜移默化中的“削藩”,当质变引发量变时,也可能会演化为一种不可逆的大势。但是,加盟大的网咖品牌也不一定意味着从此就高枕无忧,“很多人加盟网吧连锁之后,业绩确实会有提升,但那是通过换设备、换装潢换取来的暂时的提升,不见得合理,多赚的钱甚至还不够填补换设备的成本。”波点电竞老板吴立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整个网咖行业的业态并没有最终确定,网咖是成为小而美的游戏胜地,还是成为青年文化消费胜地,一切都未可知。可以确定的是,无论风向怎么吹,这个行业都并不是蓝海,残酷的优胜劣汰始终会存在,并将继续下去。

(责编:李威、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