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弗拉明戈资本创始合伙人娄中燚:自媒体投资与创业要有“正确打开方式”

文|记者 陈键

2017年12月29日08:32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1999年10月的一天,“互联网大帝”孙正义遇到了他投资生涯的中的一个关键的时刻——一位长相清瘦、眼睛闪闪发亮的创业者正在陈述,他没有多少钱,团队也不是太大,但对互联网却有“疯狂”的想法。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孙正义想起了杨致远(雅虎创始人),因为他们的眼睛流露着同样的热情与力量。6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孙正义有了答案:一定要投。

这一瞬间的决定造就了投资产业与电商产业的双“传奇”:多年之后,孙正义与这位创业者分别在自己的国度登上了首富宝座。这是孙正义与马云第一次见面时发生的故事,也是投资界中创投双方惺惺相惜、“英雄重英雄”的经典镜头。

在创投生态中,投资人与创业者就像作用于同一物体的两种力,相向而行则事半功倍,背向相动则事倍功半。作为曾经的创业者、现在的投资人,弗拉明戈资本创始合伙人娄中燚既品尝过创业的激情与艰辛,又感受过“福至心灵”时的投资喜悦。现在,他主要关注的是围绕自媒体商业生态的投资机会。

对于这个正不断制造热点、快速成长的新兴领域,作为产业投资人,娄中燚有着不一样的视角、独到的商业价值判断。

在离北京三里屯不远的一间高层靠窗办公室里,一方木桌,几杯清茶,娄中燚娓娓而谈。

甘当配角,投资人有时要稍微“糊涂”一下

“难得糊涂,”这是创投记者采访时收获到的一个有意思的关键词。作为必须经常考虑资金使用效率的基金掌舵人,娄中燚的逻辑是什么?“我所从事的是VC(风险投资)行业,VC还有一种解释就是维生素C。VC是给大家补充营养的,但是大家没有办法拿它当饭吃。”

在他看来,投资人与创业者“天生就是一对矛盾”:投资人是用已知来做判断,创业者恰恰享受的是探索未知的过程;大家对未来其实都只有一个模糊的判断,都是根据自己的知识体系来做一个决定。

“所以,投资人一定不要用力过猛,有的时候可以稍微糊涂一下,”他说:“我们的作用只是扶人上马,最多再送一程。”在他的观念里,在创业公司,投资人永远是配角,一定要让创业团队当主打,两种角色是没有办法互换的。

娄中燚提出了两种角色和谐相处的办法,在战略层面,双方一定要达成一致,因为这是开始合作的前提;在战术层面,分歧再大也没有关系,大家可以讨论,投资人可以在行业判断、阶段性任务等方面提到自己的想法;重要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后,要有劲往一处使,提升执行能力。

他说:投资后,我会把我所有的体系内资源、社会资源都对接给你,然后我帮助你去发现管理中的问题——我提前告诉你,创业未来有哪些坑要规避;公司制度建设上要规避哪些问题,包括股权设计,员工激励等层面。

“等到差不多你把我这些东西都吃透了,我就可以走了。”

不过,“稍微糊涂”不等于放手不管。“我们一起吃饭喝酒是经常的事,但是,公事还是要公办,在公司开会,我们同时很严肃。”

他非常看重创业者的能力与素质。“人是创业过程当中最不可控、变数最大的因素,也是决定项目命运的最重要的因素。”他介绍:选项目时,我们是把人的因素放在第一位。

他的观察是,现在的世界500强企业,绝大部分的主营业务都跟创立时有很大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人的因素,第一批创业元老所积累起的企业文化,会一直伴随企业成长。

娄中燚希望他的投资项目能少而精。“广撒网的行为是赌概率,一年投一百家公司,你怎么管?”

他所欣赏的一家美国投资公司,在中国十年只投了八家公司,但他们会把投后管理做到极致,带来的结果是十年平均内部收益率超过70%。

“我习惯是花大量的时间和创业团队待在一起。投完的项目,我甚至会花一两个月的时间,每天到创业公司去上班。”

认清现实,创业者要下定决心打好硬仗

“坚持、拼博”,这是娄中燚针对创业者提到两个关键词。娄中燚说,“创业是一生的事业,不能只争一天或一个月,开始前要做好思想准备,要有一生只做一件事的态度。”他认为,相比缺钱缺资源,对创业者而言更大的痛点是在个人思想准备上,因为有的人遇到困难会退缩。

“我觉得无论怎么样,你做什么样的创业,一方面要看到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还一条是不变的是你一定要坚持。”

他首先提醒,中国创业市场的竞争很残酷,竞争的方式也不太一样,“在美国,不会出现‘千团大战’的局面”,在国内,每个细分领域只有前三名活得比较好。

市场残酷的另一面是“风口变换得很快”。“现在很多创业者问我下一个风口在哪里,我说我不知道,我认识的人也都不知道。我刚做投资时,是几年一个风口,后来是一年一个风口,现在是几个月一个风口。我觉得现在的创业生态中没有风口可言,不会出现‘风来了,猪都会飞’的情况。”

理由是“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到了下半场”。他看到的区别是:上半场有流量红利;下半场没有流量红利。“在没有流量红利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创业团队,都不能轻易说自己有什么核心优势,也不能说自己有别人没有的资源。”

在到互联网下半场,“市场就是拼出来的。”他拿出的是王兴创业的例子:美团成立时,正处于上下半场交接周期,时机并不是最好,但王兴有狼性,能打硬仗,虽然公司主要子业务都身处“红海”,但大多位居细分行业前三名。

王兴是在连续创业之后创立的美团,这又一次印证了娄中燚的理念——“坚持是创业的真谛。”

就目前的环境,他并不认为一阵风就能将创业者带向成功。“风口很快会变,如果你不坚持,可能项目很快就会死掉。如果你坚持一下,与时俱进,可能就能抓住新机会。”

娄中燚还透露了早期投资人的观察要点:“投的项目首先肯定要符合我们对大势的预判,剩下的主要是‘看’人。”

为了看清人,“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和创业者在一起,看他究竟是不是适合创业。”还有一个有趣的看人“窗口”——

“在融资过程当中,很多创业者在性格上的弱点很容易暴露出来,尤其是谈判不那么顺利的时候。我们最终做决策时也会把这当作一个参考依据。”

不过,任何人都会有缺点,都会有弱点,“如果你的性格当中某些方面有问题,弱势明显,那就要看合伙人能不能弥补。”

他看到:马化腾比较内向,但腾讯团队中的“五虎上将”,有人很外向,关键时刻能冲到前面。“性格上的互补特别重要,这是我们看中的团队价值。”

娄中燚有自己的投资“铁律”:不投没有联合创始人的公司,如果你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可能就不会考虑了。

自媒体创业者,要在时代变化中找到存在感

自媒体创业生态,是娄中燚目前聚焦的重点。他认为,作为媒体新形态领域的从业者,自媒体人要认清自身的价值,要看到未来的商业机会。

“很多自媒体网红跟我聊天时说:‘我们整天忙来忙去,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找不到时代的存在感。”

娄中燚通常会提到,“你们是在帮助企业塑造品牌,是社会化营销当中的一环,任务重要而艰巨,社会意义重大。这就是自媒体人的存在感。”支持这个观点的背景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现在,人人都有发声的机会,这会让企业的营销方式发生巨变。”

提到创业的艰辛,他宽慰道,创业公司不一定要做到上市才叫成功——最起码创业公司创造了很多就业岗位,为国家经济注入了新活力;自媒体行业的创业公司与其他互联网细分行业一样,任重而道远,需要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在广告、电商和内容付费等变现方式上取得突破。

作为自媒体生态投资人,他同样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通过投资,我们以金融为手段,整合了社会化营销资源。”

不过,在具体的投资结果中,“我们没有投过单个的自媒体网红,”他介绍:“我们所有的项目都具有平台属性,它们的商业化能力非常强,会帮助自媒体网红去变现。”

他直言:“单个的网红的生命周期是有限的,这是一个事实;平台类公司才有可能成为独角兽。”他举例,“像逻辑思维这样的平台公司,商业化做得非常好,估值已经到了几十亿的水平,成为独角兽是大概率的事情。”

对于自媒体产业的整体前景,娄中燚持乐观态度,“在做投资之前,我们是做过很多研究,保守估计,五年之内自媒体广告收入会突破一千亿人民币,这还不算电商和内容付费收入。”

在采访中,娄中燚提出了一个包含自媒体在内、定义更宽泛的“新媒体”概念。他认为,商业社会永远都会有新企业需要塑造品牌,新媒体的价值会永远存在。他关注到另一个变量是技术: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应用将会大大改变新媒体的生态。

“所以——从大的领域来讲,我们将持续关注新媒体,新媒体这条路一定可以走得很远。”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