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创业者被捧上神坛,谁来平息他们身后的滔天洪水?

李威

2018年01月31日08:16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有的人本可以在小河里平常度日,是外力把他们推进了波浪滔天的海洋。”《生于80年代》这篇文章的组局者程苓峰在一篇名为《一个记者对一个亡者的交代》的文章中这样写道。在此之前,作为2006年那场饭局主角之一的茅侃侃在家中去世。程苓峰的反思因此而发,也可以被看作是一次对创投圈现状的追问:当一个风口被吹起,创业者在风口上排排站,是应该沾沾自喜,赞美智慧与资本的宏大伟力,还是应该担忧之后会不会带来滔天的洪水?

杀君马者道旁儿

去世之前,曾经的80后创业者代表茅侃侃的最后一个职位是万家电竞CEO,这是一个因种种复杂原因而并没有做成功的电竞公司。甚至可以说,茅侃侃在经营万家电竞的两年时间里,经历的更多是挫折和失败。

在全资收购隆麟网络、快屏网络两家主播经纪公司失败,“Astro12”女团解散之后,万家电竞的经纪业务基本宣告失败。在传媒业务方面,万家电竞曾经与中国教育电视台、优酷、永乐票务等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计划推出亚文化类节目和线下演艺业务,但均不了了之。在游戏研发与发行业务上,万家电竞的自研游戏杳无音讯,代理发行的两款游戏也因游戏开发商倒闭而终止。

往前追溯茅侃侃的创业经历,从Majoy离职之后,他先后追逐过移动医疗、互联网出行两个风口。这两次创业的经历被茅侃侃评价为,“虽然追上了风口,但那是股阴风。”甚至,在茅侃侃后来担任副总裁的GTV项目中,媒体报道的1400万利润,也并未得到投资人的认可。GTV的投资人周旭辉向媒体表示,这个项目让他承担了超过一亿元的亏损。

虽然创业路途多舛,茅侃侃却并未摆脱其头上早早戴上的那顶“80后创业者代表”的王冠,因为“人的心理总是这样,特别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如不冠以‘神话’二字就没人会往下看。” 茅侃侃在他的《在那西天取经的路上》一书中写道。就像他认为的那样,如果身上没有“80后创业者代表”这个标签,茅侃侃的创业失败,甚至他的死亡或许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某种程度上,标签也意味名气、流量和资本。在因经营情趣用品店“泡否”走红后,马佳佳陆续拿到了600万投资;在登上创业真人秀节目《爱拼才会赢》之后,余佳文的超级课程表获得了红杉资本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孙宇晨则成为中国90后创业领军人物,是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李昕泽成为00后CEO之后,他创办的崇才科技再也不是那家与“sunshine”女团合作的“过家家”似的公司,而真正成为与小米、阿里一样的正规公司。

从《生于80年代》开始,茅侃侃、李想、高燃、戴志康们的80后创业者的标签,又变成了马佳佳、余佳文、孙宇晨、余小丹们的90后创业者的标签。如今,这个标签被00后CEO李昕泽从一些“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手中接过。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在欢呼与掌声中,走向了失败或衰落。

谁鼓吹?谁坐庄?

如今的创业圈马太效应更加明显,资金和项目都在向头部的投资机构集聚,创业者需要“神话”的加持以从众多项目中脱颖而出,获得更多头部机构关注,从而让自己的创业过程事半功倍。“我们这种初创公司,说白了还是太low嘛。只能靠老板狂出台,狂做PR,才能吸引投资者注意,不然我们靠什么跟大公司们拼? 3个月没动静,就被干死了。”孙宇晨这样对媒体解释他为什么致力于PR自己。

同样的,资本也需要占有“神话”光环的创业者和项目,来衬托自身目光的独到,为自己贴上属于资本圈的“神话”标签,从而获得更多创业者的推崇,让自己的投资事业事半功倍。甚至有知名投资人直言,“创业者如果没有当网红的能力,就不要创业了。”甚至,有投资人选择了将自己打造成网红,转而为自己投资的项目代言,不惜说出“两年才能赚回来(投资)的,这个商业模式就是庞氏骗局”这样的大话。

现在丰富的媒介渠道则成为路边最大声的鼓吹者。茅侃侃、李想因程苓峰组的局成为80后创业者的代表,马佳佳、余佳文在媒体的起哄声中成为90后创业者的代表,00后CEO李昕泽的走红更是要感谢媒体在猎奇心理下一哄而上的报道。对于媒体而言,“有棱角、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他们,是实现一个记者野心与名望的绝好素材。

也正因此,当创业者、投资人与媒体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个年少有为的创业明星被打造出来,一个个风口被资本和新闻稿堆积出来,更多的创业者排着队准备成为被吹上风口的猪。创投也在一个个唾沫翻飞的庄家口中,成为一步登天的走向财富自由的高速公路,一面制造着财富神话和估值奇迹,一面留下一地鸡毛,无人清扫。

正如周鸿祎在微博上对00后CEO新闻的评价,“17岁的孩子,无知无畏,狂妄自大,做的东西没有创新也没特别的,一干媒体成人就是围观看热闹,不知道点醒他,推波助澜让孩子真以为自己很牛、心态膨胀,对孩子毫无帮助,也害了孩子。”

不是死于饥饿,而是死于欲望

在今年的贵州省两会上,贵州省政协委员、亨达科技集团董事长连灶华呼吁,在引导青年创业前先讲讲创业失败的案例,“别一上来就是马云成功的故事”,因为如果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轻易选择创业这条路,“过程太苦了”,还因为很多人在不计成果地选择“自杀性”创业。

Kiip的联合创始人Brian Wong在《华尔街日报》专栏写下过这样一段话:“创业的人都以为自己会像甲骨文公司创始人埃里森一样,能拥有两个热辣的妹子、一艘游艇和一架直升飞机,从此踏入幸福的人生。但现实却是,即使他侥幸创业成功,接下来也很可能是年纪轻轻就烧光积蓄,失去资本市场的信任,落入万劫不复的平庸。”

太多人看到了妹子、游艇和飞机,纵然应该尊重创业者奋力一搏的勇气,不以成败论英雄,也需要考虑到创业受挫的人是否可以轻松地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大家都知道,创业鲜有人成功,更多人将走向失败。但却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让他真正承认自己的征途不是星辰大海,而是门口流过的那条小河。

很多时候,像茅侃侃这样被贴上标签的创业者更像是资本胯下的那匹骏马,伴随着媒体的鼓与呼、贬与责,被肆意驱驰,历尽炎凉之后,产生与茅侃侃一样的感叹,“看了太多的神话,往往就会自以为是那孙悟空,却发现这个世界不是西游记,最后,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但更多情况下,是创业者被标签设限,即便自己不愿意,也还是过早地背负上了与自身能力并不匹配的盛名,并为之所累。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有时候,承认自己能力的不足比咬牙硬撑更需要勇气。

(责编:李威、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