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对比海外母基金:中国母基金的自我追赶路径

2017年11月21日08:24  

上世纪60~70年代,海外母基金诞生并开始进入投资人视野。截至2016年,全球母基金(含二级市场)总募资额高达260亿美元,创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新纪录。

从零开始到规模爆发,如今海外母基金各运行机制已经非常成熟。2000年左右,母基金也于中国正式发起。与海外相比,国内母基金目前仍处于早期,面对海外母基金展现的强大实力和美好前景,我们应该如何接轨,取长补短,从而让自己也跻身高速发展轨道呢?

海外母基金发展史

海外私募股权母基金最早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

美国第一批私募股权母基金,往往通过帮助保险公司等大的机构投资人,把一部分钱配置到VC/ PE领域做资产配置,进而开创了母基金这种资产配置模式。

随着时间推移,基于美国私募股权行业的快速发展,上世纪90年代迎来了母基金最辉煌的发展时期。如今,母基金成为了私募股权行业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与资金来源之一,这种投资形式成为众多机构及个人投资者配置私募股权资产的首选。

对于投资者而言,投资母基金能更高效地实现多元化分散配置,从而降低风险。不仅如此,私募股权投资需要投资领域、金融、法律等非常专业的知识、技能和经验,如何对基金进行尽调对普通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所以专业的事应交给专业的人。基于这些考虑,母基金逐渐获得投资者的认可和喜爱。

海外母基金的发展与整个私募股权行业的演变息息相关。20世纪60年代的兴起,80年代的蓬勃发展,以及21世纪进入黄金时期,都为母基金扩展打下基础。根据Preqin预测,全球私募股权母基金市场规模高达3810亿美元。截至2016年底,母基金在管资产规模在整个私募股权行业的占比约为13%,主要集中在欧美等资本市场发达的国家。

海外各运行环节特征鲜明

目前海外母基金已经相对比较成熟,在各运行环节上也都形成鲜明特征。

首先,资金来源上看,海外母基金的投资者背景呈多样化,主要为养老金、捐赠基金、银行、主权基金、家族办公室等机构投资者,也包括高净值人士类个人投资者。

其次,在资产配置上,大多数海外母基金通过多个维度去实现分散配置,包括跨地域、跨行业、跨策略(并购、成长资本、风险投资、特殊情况投资、不良资产投资、夹层投资、直接信贷等)、跨年份、跨类型(一手份额、二手份额及跟投),投资于多个基金经理,最大化地分散投资风险。宜信创始人、CEO,喆颢资产董事长唐宁表示,“其实,目前国内母基金已经开始借鉴这样的做法。例如我们的私募股权母基金也同样秉承四分散的配制策略:配置于不同阶段、不同行业、不同策略、不同类型的基金,充分分散风险,做好母基金管理,而不是追逐热点。”

第三,根据尽调流程,海外母基金会全面综合地评估潜在标的基金,关注点包括团队(背景、技能和利益分配)、投资策略、历史业绩、投资流程及法律条款等。唐宁指出,“在一定的配置策略下,母基金提高收益的主要办法就是要选择行业内前25%的基金。”

第四,投后管理方面,海外母基金积极地管理资产组合,定期与被投基金及其他投资者沟通,为标的公司提供业务发展上的支持,在关键议题上为被投基金提供建议,并通过在有限合伙人咨询委员会上的席位在重大问题上发挥影响力。这个过程中,对各个管理人数据的处理和分析能力是为投资者带来价值的核心。

第五,退出管理方面,海外母基金通过标的基金的项目退出而实现现金分配,同时也会定期评估现有资产组合的表现,主动通过二手份额交易市场出售份额而实现退出,优化资产组合。

海内外四大方面存差异

而与海外相比,尽管国内母基金尚处于早期阶段,但已显现了以下四个方面的区别。

第一是资金来源。国内大多数投资的资金来源都是政府引导基金或是政府下的投资平台,以及国企的投资公司。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或财富管理机构,也会将一部分高净值或超高净值人群的资金带入母基金,但比例非常低。而海外母基金的资金主要来自机构投资者的长期资金,例如养老金、家族办公室等。资金来源的差异导致风险收益需求、期限需求、跨生命周期需求的差异,进而决定了母基金的投资策略和投资周期。海外一般存续期10~15年,国内一般是在10年之内,有的在7~8年。

第二是投资策略。成熟市场的私募股权涵盖多种策略,包括并购、成长资本、风险投资、特殊情况投资、不良资产投资、夹层投资等。投资者可以根据自身不同的风险偏好和回报预期,选择适合的投资策略。唐宁指出,“海外市场的并购投资是私募股权市场占较大比例的部分,因此母基金通常也对此类基金予以较大比例的配置。”

第三是投资领域。海外母基金的投资领域丰富,可以锁定某个国家地区和某个行业,也可以跨某个地区和跨行业。但目前国内人民币母基金的投资标的还比较单一,PE/VC基金的成熟度也还有待加强,还无法完全完成母基金的分散投资、资产配置需要,更无法为投资者提供靶向解决方案。

第四是退出机制。唐宁表示,“海外私募股权市场的退出机制成熟,项目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实现退出,包括出售给战略投资者和其他私募股权基金、二手份额市场的交易以及IPO,然而国内母基金退出机制亟待发展。”

接轨海外的主要路径

当然,用新兴市场与成熟市场相比,差别难免较大。如何吸收海外成熟经验,走出自己特色的母基金之路,也是目前管理人最希望达到的目标。在这当中,人和团队的因素都是关键。

国内母基金想达到海外母基金的成熟程度,首先是资金和资产相匹配,要为对的人提供对的产品。母基金管理人要充分了解投资人,更要让投资人充分了解自己。其次根据母基金的业务本质锻造行业专业能力、提高行业专业水准、履行行业专业责任。基金是专业性很强的行业,要打造有利的市场竞争环境,制定有利于市场竞争的规则,让真正优秀的母基金管理人脱颖而出。

唐宁指出,“要提升与海内外一流基金管理人达成合作的能力,顶级VC/PE基金一般都处于超募状态,会谨慎筛选适合自己的LP和长期合作伙伴。由于容量有限,这类优质基金具有明显的排他性,往往只和少量优秀的机构投资者合作,不面向个人合格投资者;且在起投金额、专业反应、机构稳定性等方面有着较高的投资门槛。在资产全球化的当下,国内财富管理机构不仅需要帮助投资人把握国内的优秀投资机会,更需要建立起以价值投资为导向的全球资产配置能力。而全球化的专业团队建设是实现上述能力的关键”。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