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踩上新零售 “风口”的办公室无人零售货架,是“虚火”还是刚需?

黄盛

2017年09月18日08:32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2017年创投圈什么火?新零售当之无愧。

无论是盒马鲜生、无人便利店,还是线上、线下融合的新模式,各种各样受到资本青睐的新零售项目在创业圈里、在消费者眼中,成为踏上时代潮头风头无二的产品和模式。

而具有新零售特点的办公室无人便利货架也逐渐“跑马圈地”,迎来一波波创投热潮。

这一在不少写字楼办公场景中出现、方便上班族随时购买零食饮品的无人值守便利货架是否真的满足了用户需求?营收模式又是怎样的?在众多创业者和资本入局后,又将何去何从?

创业者大量涌入 资本火速入局

公开数据显示,在今年1月至今,无人自助设备领域已披露的融资项目为已超过25个,累计金额超30亿元人民币。而无人值守货架目前市场上的活跃玩家除了小e微店外,还包括每日优鲜便利购、果小美、领蛙、哈米科技、猩便利、有品、便利吧、七只考拉、零食e家和咕哒猎人等等。

近两周左右,七只考拉(A轮5000万元人民币)、友盒(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果小美(A轮1000万美元)、阳光乐选(Pre-A轮1000万元人民币)以及猩便利(天使轮1亿元人民币)5家无人值守便利店公布融资信息,涉及总金额2亿元人民币以上,经纬中国、IDG创投、蓝驰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纷纷入局。

人民创投根据公开资料进行了不完全统计发现,创始人为回家吃饭原CTO的文朝辉创建了开放式无人货架七只考拉,并获得经纬中国的融资;原阿里聚划算的闫利珉创建的果小美已经获得了IDG资本、蓝驰创投和峰瑞资本等的加持,甚至在媒体的报道中,蓝驰创投从最初见面果小美到最后投资,只花了一周半时间;领娃则先后获得了多牛资本、长岭资本等的注资;哈米则有元璟资本和真格基金等的融资;IDG资本和英诺天使则出现在番茄便利的融资资方名单中;另外还有坚果资本支持的鲜喵,千帆资本投资的零食e家,GGV纪源资本和云启资本、蓝湖资本、真格资金加注的魔盒CITYBOX,每日优鲜的便利购获得的是远毅资本、华创资本、联想创投、浙商创投的投资,等等不少无人货架模式和无人货架+模式先后获得资本的关注。

9月13日,有新零售领域网络垂直平台称,京东到家即将进入无人货架赛道,进驻办公室,形式是开放式货架,定位“无人值守自助迷你超市”。

无人值守、自助、迷你、移动支付

盘点这些无人便利货架不难发现,开放式无人货架服务场景主要是写字楼或企业的办公空间,以促销、红包、优惠券、积分等方式,用于用户数据流的集中聚集;在选品方面,主要涉及日常零食、饮料、下午茶,以及部分鲜食(早餐、乳制品、果汁等),依据不同设备有所调整,用户一般是在线选取和移动支付获取商品。

同时,不少无人便利货架公司在上游采货、中转仓、配送等供应链上的环节进行了完善,并提供一些线上特有品牌或根据入驻公司的员工性别比例、加班强度、行业属性、消费能力等因素,设置了不同的零售套餐,提升服务体验。

在货源补充上,既有通过技术进行库存实时监控,实现2到3天补货一次的模式,也有通过大仓和前置仓网络实现对货柜日补的方式,还有企业级用户可以根据订单量进行一日两补。

主做新零售+社群商业的私蜜便利创始人三水哥则撰文表示,无人货架的外衣是零售,内核则是共享经济的新物种,这也是大资本争相进入这一赛道的隐秘原因之一。在他的粗略估算中,全国一二线城市整个办公室场景下的商业价值空间会有万亿之多,但企业办公空间的服务场景并不稳定,因此无人货架需要自律,首先做好服务是根本,价格战是双刃剑,伤人时也容易伤己。

但小美创始人阎利珉曾表示:“测算发现,这是个不大的市场,一年不到500亿规模,即便能成为一二三线城市一家独大的企业,也是不到千亿级别的市场。”在他看来,无人便利货架是低成本获取高价值客户流量的渠道,其上半场可能是不会太大的盘子,“我们看重的是下半场,流量变现的可能性。”

如何走下去?

一方面是相关创业项目的涌现,一方面是资本机构纷纷抢占赛道,无人便利货架吸引了不少业内外人士的目光。但在看似热热闹闹的创业融资时间中,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无人便利货架是借新零售的“噱头”“虚火”,还是会一直像眼下这般“慷慨高歌”地挺近各个办公服务场景?

蓝驰创投执行董事吴佳向媒体称,在一定数量级下的货架,进入门槛是很低的,一旦数量级达数十万甚至更大规模,涉及到如何管理运营、选品调整包括供应链效率等环节,这就是个门槛很高的生意了。“办公室场景是过去没有被覆盖的,办公室货架组合覆盖了新人群新需求,提供了新效率,而且资本已熟悉类似外卖团购的玩儿法,在基础设施更完善的格局下,办公室无人零售行业的收拢时间会比团购和外卖更短,可能只需要两、三年时间。”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江澜则表示:“目前,部分玩家现在的收益cover住成本,扩张阶段,在规模化形成绝对市场优势之前,这个领域要做好烧钱的准备。当然,烧钱并不可怕,只要你能够成为市场第一。”他在署名文章《调查了两个月,我为何没有投无人便利货架》中指出,无人值守便利货架市场大,有需求,但需求没有被满足得很好,同时用户替换成本低,“当然,这个事情到底能不能做成还有一些疑惑点,比方说到底能不能规模化,能不能防守,最终能不能赚钱等等。”

在联想之星投资副总裁高媛媛看来,零食货架、共享冰箱已经进入办公室的品类,或者是无人售货机,是一种新的渠道。作为新的渠道,要看其能承载的品类和商业价值。尤其是无人自助售货机,核心是对品类的选择,常规的品类更多是品牌渠道方的机会。

领蛙创始人CEO胡双勇认为,“公室无人零售货架是一个看似门槛低、谁都可以进入的行业,但真正的难点在于规模化后的精细化运营。现在各家都在埋头往前跑。领蛙先跑了几步,已经意识到,规模的上升会带来运营难度的指数级上升。选品、库存管理、物流、服务每个环节都要做精细化运营和阶段性优化,也越来越多地需要用数据和技术来驱动。”

(责编:黄盛、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