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讨薪的员工、维权的家长、失联的创始人、紧闭的门店……星空琴行口中的“时间”,还要等多久?

黄盛

2017年09月27日13:49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近一个月来,星空琴行的闭店风波引起了各界的关注。讨薪的员工、维权的家长、失联的创始人、紧闭的门店大门,成为让人揪心的景象。

不少媒体披露,星空琴行在近期经历了停课复课又停课、被爆即将破产后又声明组织资源筹措资金,CEO失联后又发声称“无能为力”等等一系列跌宕起伏的事件。

而如今,星空琴行将何去何从,仍是未知数。

未知的还有员工被拖欠着的薪水、家长交纳的课程费用,以及这场夹杂着知名投资机构在内的艺术教育创业涉事方的责任。

相关债务均由公司承担

在公开资料的显示中,成立于2012年6月的星空琴行,是由周楷程在内的阿里巴巴管理团队6名成员离职创业的钢琴培训项目。琴行在全国拥有近60家钢琴培训体验店,北京有12家门店,并曾于2012年获得了九合创投的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于2013年获得雷军旗下顺为资本数百万美元A轮投资,于2014年9月完成了由蓝驰创投和顺为基金投资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于2015年6月完成了由蓝驰创投、顺为基金和嘉御基金2000万美元C轮融资,于2016年4月拿到了蓝驰创投、顺为基金和九合创投提供的D轮融资。

融资名单看似华丽,但在星空琴行CEO周楷程20日发布的内部邮件中,琴行的危机早已暗潮涌动,公司业务调整的过程也出现了失误——先是盲目扩张,然后在后续追求盈利的情况下,销量出现大幅下降,导致琴行资金缺口开始加大,待支付开始积压。

人民创投了解到,星空琴行主要有三种盈利模式:第一是购买钢琴送课时,钢琴价格高于市价约25%;第二是租琴,顾客交付钢琴全款押金,单独购买课时,每节课时240元,至少购买1年课时,为1.2万,一年到期后退还押金;第三是以240元价格单独购买课时,同样一年起购。

这意味着,上课的预付费与买琴的费用一起绑定。这也直接导致琴行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闭店时,一些家长只能想办法追讨预付款项,维护自己的利益。

然而,维权家长和讨薪员工们的愤怒并没有敲开已经闭店的琴行大门。

在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迎春看来,根据现行的公司法关于有限责任公司的有关规则,消费者不能直接向已经缴付了认缴注册资本金的股东主张公司债权,但如果其中的股东没有按照约定缴纳出资、出资不实或者其他情形,则消费者作为债权人可以直接向股东主张债权。“消费者先根据自身的合同,仔细看看其中的条款,先试图与签约琴行沟通协商确定相应方案,如果不能协商或协商不成,可以在收集了有关证据材料之后,直接提起诉讼并实施查封钢琴等财产保全措施。”李迎春建议。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法律与财税跨界律师林日升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根据我国公司法,公司资产与负债均独立于股东,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仅承担有限责任,投资机构是公司股东,仅以其认缴出资额为限承担责任,星空琴行相关债务均由公司承担,股东需就其出资中未实缴部分承担责任。“但如果公司股权发生转让并且原股东有未实缴资本金,那是否向原股东追缴则尚无定论,原股东是否有责任也无定论。”

“我暂时隔绝个人债务和公司的关系”

9月20日,北京天朗气清,初秋的清爽已经浸入人的皮肤。但讨薪的员工、维权的家长并没有停下来,他们等待着自己权益被讨回的那一刻;各界的关注和媒体的报道,也没有停下来,他们等待着星空琴行正视闭店问题与债务的那一刻。

当日,星空琴行终于发布了一则官方通告。在这份通告中,星空琴行称管理团队成员坚守岗位,和投资人一起,日以继夜努力寻找各种办法,一点一点解决突发情况;同时倡议对于教育行业有计划的机构和个人及同行能深入了解星空的优质资产和模型。“我们对于未来运营模型已经做了预演推算以及区域试点,对于未来的运营管理团体和坚守的员工有方法!有信心!” 星空琴行在通告中称。

在通告前后,一直处于失联状态的星空琴行CEO周楷程发布了一则内部邮件,讲述了琴行从资本宠儿走向经营恶化、继而被迫闭店的发展过程。

这位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客户第一,我们始终认为客户是自己的衣食父母”的创始人,在这封邮件里写道:“在发完这个(闭店)通知后,我选择了离职,其实我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因为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任何股份,也就无法对公司做出大的决策了。”

而在此之前,周楷程也写道:“而如果我离职,我暂时隔绝个人债务和公司的关系。”同时,他也称自己团队已经交出所有股份,债转股给到投资人,包括了原投资人,也包括一些转让股份进入的新投资人,而投资人与团队口头约定未来在达到一定条件后再给团队发20%期权。这形成了目前星空琴行100%投资人持股的情况。

“在实现完全控股的情况下,投资人将实际控制公司运营,将有机会对创业公司的战略与人员进行大幅调整,也可以出于对创始团队的信任维持原有状态。”林日升认为,对许多创业公司而言,创始团队是其能够吸引到投资的重要因素,投资人看中的往往就是创业团队,而创业团队的持股是创业团队创业积极性的保证。因此,在创业团队不再重要的情况下,抑或是有其他措施能够保证创业团队积极性的情况下,投资人才会愿意持有公司100%的股权。

但如果创始人为公司债务提供了担保,亦需对担保范围内的债务承担相应的责任。据林日升分析,股东应该并不愿意看到琴行破产,“一旦破产将按照破产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进行破产清算,根据经验,股东将无法完全收回投资款,债权人也难以获得足额清偿。”

上海政法学院翟新辉建议,对于预付款,一方面需要消费者理性消费,一方面需要工商管理部门对各企业发售各种卡券有一定的行政管理措施,比如要求商家缴付一定的保证金以及对违规商家及时查处、罚款、吊销营业执照等处罚。“对于所有的预付款,均需付款人事先对交易对手的信用情况有一个预期和估计,避免对不了解的交易对手有较大金额的预付款,特别是在中国目前征信系统尚不完善的情况下。”翟新辉称。

但无论如何,星空琴行近一个月的闭店风波眼下并没有妥善解决的征兆,各地的门店依旧人去楼空,维权的家长们依旧苦苦坚持,而星空琴行官方微博上所称的“恳请各位家长和学员们给予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尽快给大家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依旧只是一纸空文。

“给予我们一点时间”,究竟要给多久呢?

(责编:黄盛、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