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360回归了,周鸿祎却需要颠覆周鸿祎

李威

2017年11月08日08:52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11月6日,360集团董事长周鸿祎在江南嘉捷重大资产重组媒体说明会上表示,没有坚持走IPO通道而选择借壳重组,是360公司根据资本市场的发展和众多股东的意愿,综合各方面的考虑做出的战略性选择,而促使360回归的主要因素还是作为一家网络安全公司的身份问题束缚了360的业务发展。

11月3日凌晨,江南嘉捷电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根据重组报告,此次是一个标准的重组上市方案,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360集团董事长周鸿祎,在私有化退市一年多后,360集团拟借壳江南嘉捷完成自己回归A股的最后一步。

公告内容显示,此次重组上市将分为三个步骤进行:

首先,上市公司江南嘉捷全部资产将作价18.72亿元,通过资产置换和现金转让方式置出。

然后,360公司的100%股权作为本次拟置入资产作价504.16亿元,与交易作价1.87亿元的拟置出资产中的置换部分以等值置换方式抵消后,置换资产与置入资产差额部分由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方式向360公司全体股东处购买。江南嘉捷将发行股份数量63.6亿股,发行价格7.89元/股的方式,作价502.35亿元向360全体股东购买其持有的资产。

交易完成后,360公司实现重组上市,奇信志成将持有总股本的48.74%,为本公司控股股东。周鸿祎直接持有本公司12.14%的股份,通过奇信志成间接控制本公司48.74%的股份,通过天津众信间接控制本公司2.82%的股份,合计控制本公司63.70%的股份,成为实际控制人。

针对本次重组上市,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向媒体表示,证监会将重点支持符合国家产业战略发展方向,掌握核心技术、具有一定规模的优质境外企上市中资企业参与境内A股公司的并购重组,并对其中的重组上市交易进一步严格要求。她强调,证监会将继续关注和严厉大家并购重组中的违法违规行为。

与七年之前的“3Q”大战一样,借壳回归A股是周鸿祎和360面对的另一个重要节点。“3Q”大战中人气飙升的360一年以后就赴美上市成功,不但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宠儿,还通过后来的不断扩张,成为中国互联网不可忽视的一家企业。回归A股则更多意味着周鸿祎“二次创业”的开始,现在的周鸿祎如何颠覆过去的周鸿祎,讲出一个真正匹配其未来市值的故事,重新排定360在中国互联网中的座次。

体量的难题

“3Q”大战发生的2010年,腾讯的市值是450亿美元。360在美股上市成功后,2013年市值一度达到100亿美元,腾讯当年的市值则是1003亿美元。如今阿里腾讯的市值纷纷超过4000亿美元,即便360上市之后真如一些机构预测的那样市值增加,与后来的新兴企业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在体量上拉开了较大的差距。

彼时,BAT虽已有成为互联网寡头的趋势显现,但是却并未如现在这样将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置于其势力范围之下。如今寡头们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水、电、土地之外的又一项基础设施,原先的竞争对手和后来的创业者,滴滴、美团、京东等要么选择成为附庸,依靠他们提供的基础设施生存,要么直接被收购,成为生态的组成部分。就如周鸿祎所说:“过去还觉得有点机会,现在觉得有点什么机会,最后不是姓马就是姓马。”

同时,在周鸿祎的介绍中,360PC端安全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94.77%,平均月活用户为5.09亿。在移动端,360安全产品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3.68亿,平均日活跃用户为1.21亿。在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主流的时代,360在移动端用户的体量上,也已经被寡头们拉开了差距。

在此次交易中,360全体股东承诺,标的资产在 2017 年、2018 年、2019 年三年内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亿元、29亿元、38亿元。但是,阿里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净利润为170多亿元。

而且,360此次回归A的背后有一份豪华的财团名单,在媒体报道中,周鸿祎把360从美股市场买回来的93亿美元里面就包括了这些财团的现金。同时,还包括了由招商银行提供的7年期30亿美元贷款和4亿美元过桥贷款。其中,30亿美元是靠抵押360位于北京朝阳酒仙桥路的大楼、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一系列“360”商标而来。

周鸿祎实际上在背水一战,但冲破板结最终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进行布局和竞争,在巨大的体量差异下,如何缓解360在资金和资源方面的劣势,争取到更多新的机会,也仍将是周鸿祎需要去解决的关键问题之一。周鸿祎表示,360未来预计仍将需要采取多种方式进行融资,不排除今后将通过发行新股、债券等方式来筹措资金。

拓展的可能

在退市时,周鸿祎曾经表示,“我们当中的很多人认为,360目前80亿美元的市值,并未充分体现360的公司价值。”重回A股获得更高的市值之后,360需要有更为充分的业务增长来进行支撑。退市之后,周鸿祎曾经强调要解决身份问题,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大安全”或许是周鸿祎为回归A股准备的新故事。

“5月份爆发的勒索蠕虫攻击事件是网络安全的一个分水岭,标志着大安全时代的到来。”周鸿祎所定义的大安全时代是指,网络安全不再单指信息安全和信息系统安全,而是国家安全、社会安全、基础设施安全、城市安全、人身安全等更广泛意义上的安全。360业务的定义也变成了:大数据收集、分析和挖掘的方式,提供一种全新的、适合互联网时代的新型安全服务。

但是,在安全业务层面,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360原本占据优势的PC端流量正在萎缩,而移动端用户的安全是否会像在PC端聚集到360的平台上?甚至在云服务普及之后,网络安全将以何种方式维护,360安全业务是否会在周鸿祎所说的大安全领域,遇到巨头的狙击,都未可知。而在to B端的安全服务层面,即便回归A股摆脱了身份束缚,360能否真正切入B端安全服务的核心尚需时间验证。

另外一个需要周鸿祎考虑的问题是,移动互联网打基础的时期实际上已经过去,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带来的发展大势还在酝酿之中,360需要与对手竞争的重心不再是用户数量的争夺,而是用户时间的争夺,让更多用户在360的体系内,停留更长时间,安全显然不是能够让用户长时间停留的原因。

因此,在安全主业之外,人工智能、搜索、浏览器、游戏、影视、媒体、智能硬件都是周鸿祎曾经指引360进行探索的方向。事实上,周鸿祎也曾尝试依托360安全业务积累的流量来建立360自己的体系,同时与人工智能技术进行结合,寻求更多广告变现之外的可能性。

在江南嘉捷披露的信息中,互联网广告收入依然是360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比在2017年上半年占到了72.44%。以游戏为主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是360的第二大收入来源,占16.66%,智能硬件业务作为第三大收入来源,占比达到了8.77%。从2014-1016年的数据看,360的收入来源中,互联网广告和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的占比呈下降趋势,智能硬件和其它服务则成上升趋势。

由此可见,360的更多变现渠道正在发挥作用,但是这个体系的建立也面临着一定的阻碍。体量上存在不足的360在拓展新业务的过程中,很难像寡头那样随时对创业者保持着压倒性的威慑。也就是说,360以安全为内核进行新业务的拓展,不但需要付出更多成本与创业者打交道,更需要提防寡头的泰山压顶。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此外,周鸿祎需要改变地还有他自己。从某种程度上讲,放不开手的周鸿祎自己也是阻碍360走向更强大的因素之一。在周鸿祎之外,360并没有一批声望很高的高管团队,给外界的感觉是一切还都在周鸿祎的“全权支配”下,处于一种“人治”的状态,一人决定公司生死。周鸿祎的决策与思考则变得更加重要。

360能否颠覆360,需要看周鸿祎能否颠覆周鸿祎。

(责编:黄盛、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