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走吧,去东南亚投资

袁源

2017年10月30日07:49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去印尼投资“印尼版滴滴”,去越南控股证券公司,近日腾讯投资的东南亚电商及游戏公司Sea Ltd(原名Garena)已在美国纽约证交所上市……中国资本正在上演新一轮“孔雀东南飞”。

受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消费升级、人口红利的吸引,中国国有、民营资本难以抵挡东南亚市场的诱惑力,正加速布局。《国际金融报》记者观察到,中国资本的布局已经从第二产业跨向金融、房地产、娱乐等第三产业。

复制第三产业

2017年8月,弘哲集团完成了对越南投资证券股份公司的投资控股。

当《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上弘哲集团、亿信伟业董事长郝丹时,他依然人在越南。“选择越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郝丹说,“我们对越南的考察不下20次,我今年几乎大半年都在越南。”

有趣的是,看了郝丹的朋友圈晒图,不少朋友跟着他一起去了越南考察。

他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选择越南我们衡量了四大因素。首先,越南和中国同属社会主义国家,一些改革思路、发展模式都和我国过去极度相似,很像十年前的中国,所以中国市场的很多成功经验,可以运用到越南市场。其次,越南政局稳定,经济高速增长,越南是东南亚强国,其军政合一的执政策略,为投资提供了稳定的政局保障。越南经济也是一路开挂。再次,越南的人口数量接近一个亿,而且结构非常良好,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低成本人口红利为中低端制造业转移提供了很好的土壤。最后很多越南企业有着优质的基本面,但他们在资本市场上的价值被严重低估,平均PE只有12倍左右,相对印尼、菲律宾等其他东南亚国家属于价值洼地。”

弘哲集团只是近期“飞”往东南亚的其中一个案例。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正瞄准东南亚。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王永中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国有资本在东盟投资的存量高于民营资本,但近五年来,民营资本对东盟投资的金额和数量迅速提高,甚至超过了国有资本。国有资本投资的行业集中于制造业、能源和公共事业等领域,而民营资本的行业投资偏好受投资方式影响较大,分散于计算机、金融、房地产和娱乐业等行业。”

从2012年开始,以猎豹、UC、美图等为代表的工具类企业出海东南亚、印度,2015年之后,直播、头条类泛娱乐产品也被中国创业者带入东南亚,BIGO Live、live.me、Nono Live、Kitty Live先后上线。

中国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向东南亚市场进军。2016年3月,腾讯投资新加坡游戏创业公司Sea Ltd,为后者估值37.5亿美元。此外,腾讯还对印尼打车服务公司Go-Jek投资1亿至1.5亿美元。

2017年6月28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斥资约10亿美元增持东南亚领先电商平台Lazada,持股比例由51%提升至83%。阿里巴巴表示,此次交易表明阿里巴巴既看好Lazada持续耕耘东南亚市场的能力,也看好新兴市场持续高增长的潜力。

王永中分析,电商企业在中国国内已经实现了较充分的发展,产生了对外投资开拓国外市场的需求,东盟的投资基础较好,中国前期在此区域投资量较大,所以电商企业才会密集“投入”东盟,“在‘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推进的背景下,东南亚一直是中国对外投资的热点地区。中国对东南亚的制造业外迁将会继续下去。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金融机构和电商去东南亚布局” 。

因地制宜布局基建

其实,在民营资本加速涌入前,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国有资本早已入场。

澳新银行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在去年的外国直接投资净流入之中,中国占了泰国流入的14%,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8%,马来西亚的6%,占菲律宾仅0.14%。

澳新银行指出,就行业而言,大部分中国投资进入了能源、交通运输和房地产行业。从2005年至2017年上半年,这三个行业占据了中国向东盟累计投资和建设合同的78%。

中国宏大的“一带一路”倡议加大了中国在该地区的存在感。

王永中表示,具体来看,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文莱是东盟经济发展较好的国家,基础设施的质量也相对好于区域内的其他国家。在一些细分领域,中资企业仍然具有技术优势并且已经展开投资,譬如,2016年中国就拿下了马来西亚东部沿海铁路项目,2017年又将竞争新隆高铁项目的投标。

泰国、印尼和越南都是东盟近年来发展迅速,并在基础设施领域已经出现瓶颈的国家。这些国家市场广阔,而且政府对于改善基础设施的态度积极,因此是当前东盟最具基础设施投资吸引力的三个国家。泰国在铁路、公路、港口等交通基础设施以及电力和通信设施等领域都具有投资潜力。中资企业也已经在泰国着手投资港口,以促进泰国与其他国家的互联互通。在电力方面,泰国是一个电力短缺的国家。由于油气资源严重缺乏,泰国政府高度重视对新能源的开发和利用,因此新能源合作也是未来值得关注的领域。泰国的电信基础设施也较薄弱,特别是固定通信市场日渐式微,目前中国已有企业参与了泰国电信基础设施的升级项目。

印尼在公路、港口、空运、电力和通信基础设施等方面也值得关注。基础设施的相对滞后,已经成为羁绊印尼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印尼2的各项交通基础设施仅达到东盟的平均水平,甚至还稍有落后。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资金缺口为中资企业带来了机会,目前中印两国已经就雅加达到万隆的高铁项目达成意向,中资企业已经参与到印尼电站的建设和港口的招标等活动中。

越南基础设施的发展落后于泰国和印尼,各方面都还有提升的空间,特别是在公路、空运、电力供应和固定通信等领域。不过,越南正在积极追赶其他国家,其公共和私营部门基础设施投资在近年平均占到GDP的5.7%,为东南亚国家之首。在通信基础设施方面,强调形成连接国内外的超级宽带网络,继续发展卫星通信,建设国家重点通信技术区。为了解决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资金问题,越南积极发展PPP模式,目前中资企业已参与到越南的公路、电厂等项目建设中。

老挝、柬埔寨、菲律宾和缅甸是东盟比较贫穷、基础设施条件最落后的四个国家。总体来看,这四个国家对基础设施都有明显的需求,政府也将基础设施放在经济建设中的重要位置。由于这些国家的政府财政能力有限,在我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都积极响应,希望借此改善本国的基础设施。因此,我国近年来对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迅速增长,中资企业几乎活跃在各个细分领域。不过,由于这些国家的经济条件和投资环境较差,因此也蕴含着较高的投资风险。

东盟更具投资基础

王永中透露,我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直接投资最多的是东盟地区,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印尼、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和新加坡等地,投资的主要方向是金属和能源开采和制造业、基础设施如电力和建筑业,还有橡胶制品。

彭博社此前发表分析报道指出,中国加大对东南亚邻国的投资,不但推动这些经济体加速发展,同时也为寻求产能外迁的中国企业提供了低成本的地点选择。

新加坡渣打银行经济师李爱德华说:“对中国企业而言,国内生产成本不断升高,进一步推动了企业向东南亚投资的趋势。企业把这些国家视为销售市场,同时又能获取良好的投资回报。”

“东盟具有优越的地理区位、相对完备的市场体制、较安定的社会政治环境、与中国广阔深入的经济合作基础和广泛密切的人文交流,在东盟开展‘一带一路’倡议相比其他地区能更快实现以点带面、从线到片的经贸投资合作收效,因此具有非常显著的先发优势。”王永中认为,“此外,当前东盟人口中,华裔人口仍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新加坡占绝大比重,在马来西亚、泰国、印尼、文莱、菲律宾及越南等地也是占有显著比重的少数民族。总体上,华裔人口在当地经济活动中常常扮演着极为关键的角色,具有深远的社会影响力。”

“目前,已经有迹象显示,亚洲制造业存在一定程度的由中国向东盟国家转移的趋势。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机制,中国事实上有很大空间来扮演东盟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司机角色,从政策沟通、设施联通和资金融通的角度大大深化区域经济合作的空间。中国—东盟自贸区则有可能形成由中国领航的‘雁型模式’,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和全球经济增长极。这不论对中国,还是东盟,都是极其重要的战略机遇。” 王永中强调。

挑战虽大机会不小

投资有风险。投资东南亚同样不可幸免,受到东南亚国家内外部政治局势以及经济不平衡等问题掣肘。

在王永中看来,目前对东南亚国家的投资主要存在几大挑战。

首先,部分东南亚国家政局和社会不够稳定,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较差,增大了中国企业的投资风险。

王永中进一步分析,即使是东盟国家,在政局稳定和社会治理方面也存在诸多安全隐患。同时,一些国家政策不够稳定,政策连续性较差,不同党派之间的理念差别很大,一旦一个党派下台,就会改变过去的对外政策,这必将对我国企业在这些国家的投资带来巨大风险。另外,一些环保、人权等领域的国际非政府组织(NGO)在东盟国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具有较强的民意动员能力,对政府政策的实施有一定阻力,导致数起中资企业在东盟国家的投资失败。

其次,王永中指出,东南亚经济体发展不平衡,东盟各国政策法规尚未实现有效对接,且基础设施供给不足,中国企业投资东盟难以获取一体化的规模经济效益。

在东盟内部,各成员国之间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发展极不平衡,既有新加坡、文莱和泰国等相对发达经济体,也有缅甸、老挝和柬埔寨等不发达经济体,且种族、宗教和文化呈多元化分布。东盟成员国出于各自政治和经济发展的考量,将地区一体化发展目标纳入本国国家战略的意愿不足,导致协调东盟国家之间法律框架与执法守则的基本条件仍未准备就绪,许多在东盟会议上达成一致的措施在提交国内审批时仍然面临障碍,且东盟取消非关税贸易壁垒和允许劳动力在区域内自由流动的进度不尽如人意。

同时,为保护本国企业免受竞争,一些东盟国家对部分敏感行业采取保护措施,如严格限制外国投资者、规定外资持股比例等,致使区域层面的协议没有在国家层面得到充分执行。此外,东盟各国之间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供给严重不足,严重阻滞了东盟一体化市场的发展进程。

值得注意的还有一些产业面临同质化竞争。菲律宾国家经济发展部长欧内斯托·佩尼亚在近期一场投资推介会上就表示,当前菲律宾甚至东南亚的社会经济特征和人口特征,吸引了大量中国资本前来拓展市场,但其中有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即同质化竞争相对严重。

郝丹也承认:“任何的市场都会有风险,如对当地投资政策和法律的不了解、对越南市场调研不充分、投资后的管理不力、跨文化沟通障碍、并购后的整合困难等,再如越南股市每日成交额低、流动性不足、上市公司财报有作假现象等,虽然去越南投资困难重重,但最重要的是要看机会和风险的比率有多大。”

而针对同质化竞争,郝丹坦言:“确实有越来越多的国内资本开始关注越南市场,今后肯定避免不了在一些产业出现同质化竞争。不过,结合目前已有的优势和未来的相关措施是可以有效避免同质化竞争的。”

郝丹指出,公司利用并购上市公司、资本运作等高效快速方式介入越南市场。这已与目前扎堆进入越南市场低端制造业,并采取直接建厂投资方式的资本形成差异。

作为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弘哲集团还注重和越南当地政府等国家机构进行官方沟通。根据郝丹的规划,弘哲集团今后会以并购、参股优质越南企业的方式享受越南经济高速发展的红利。

(责编:李威、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