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福蓉科技销售疑云:“创收”两亿大客户由股东控制

沈玉洁

2018年02月13日08:09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近日,四川福蓉科技股份公司(以下简称“福蓉科技”)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书,向A股发起冲击。据披露,本次IPO,福蓉科技计划募集资金3.8亿元,用于高精铝制通讯电子新材料及深加工生产建设、研发中心建设以及补充营运资金。

公开资料显示,福蓉科技主要从事消费电子产品铝制结构件材料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业绩方面,2014年至2016年和2017年1-6月,福蓉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64亿元、6.3亿元、7.81亿元和4.05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89.55万元、2881.15万元、4711.62万元和3723.94万元。

由此可见,福蓉科技报告期内的业绩呈现显著增长。然而,记者发现,福蓉科技的销售业绩尚存疑点。

“两亿元”大客户说变就变

据披露,福蓉科技的客户集中度较高,大多为终端品牌商或代工厂商。数据显示,报告期内,福蓉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总和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6.88%、73.19%、76.78%和84.51%。

对此,福蓉科技表示,公司形成相对集中的客户结构主要是由于公司实施围绕大客户开发的市场战略,积累了一大批包括三星、比亚迪、石狮通达在内的核心客户,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客户群。

然而,记者发现,福蓉科技报告期内的大客户关系并不稳定,变动较大。

福蓉科技提及的比亚迪、石狮通达等核心客户均是从2016起才开始成为福蓉科技的前五大客户,并且一跃成为公司最大的两个客户。

招股书显示,2014年和2015年,福蓉科技的第一大客户是惠州市南铝铝业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州南铝”),销售额分别为9221.42万元和23130.7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1.23%和41.01%。

但蹊跷的是,时间到了2016年后,在2015年“贡献”两亿元销售金额的惠州南铝已经消失在了福蓉科技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之中。据披露,福蓉科技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分别向惠州南铝销售型材达2579.01万元和396.14万元。

福蓉科技向惠州南铝销售金额的变动不禁让记者产生疑虑: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金额缘何骤升骤降?2015年出现的两亿元销售大单是否真实?

三位前职工搅动风云

蹊跷的是,随着记者的深入挖掘,惠州南铝的背后渐渐出现了福蓉科技三位前职工的身影。

企查查显示,惠州南铝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由两位发起人共同出资。其中,自成立至今,张晓凡一直是惠州南铝的股东和监事,持股比例为50%。

张晓凡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张晓凡是惠州市嘉骏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嘉骏华”)的三个合伙人之一,承担嘉骏华近64.6%的出资。另两位合伙人为张晓凡的配偶钟然先和另一位“关键人物”梅晓刚。

招股书显示, 2015年12月,嘉骏华通过认购新增注册资本的方式成为福蓉科技的股东。一年以后,2016年12月,福蓉科技股改。福蓉科技以审计过的账面净资产为基础,折为股份公司股份35000万股,其中,嘉骏华持有1019.13万股,比例为2.9118%。

如此一来,张晓凡等人通过嘉骏华间接持有了福蓉科技的股份。

福蓉科技招股书披露,2016年9月至2017年5月,梅晓刚、张晓凡、钟然先在已持有福蓉科技股份的情况下,曾就职于福蓉科技。

虽然惠州南铝与福蓉科技的股东嘉骏华有相关关系,但是由于福蓉科技和惠州南铝并没有直接持股关系,且嘉骏华在福蓉科技的持股比例未达到5%以上,因此,福蓉科技未将惠州南铝纳入关联方。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东张晓凡成为福蓉科技股东的这一年(2015年),注册资本仅有100万元的惠州南铝为福蓉科技贡献了“前所未有”的超两亿元营业收入。随后一年,惠州南铝的销售金额又开始骤减,2016年,福蓉科技对惠州南铝的销售金额仅是2015年销售金额的十分之一。

这是巧合?还是说相关方惠州南铝在“帮助”福蓉科技粉饰业绩?这些问题令记者倍感疑惑。

“两亿元”大客户惠州南铝与福蓉科技的“缘分”还不止于此。

企查查显示,另一位“关键人物”梅晓刚,即嘉骏华的三个合伙人之一,曾是2017年6月设立的福蓉科技惠州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7年8月24日,梅晓刚离职以后,惠州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才正式变更为郑俊。

更为蹊跷的是,福蓉科技的惠州分公司的注册地址曾与大客户惠州南铝的注册地址一致,均位于惠州市江北21号小区建景丽格公寓1930号。虽然企查查显示的地址名称略有差异,但是据记者查询地图,两个地址确实位于一处。

2017年8月24日,在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同一天,惠州分公司的注册地址也由原来的惠州市江北21号小区建景丽格公寓1930号变更为惠州市麦地路67号A栋401房。

看来,报送申报稿前(2017年12月20日报送申报稿),福蓉科技是“铁了心”要和惠州南铝撇清关系,将这个客户摒除在关联方之外。

福蓉科技的分公司与大客户惠州南铝共用一个营业场所,究竟二者本是“同根生”还是另有关联?福蓉科技和惠州南铝之间的销售关系是否真实存在?记者未能在现有的资料中找到更多的答案。

就上述问题,记者也向福蓉科技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福蓉科技尚未回复。

(责编:李威、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