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从金领到造梦者 看一位基金经理如何打造音乐偶像“女团”

文|陈键

2017年10月19日08:14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MERA女团

今年春天,一部名为《四重奏》的日剧火了,出于对音乐的共同志向,四个出身不同的普通人组成了一个四重奏乐团,团员们历经各种波折,最终找回了自我的故事。这个看似普通的剧本,却催泪了无数观众,豆瓣上的评分高达9.1分。而我们这次采访的对象王丛,也正因为种种“意外”,从金领变成了一个“造梦者”。

王丛是美国杜克大学经济学硕士、嘉实基金原研究员,按着常规的职业发展逻辑,最终将是“资本之狼”,在资本市场上讨生活——但华策影视的高层欣赏他,如果在董秘与首席战略官职位上慢慢等,没准能成“打工皇帝”——还有一种可能,继续写好书,说不定《韩娱经济学》再版能成为跨行业分析经典——结果,他“下海”了,宣称要用体育精神打造偶像团体……

王丛创业一年多后,一支名为MERA的女子偶像组合宣布出道,作为一个整体,五位95后少女推出了包含《天生》、《Hello,梦想》、《钻石》三首主打歌的首张专辑。

“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在84年出生的王丛自己看来,他的每次转折都是顺势而变,顺心而变。作为麦锐娱乐创始人,他像之前一样坚信:在大时代背景下,“天赋+努力”的体育精神会给他和他的团队带来幸运。

天生

“记得永远保有我们天生的一点点固执”

从外在看,王丛应该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与人交流,逻辑清晰,言简意赅。不过他坦言:自己最近 “偷偷流过泪”,那是今年夏天MERA女团首次集体面对媒体之时。看着台上活力十足的青春女孩们,他心中有对自己家人照顾太少的愧疚,还有对不错创业成绩的自我感动。

回溯光阴,王丛的最早起点是在东北,小时候的他,上过体校,练过篮球,“特别喜欢体育”,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如愿入行,“20多年前,大家认为体育不是正统的路线”。他的另一个喜好是娱乐、音乐,但在“比较保守”的环境中,他只能“好好学习”。

高考过后,王丛进入对外经贸大学,毕业后保研,“但我认为应该出去,看看世界什么样子。这在当时是比较传统的梦想!”他选择了美国杜克大学,理由很“奇葩”:“那里有最好的大学篮球队。 ”杜克大学是美国大学生篮球联赛(NCAA)的老牌劲旅,曾3夺NCAA总冠军。

按着正常剧本,500米长的华尔街将是他奋斗的舞台,但当他毕业时,正好赶上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我的同学当中,大部分人去当高校当老师,不过我希望能够从事挑战性的工作。”

之后的经历王丛自己这样写到:“毕业后进入基金公司从事行业研究分析工作……在基金公司任职期间又因为工作原因深度研究了大量的娱乐产业相关公司,也很幸运近距离接触了数位上市公司高管,并跟他们学习良多,最终也很荣幸地加入了其中一家公司,成了一名半路出家横跨娱乐和资本两个行业的从业人员。”

成长的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作为创业板推出后的第一批研究员,王丛对娱乐产业的认识细致而深入,他写过一本实战性很强的图书——《韩娱经济学》,并经常被邀请参与各种产业论坛;加入上市公司之后,他又亲身参与了战略投资了多个中韩娱产业标志性合作项目。

“过程当中,我内心的‘小宇宙’进一步被挖掘,还是喜欢娱乐,希望能够开创一些东西,加上从小练体育,喜欢当教练,喜欢培养年轻人,希望把年轻人的价值放大。”终于有一天,王丛下定决定去拔内心仍在疯长的创业之“草”,麦锐娱乐由此诞生。

“从社会发展阶段来看,年轻人需要一些热血,需要一些不那么世故,需要一些不那么老成。”对于创业决定,王丛进一步解释。

Hello,梦想

“最亮的星光是我的方向,不管路多长”

“我呢,从小的梦想就特别特别多,喜欢吃汉堡就特别想开个汉堡店,觉得警察很帅就想当个警察,看着电视上光鲜亮的明星们,就很想当个艺人,但是,总觉得艺人对我来说特别的远,也特别的难。”

这是MERA一位团员的心里话。她曾经想不明白的问题:“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 真正开始训练后,她有了答案——因为还有梦想,所以需要努力。

如果没有梦,五位被王丛称为“出身平常”的姑娘,她们未来的人生角色可能会是音乐老师、服装设计师、普通白领等等,但因为王丛,因为麦锐娱乐不一样的运作方式,她们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通过种种磨练,站上了聚光灯下的舞台。

“我去过所有人的家里,他们的家庭背景各不一样,有的家长是铁道工人,有的家长是小企业主,我就是想找一些家里很朴实、朴素的,而自己又很努力,希望通过奋斗来成就自己的人。” 谈及自身,王丛说:“我就没有靠任何‘关系’、任何场外因素,一步步走到现在。我一直特别努力。”

王丛说,娱乐行当有很多传闻,但我们想到的关键点是“公正、公平”,要有真本事。“公司的最大理念,是给全世界想做艺人的华人青少年提供公平竞争的平台。”王丛相信,大众需要平民英雄,需要正能量,这样的思路同样对应着巨大的商业机会。

为找到最优团员,麦锐娱乐面试了两三千人,入选比例为500:1左右。2016年11月,主要来自高校音乐系和舞蹈系的五位正式成员入列。一位团员说:“稀里糊涂地跟着学校组织参加了面试,然后迷之幸运地被选上,走上了之前从未想过的路……” 2017年8月16号,MERA女团宣布出道。

今天的王丛,说他到目前为止时常会感到很欣慰:虽然五位女孩出道时间不长,“但从数据以及媒体反馈、网友评论来看,MERA女团的音乐质量不错,传递的精神积极向上。”

总结经验,王丛并不避讳去谈他的一些理念是源于对体育精神的理解,“我练过体育,很热爱体育,体育的精神本质是‘天赋+努力’。”他很自豪:“我从1992年起买体坛周报,还看了20年的NBA。”在他办公室展示架上,显眼位置放着两册《扣篮》杂志,一张“樱木花道”漫画像,一个迈克尔·乔丹仿真人偶。

但是,他和他团队的创业仍在路上。“我觉得目前我在向我梦想靠近,迈出了小小的一步,这一切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一位MERA团员在出道纪念册写道。

钻石

“窗户打开灯亮起来,迫不及待迎接未来”

因为“舞台”不同,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故事,除了自我努力,王丛经常强调他的幸运还因为“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

在他看来,在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满足之后,中国消费者对文化产品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市场将会激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另一个他看重的变化是,中国娱乐产品会体现出更多的国际化因素,这为创新企业带来了新希望 。

作为他前几年静心思考的产物,《韩娱经济学》里提到:韩国娱乐产业的发展历程和与现存行业格局对于中国产业有着某种“前瞻性”的借鉴意义;韩娱的火爆并不是独立的单一事件,更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庞大的工业化、商业化、体系化的韩国娱乐产业链多年经营的必然成果……

由于有深入研究的基础,王丛可以用理性、客观的眼光去看待娱乐产业,他认为,包括技术操作等因素在内,国外的经验中并没有特别神秘的东西,随着各种有利因素相叠加,中国娱乐产业有快速崛起的可能。

他举了电影的例子:“我在2008年、2009年进入这个行业,那时中国电影票房就两三亿,即便这样,都觉得市场很牛……到了今年,《战狼》票房好到让人没法想象。“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市场几年之内能让票房从几亿到五十亿,只有中国能!”

他反思,中国娱乐产业做得太晚,日本最大的经纪公司是从1975年开始做的,韩国最大的经纪公司是从1989年开始做,中国国内的几家主要经纪公司,基本是在2010年之后做,“我们的沉淀时间比较短。”

但他认为“中国市场足够大,资本足够强悍,人足够聪明,而且我们的价值观、格局观相对来偏小国家(或地区)还不一样,我们可能不用那么多年就能达到那个阶段。”

“我经常讲,中国会出现一家大公司,或者很多家大公司,虽然未必是我们,也未必是现有的公司,但这家大公司一定是国外同类公司规模的20倍、50倍。全世界的华人多啊!”

他还认为,任何一个国家的青年人,在美和精神上的追求有很多共同点,只要产品、服务做得足够好,中国娱乐产业的机会就有很多很多。“在这个发展阶段,每个人都是有机会的。”他透露,麦锐娱乐的选择是“用全球资源表达中国精神。”

“我一直跟他们讲,我特别庆幸我生活在中国,”王丛与团队交流:“在韩日以及一些欧洲国家,30多岁出头是不可能的,你就熬吧!在日本,你想做一个艺人,难死了。”

再次回忆过去,王丛说他刚毕业时的梦想是成为中国的彼得·林奇、巴菲特,“我记得以前整理书,有一半的书都是关于他们的。”然而他最终有意偏离了“轨道”,从“心”出发,寻找出职业上的更多可能,他说——

“决定创业,最后说服自己的话是,别当我40岁一拍大腿,这个事本来能干成……你去试一把,也许能成,也许不成,但是你至少做到了你从来没有做到的。”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