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重注押宝科技 孙正义眼中的新风口在哪

2017年11月20日08:14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软银集团CEO孙正义19岁时曾写下一份人生规划:20岁创立自己的公司;30岁赚到上亿美元的钱用于投资;40岁选一个重要的行业,并在这个行业中取得第一;50岁实现梦想,公司收入超过100亿美元;60岁把接力棒交给接班人。

  这份人生规划已基本兑现。

  他是草根企业家,经营软银30多年,构建无人能及的IT帝国。

  他是疯狂冒险家,在互联网泡沫期,投资雅虎,6分钟决定入股阿里巴巴。

  他是“时间旅行者”,每一次都精准地站上了科技浪潮的风口。

  今年孙正义刚好六十岁,理应规划退休,不过他表示:“我曾经考虑在我六十岁的时候不再担任CEO,但是现在看来我还十分年轻,因此还有继续干下去的动力。”

  不愿退休的孙正义看到下一个风口了吗?从他近期的一系列投资布局和言论或能看到线索。

  11月13日,优步宣布董事会批准由软银牵头的财团购买公司的股份,如果达成最终协议的话,软银将向优步总共投资约100亿美元,成为这个全球第一大独角兽公司的大股东。而据媒体报道,孙正义近期反复强调,超级人工智能即将来临,且早于大多数人的预期。

  重注押宝科技

  对于60岁把接力棒交给接班人然后退休的规划,孙正义显然反悔了。

  2016年6月,软银集团在股东大会前突然宣布,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尼克什·阿罗拉正式辞职,外界猜测此举与孙正义不肯退休,阿罗拉上位无望有关。

  孙正义非但毫无退休之意,而且越战越勇。

  2016年10月软银宣布计划成立千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目标是未来10年内创立全球最大科技投资机构之一。

  2017年5月,软银与沙特联手完成了第一期930亿美元基金的募集,使之成为史上最大股权投资基金,从基金体量上相当于4个银湖资本和15个红杉资本。

  据悉,愿景基金的投资更关注将来成长迅速的初创企业,几乎覆盖了共享、无人驾驶、虚拟现实、癌症检测和基因诊断、人工智能机器人、室内种植、物联网等各个最热门的前沿科技领域。大部分投资将寻求占股20%到40%,这意味着愿景基金会成为初创公司最大的股东及董事会成员,将与公司的创始团队一同介入公司的发展策略的制定。

  软银愿景基金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公司内部风险投资部门,软银之于愿景基金的角色,更像是一个标准的基金管理人(General Partner),其计划募集的千亿美元资金大部分来源于背后的“金主”有限合伙人(LP),包括沙特和阿联酋的国有投资基金以及苹果、高通、富士康和夏普等科技巨头。

  与普通风险投资和并购基金以股权形式展开融资不同的是,孙正义设计了一种独特的结构,外部投资人在进行股权投资的同时提供大笔贷款。这些贷款将采用优先债的形式。例如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投入450亿美元,其中只有170亿美元为股权,剩余约280亿美元以优先债形式存在,阿联酋Mubadala投资150亿美元中股权投资不到60亿美元,只有软银自身投入的280亿美元全部为股权形式。虽然优先债持有人最终可以拿回本金,但只有股权部分才能获得投资回报。

  目前愿景基金筹集完成的930亿美元资金中,约有440亿美元是以优先债形式存在,软银承诺这部分的年息票率为7%,即在该基金的12年存续期中,作为基金管理人的软银每年需要向债权人支付高达30亿美元的利息。

  此外,当该基金的年回报率超过8%之后,作为基金管理人的软银将从超额部分中抽取20%分成,这也是私募基金行业的通行标准。除此之外,该公司还会根据资本承诺收取0.7%至1.3%的管理费,不同投资人支付的比例有所差异。

  由于愿景基金所投资的标的大多数以初创公司为主,因而并没有可靠稳定的现金流产生,所以每年30亿美元的利息支出是一笔不容忽视的小数目,同时软银自身的投入都是以股权形式存在的,意味着软银将面临最大的风险敞口,但与此同时也有可能获得最大的收益。

  为了应对现金流断裂的风险,软银开始和愿景基金也进行了一系列的资产售卖举措。例如此前以软银名义40亿美元投资的5%的Nvidia股份,现在已经转移到愿景基金下。同样,软银此前以300亿美元收购的ARM,也向愿景基金出售了25%的股份。此外,软银还计划将Guardant Health、OSlsoft这些投资也纳入到愿景基金旗下,这些相对成熟且能产生收入和现金流的公司,将帮助愿景基金偿还部分债券利息。

  愿景基金的创立是由于软银坚信,下一代信息革命正在来临。而要建立起实现这一目标的业务,需要前所未有的长期投资。此外,软银集团的全球化、规模化运营经验,及其已有的业务组合将帮助被投资公司加速发展。

  软银过去18年高达44%的年化回报率得益于对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的投资所取得的丰厚回报,这也让孙正义充满信心并且相信自己拥有预测未来科技趋势的独特能力,“人生只有一次,我希望高瞻远瞩。我不想小赌怡情”,他本人也已经为这场赌博做好了准备。

  影响硅谷格局

  孙正义千亿美元的大手笔已经开始布局。

  在过去的一年里,为了让那些最具创新性的公司能够站稳脚跟,孙正义的投资策略已经大幅影响硅谷的金融格局,并与传统硅谷投资人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一些人认为孙正义的投资愚蠢地推高了初创公司的估值,从而推迟上市时间。

  根据来自Pltch Book的数据,2016年软银在硅谷进行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总额约为336亿美元。支持者表示,孙正义或希望在科技行业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哪怕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目前该科技投资基金已经获得了超过30亿美元的利润,根据估值计算,过去的5个月内回报率大约为22%。

  2017年10月,孙正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又放豪言:“之前成立1000 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只是开胃菜,软银集团未来几年将会在科技领域募集投资8800亿美元。”

  美国调查公司CB Insights的一份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的风险投资总额为1077亿美元,这才与孙正义的第一支愿景基金的规模基本相同。而8800亿美元将会采用新机制,每隔二至三年相继成立“愿景基金2号”、“3号”、“4号”来一步步扩大规模。

  据美国科技媒体报道,日本软银集团正洽谈募集二号科技投资基金,规模将超过此前推出的930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但目前谈判还处在初级阶段,还不清楚谁将投资。

  孙正义始终认为科技行业正处于另一个剧变和变革时期,那些在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领域进行重大投资的人,将获得最大回报。

  “有人说我花钱太多,但我认为这还远远不够,未来5年甚至更久会依然以这种速度投资,显然现在的程度只是一个开始。”孙正义说。

  青睐共享经济

  科技行业范畴太广,从更微观来看,孙正义对共享出行领域的关注市场有目共睹。

  知情人士称,他希望建立一个锁定重要市场的全球打车公司网络,或许能够在未来20年或30年控制汽车车队,协助掌控人们的出行方式。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软银已经成为中国滴滴出行、印度Ola、东南亚Grab、巴西的99Taxis这几大共享出行平台的投资人,这些企业都是全球不同区域的领头羊,这也使孙正义获得了“全球最激进共享出行服务投资者”的称号。

  11月13日,优步宣布董事会批准由软银牵头的财团购买公司股份的决议,不出意外的话软银又会向优步投资100亿美元,成为优步的大股东,持有至少14%的股份。

  此前孙正义在发布会上表示如果与优步的谈判不顺利也会转投优步的主要竞争对手Lyft。业内人士称鉴于此前软银的投资经历,他也有可能同时投资优步和Lyft这两家公司。

  英国《金融时报》称软银集团此举是为了能够在美国市场有更大的影响力。在美国参投共享出行领域的同时,奋力巩固软银在美国电信和电缆领域的项目。

  孙正义表示共享出行领域的服务将会在共享经济和自动驾驶领域中占据更为重要的战略地位。美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而且也是最重要的市场,所以软银非常感兴趣。而且通过把业务范围扩大到Uber或Lyft,软银可能会帮助确定该行业采用自动驾驶技术的方向,“这项技术一定会到来,届时这种共乘业务将变得更加重要”。

  今年7月,共享单车公司ofo也与软银方面有接触,称滴滴与软银或将以10亿美元的金额入股ofo。

  除了出行领域,软银在整个共享经济赛道上已经处于全面领先状态,酒店住宿、联合办公、生活方式等各个方面都有所涉猎,金额可能已经达到百亿。

  2015年,印度中小酒店整合平台OYO Rooms获得了软银领投的1亿美元融资。数据显示,OYO的业务已经发展到70多座城市,旗下房间数量超过1.2万间。外界认为,OYO在当地已经是Airbnb的强劲对手。

  今年8月,美国的联合办公空间Wework拿到由软银集团和软银愿景基金共同投资的44亿美元新一轮融资。Wework于2010年在纽约成立,向客户出租较为开放、方便沟通的办公空间,面向小型企业和创业者,也包括大型企业。在今年7月完成7.6亿美元的融资后,Wework以2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五大初创科技公司之一。

  预判人工智能

  除了共享经济,对人工智能,孙正义也有自己的见解。

  当业界讨论的议题停留在AI威胁论时,孙正义却在各种不同的场合公开表露他对AI的“狂热”。他多次强调“奇点”是真实的,并且预测“奇点”在本世纪肯定会到达,而那时人工智能将进入不可逆转的大发展阶段,并会大大超越人类。“奇点”就是人工智能超越人类大脑的突破点、过渡点。

  目前,软银对“超级AI”的布局已经全面展开。2012年初,日本软银收购了法国Aldebaran机器人公司78.5%的股份,并以此为基础成立了软银机器人控股公司(SBRH),开始发展机器人事业。

  软银的机器人帝国拥有机器人以及人工智能方面可以相互协作和支持的多个子公司,技术与资源都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说是智能机器人领域的巨人。

  SBRH先后发布了三款人形机器人,又在今年6月从谷歌手中收购著名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和日本人形人工智能领域的佼佼者Schaft。

  但是人工智能行业并不都是顺风顺水。SBRH在今年3月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对于收购这个回报不明的项目,孙正义的态度是:“目前仍然有许多问题是无法依靠人类的能力来解决的,智能机器人将成为信息革命下一阶段的关键驱动力。到2040年左右,智能机器人的数量会超越人口的数量,市场前景非常诱人。我们愿意为先进动态机器人技术提供支持,并探索出能让生活更轻松、更安全、更丰富的应用。”

  此外,物联网作为通往超级AI的必经之路,也是孙正义最感兴趣的投资领域之一。从2014年开始,他在多个场合的演讲都提到物联网的重要性。

  截至目前,软银已经在该领域完成了三笔大的交易,分别是320亿美元投资了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40亿美元投资了芯片公司英伟达、2亿美元投资了新型农业技术公司Plenty。

  随着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的热潮,英伟达在自动驾驶汽车、虚拟现实等新兴行业展露头角。过去一年里,英伟达致力于深度学习的计算系统解决方案,极大推动了语音识别、机器视觉、虚拟助手、自动驾驶等领域的发展,股价翻倍,市值已超过1000亿美元。

  同时孙正义对ARM未来统治智能界很有信心。目前全球超过95%的智能手机都基于ARM的架构设计,ARM芯片还被广泛使用在电视机、汽车、智能家居、智慧城市和可穿戴等设备上。

  在去年的ARM技术大会上,孙正义对于物联网有一段著名的展望:正如寒武纪大爆炸为地球带来了数千个新物种那样,物联网将使新技术得到爆炸性的发展。他列举了一组数据,到2018年,物联网设备的数量将会超过移动设备。到2021年将会拥有18亿台PC、86亿台移动设备、157亿台物联网设备。软银希望通过收购ARM进一步发展其物联网业务,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

  今年,软银还投资了美国人工智能公司ObEN、英国虚拟现实初创企业ImprobableWorlds、美国无人驾驶汽车创业公司Nauto等公司,以上种种大手笔,对于软银和孙正义来说,也只是整个投资版图的一角而已。

  孙正义表示还要在未来十年里投资至少1000家科技公司,对于这个,他表示,“我非常激动,甚至感觉连睡觉都是在浪费时间。”

(责编:黄盛、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