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阿里云之父”王坚:硅谷不应当成为我们的天花板

鹿永建 毛振华

2017年11月14日08:20  来源:经济参考报

又是一个“双11全球狂欢节”,面对巨量消费洪流,因为有阿里云的支持,淘宝网应对从容。为“双11”网购盛宴保驾护航,按照阿里巴巴的说法,阿里云用不着使出全力。十年磨一剑,阿里旗下的阿里云,不仅支撑了阿里系所有的服务,而且深耕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领域,服务涵盖国内外众多知名企业,还曾帮助用户成功抵御全球互联网史上最大的DDoS攻击。

回首往昔,阿里云的诞生过程始终伴随着争议,更不乏来自内部的质疑。面对扑面而来的“罪与罚”,王坚,这位痴迷于技术的心理学博士迎难而上,只因“清楚地看到了云计算的伟大未来”,在马云的鼎力支持下力排众议,主导阿里云计算平台的搭建和开发应用,经过近十年的奋斗,成功跻身世界云计算领域前三强。

有阿里云的成功作后盾,如今担任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的王坚说话很硬气。思维时常在最抽象的哲学逻辑和最具体的用户关怀之间跳跃的王坚,目前聚焦点之一是推动杭州和苏州两大城市探索“城市大脑”,用技术回馈信任,改变生活。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与‘做天下的生意’,这是对世界发展的不同判断”

【话题导入】

阿里云能够支撑多少家公司的空间和服务?在阿里巴巴看来,答案是无限。这一切都离不开30岁晋升心理学教授、32岁任浙江大学心理系主任、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2008年加盟阿里后任首席技术官的“阿里云之父”王坚所作的贡献。

【王坚所云】

阿里巴巴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句话十八年来没有变过,这是阿里巴巴骨子里的东西,我们从第一天做B2B就是想帮那些连广交会也去不起的小工厂做外贸生意。

服务中小企业这件事情本质上不是企业在选择发展方向,而是对世界发展的判断。过去的大企业都是要做天下的生意,而小企业的目标是做成大企业。“做天下的生意”与“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两句话看起来相似,其实截然不同。

今天的大企业和上一代的大企业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必须要成为创新平台,否则是没有未来的。比如石油行业,核心的创新在100多年前就已经完成了,一些超大型的石油企业就变成了纯粹的大公司,它可能在产品、工艺上有创新,但是对整个社会的创新意义是打折扣的,这是上一代的大企业。今天的大企业如果不能成为中小企业创新平台的话,这个企业是会有问题的;没有一个企业的创新能力可以和你与中小企业在一起的创新能力相比,这是我对于当代大企业生命力所在的理解。

云计算这件事,为什么阿里巴巴能做成?马云说坚持十年,每年投十个亿,其实中国能投得起这笔钱的公司不止阿里一家,为什么有的同样很大很有影响的大企业到今天没能把云计算做大做强,原因还是在于企业的核心理念。

阿里巴巴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刚到阿里的时候也不理解,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做阿里云的出发点也是这个,因为我们十年前就预见到中国小企业发展需要计算能力。我经常说阿里云的价值不应该按照阿里云的收入来算,阿里云的价值是应该按照阿里云上的客户价值来计算。绝大多数企业都是把收入当作考核目标的,这其中的区别就是你的根基和立足点。

我在五六年前就说过,阿里云对社会最大的贡献,不是阿里云自己可以做多大,而是阿里云上的客户可以做多大。阿里云上可以“长”一个淘宝出来,还可以“长”出一个比淘宝更大的企业,说到底就是要让平台上的企业可以超过平台自己。这也就是“做天下的生意”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本质区别所在。

【开放讨论】

如果说大企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顶梁柱,中小企业就是中国经济的螺丝钉,也同样有成长为参天大树的机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许多中小企业由于信息化水平低下导致企业管理水平和生产效率低下。不过,这一切因为中国企业提供的云服务的出现,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阿里云目前在做的,不仅是帮中小企业节省成本快速成长,更重要的是让它们有机会获得曾经被跨国公司垄断的计算能力。从阿里云应用的实践效果看,企业级市场的云计算需求被激活,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希望“触云”。而从传统部署模式到云计算模式,中小企业的运营成本至少能节省50%。

“我把物品放在你‘家里’,我很放心,这是人类的巨大进步”

【话题导入】

把数据放在别人的“云”上安全吗?这曾经是云计算发展初期最大的困惑,如今,“云”的数据银行概念已经深入人心。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如果没有阿里云从2012年来的市场教育和概念普及,云计算也不会这么快就在国内落地。

在欧洲,《一般数据保护条例》为了使居民更好地控制个人数据,确保受害者、证人和犯罪嫌疑人相关数据受到保护,把“被遗忘权”写进法律,一旦某人不希望自己的数据由某公司进行处理,并且“只要没有保留该数据的合法理由”,该数据就必须删除。这对数字营销有着重大影响。

欧洲对于数据隐私权的执着保护,究竟是对人权的保护,还是一种落伍的管理方式?至今众说纷纭。

【王坚所云】

讨论数据的伦理问题,恰恰反映了社会的进步,这也是今天互联网的核心问题。你骑共享单车看起来免费,其实付出的是数据,但你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对不对?很早以前没有器官捐献,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捐献器官帮助他人。同样的,你愿意把自己的数据捐给这个社会,这是你对社会的贡献,是新文明的一个标志。当人们自愿做这件事的时候,不应该用法律去禁止。

欧洲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实际是用过去的管理物质资源的方法来思考新时代的数据资源,那部法律会影响欧洲的发展,因为它用老的文明看新世界,像管理土地一样在管理人类创造的一个全新的资源。私有土地很难分享,但私有数据是可以分享的。Uber和ofo这些服务,本质上不是在分享车,而是在分享数据。Uber最大的价值,是让人们愿意把出行计划告诉别人,以前这都被视作隐私。

云计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就是我把我的东西放到“你家”,但是我很放心,这其实是人类一个巨大的进步。数据隐私和数据安全是个重要的问题,需要重视,但不应该成为阻碍互联网发展的借口。

愿意把数据放在别人家里,这是中国人自信心的表现,也是对中国有信心的表现。我举两个例子:

一个例子是中国老百姓可以放心用手机付钱,老年人这样做也觉得很安全,但可能不少老年人会觉得信用卡不安全,其实手机支付和信用卡本质是一样安全的。这就反映出了信心问题,就是你知道付出去的钱是安全的。今天,还有很多中国老百姓没有信用卡,还有很多人把信用卡当借记卡用。一位中国老太太用手机买烤红薯,一位美国老太太还在用支票交水电费,中国老百姓对手机支付的信心,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强,这是我觉得乐观的方面。

另一个例子是飞利浦(中国)五年前第一次使用阿里云服务,当时飞利浦内部存在巨大的争论,因为在美国他们使用了亚马逊的云服务,在中国就把一部分业务放在阿里云上,我心存感激。五年后飞利浦作了一个决定,把中国业务全部放在阿里云上。一个企业依赖别的企业服务,这不单单是便利的问题,而是信心问题,这是一种新的商业关系,这种关系对中国是极其有价值的。

我经常讲,阿里云对阿里巴巴来说是创新,对阿里云的客户来说就是把身家性命交给你,我们要对得起这份相信。这种商业关系是巨大的社会进步,在中国也是前所未有的。

【开放讨论】

在目前火热的共享经济背景下,数据价值愈发凸显,对于云基础设施的依赖更大。应用程序、计算能力、存储容量、编程工具……几乎所有IT资源都可以作为云服务来提供。云计算具有低成本高效率的显著优势。云计算是一种趋势,势不可挡,就如同为了方便满足人们的饮水需要,依靠科技进步,当年需肩挑手提的井水演变成如今寻常百姓家的自来水。

除了云市场外,阿里云不断升级“云合计划”,以构建更为完善、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通过开放合作的方式,扩大对中小企业的服务力度。也许有一天,支撑全国超过8000万家的中小企业步入云端并非是遥不可及的梦。

“过去我们觉得美国公司可以被信任,现在我们觉得中国公司也可以被信任,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话题导入】

信心比黄金更宝贵。这些年一直在做强做优的阿里云不断向外界传递出发展的信心。如今,阿里云已经有了十足的勇气,在业界树立起了可以被信赖的形象。

【王坚所云】

过去我们觉得美国公司可以被信任,现在我们觉得中国公司也可以被信任,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比如,“去IOE”这件事符合国家政策,但是没有对中国企业的信任就做不成。有上百万家中国企业和外国企业把服务放在阿里云上,但是也有银行说,我去了IOE,没有IBM小型机,没有Oracle数据库,也没有EMC存储,用了阿里云,那我不是被阿里云绑架了吗。

这家银行宁愿被国外公司绑住也不愿意被阿里云绑住,这个是信任问题。他们信任美国公司,但其实IBM也是公司,是公司就会遇到困境甚至倒闭,过去大家都不愿意认真探讨这个问题,都信任美国公司、德国公司和日本公司,现在越来越多人信任中国公司,这是巨大的进步。

中国今天的自信心特别强。有一位省部级领导看了我们的云栖大会以后说,他参加这个活动后心情好了很多。因为他以前去企业调研,很多企业会跟他诉苦,可是云栖大会上每个年轻人都兴高采烈。这位领导说,我搞明白了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不同,传统产业就是挣了钱还觉得自己苦哈哈的,新兴产业就是还没挣到钱但天天乐呵呵的,本质区别是对未来的信心问题。

马云第一次来云栖大会,也说了同样的话,他听不懂大会上讲的技术话题,但是看到这么多年轻人激情洋溢地跑来跑去,像打了鸡血一样,就看到了未来。

我经常讲,北京上海用云计算,中国不会发生变化,但是陕西安康用云计算,会让中国发生真正的变化,因为这意味神经末梢都已经开始变化。阿里云提供的是骨骼,但有血有肉的东西都是小公司创造的。

某种程度上讲,安康铁路段比很多北上广的公司还要先进。最早在阿里云上开发了文件签报系统,两千公里铁路沿线的工人能够第一时间签收紧急文件。后来慢慢发现,午餐预定也可以云上完成,因为铁路养护工作流动性强,每天中午工人在哪儿吃饭总搞不准,要么不够吃,要么浪费。这是他们在重新创造技术。这也体现了一个很大的平台和一个很小的平台之间能够很容易形成协作关系,这就是中国的可能性。

如果中国的技术发明只是靠科学家的话,那是没有希望的;如果中国科学技术只靠杂志社发表多少文章,那也是没有希望的。发表文章很重要,但是社会不能因此忽视安康铁路段这样的发明创造,而阿里云中有很多这样的客户。

【开放讨论】

信任是一种宝贵的资源,信任给予企业难得的成长机遇。这种发自内心的信任感正从企业延伸到社会上。在去年的云栖大会上,杭州市政府联合阿里云在内的13家企业,启动了“城市大脑”项目。据王坚所言,“城市大脑的内核采用阿里云ET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对城市进行全局实时分析,自动调配公共资源,修正城市运行中的缺陷,成为治理城市的超级人工智能。”

在公共资源领域,杭州市政府选择的切入口是交通。自去年10月以来,萧山正式开始采用“城市大脑”,目前已落地四大场景:特种车辆(120、110、119)优先调度、在线信号控制优化、重点车辆精准管控、异常事件主动感知,智慧城市近在眼前。

“硅谷不应当成为我们的天花板”

【话题导入】

王坚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是既得利益获得者。这个既得利益是改革开放的机遇、技术创新的机遇和中国巨大市场的机遇以及近几年政府加大力度为企业创新和大众创业创造尽可能好的环境。

最近,“新四大发明”是科技领域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支付宝作为“四大发明”中一颗耀眼的明星,在过去几年里摧城拔寨,不但实现了全球收全球付,而且支持近20种支付货币。支付宝在全球收获的成功离不开阿里云的护佑,更是中国产品收获的全球信任。

【王坚所云】

G20在杭州召开前,我和央视科教频道一起做了八集纪录片《0和1的裂变》,我们这个片子一没有大人物,没请院士和专家,都是很普通的科技人员;二谈的都是小事,也不引经据典,讲的都是身边发生的事情。但是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是将来整个世界会发生的事情,我们从这个世界获取的东西倒逼我们要为这个世界作贡献。就像我们今天用手机支付,不是因为要赶超美国用支票支付。

过去三十年,世界帮助了中国的发展,以后中国的使命是要为世界发展作贡献,这也是我要全力推动“城市大脑”的原因,这是我们的机会,也是我们的责任。就像美国人不是为了旅行方便而去发明的飞机,科技创新是要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

我非常喜欢中国科学院丁仲礼院士有关碳排放的观点,我们一直都在说人类拯救地球,丁院士说我们是在拯救自己,不是在拯救地球。他是搞古生物学、地质学的,在地球的历史上,碳含量比现在高十倍的时期都有过,地球是不需要我们拯救的,我们拯救的是我们自己。他这个话很深刻,同样的,今天我们为世界作贡献不是因为自己有多高尚,而是因为我们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就会做这个事情。

我为什么一直在折腾云栖小镇这件事,因为我相信硅谷不应该成为我们的天花板。中国很多城市,都喜欢把自己的高新科技园区叫什么谷,但硅谷之所以存在不是因为“谷”,而是因为“硅”,以为加个谷字就是好的,这是我们过去不自信的表现。

硅的发明不在硅谷,而在美国东部,但是演变成为至关重要的产业是在硅谷;就像欧洲最早发明汽车,后来美国却成为了车轮上的国家。互联网最早发明在美国,但没有关系,现在我们有一次巨大的机会,能够影响全世界的产业发展,这就是互联网的机会。这个机会中国一定不能错过,抓住这个机会需要强大的自信心。

我经常说中关村不是村,云栖小镇不是镇。云栖小镇要变成用自己的方法来思考创新的地方,如果叫什么谷,就会限制我们的思考。可能二十年以前,说硅谷是我们的天花板也没关系,但是下面三十年,问题就会很严重。

【开放讨论】

当一些长期在中国工作的美国职场人士由衷地赞叹手机支付真是方便时,曾经像坚冰一样的不自信正在中国人内心深处慢慢融化。背靠阿里云的成功,看上去很像书生的王坚表达出一种气概:告别过去几十年的追随,在创新发展中走出中国自己的道路,实现从追随者到领跑者角色的转变。

不光阿里云有这样气概,华为从激烈的国内外手机行业竞争中异军突起,并在一些技术创新上开始领跑,腾讯自我革命推出微信风靡全球,百度投入百亿元推“阿波罗计划”抢滩智能驾驶……中国领军企业在发展中蕴含的自信与突破,正是新时代中国创新发展所急需的动能。

(责编:李威、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