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孙宏斌和贾跃亭各有归宿,供应商们只能在帐篷里哭?

李威

2017年07月26日08:05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在孙宏斌口中的新乐视正常运转之前,如何清偿债务还会是一个令孙宏斌和贾跃亭头疼的事。

孙宏斌在上周五(7月21日)当选为乐视网董事长也没能在更大程度上缓解整个乐视体系所面临的债务危机。就在他走马上任的当天,乐视大厦下面的讨债人群中,又多了一批为乐视致新、乐视云等乐视系公司提供加班餐的供应商,他们有170多万的钱款未还。

一天之后,上海奇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奇成悦名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对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名下财产进行财产保全,经法院裁定,贾跃亭名下5.1亿股乐视网股票,以及乐视控股1194万股乐视网股票被冻结。

一个刚刚接手,正信心十足地准备将“新乐视”发扬光大,另一个早早去了美国,声称要坚持造车,并承担全部责任,却没有人站出来捋一捋乐视控股旗下的乐视移动、乐视VR、乐视体育等公司的未来,也没有人站出来给在乐视大厦底下讨债数十天的供应商们一个明确而有效的说法。贾跃亭出奔之后,似乎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一手导演的这场大戏该如何收尾。

新乐视与老乐视

7月17日股东大会现场的那扇门已经将原本被大家视为一体的乐视划分成了事实上的两个部分:实际上已经被孙宏斌接管,并以“新乐视”相称的上市公司体系,和依然被贾跃亭掌控的、包括乐视移动在内的非上市公司体系,两者同样负债累累,却有着不同的处境与前景。而这一分割进程已经到了尾声。

在门里掌控全场的是孙宏斌,参与会议的股东在交流中关心的是乐视网什么时候会复牌,与非上市体系的关联交易情况如何,以及万达与孙宏斌口中的新乐视会不会有更为深层次的合作。尽管孙宏斌的回答模棱两可,“都有可能,这就是个生意,但目前只谈了框架,细节还没谈”,投资人和股东们还是将其看作是救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于水火的唯一希望,他们希望孙宏斌能够为乐视网带来新的改观。

孙宏斌本人对包括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的乐视上市公司体系的前景表示乐观,“新乐视、新团队、新文化,资金不是问题。”而他需要解决的问题则是:关联交易怎么办?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也就是,如何与非上市公司进一步进行分割。

在投资之初,孙宏斌就很看重对钱的管理。1月13日,乐视融创共同宣布,融创将投资乐视15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0%、乐视影业15%的股份,同时成为这三家公司的二股东,并且拥有对重大事项的一票否决权,还在乐视致新、乐视影业派驻了财务经理等关键角色。

5月21日,贾跃亭辞去宣布辞去乐视网CEO,同时强调,“乐视七个子生态缺一不可”。但是,事实情况却是贾跃亭在利用孙宏斌的投资偿还了近150多亿元欠款之后,并未能从金融机构那里得到新一轮的资金支持,反而在钱款风波中越陷越深。主张“该卖就卖”的孙宏斌对此颇有微词,称贾跃亭“该卖不卖、不坚决……你能做好一个业务就不错了。”

在他看来,需要拯救的是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中的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了,这是他想讲的故事。“业务是好业务,你重置的话,从头做的话,电视怎么做?影业你怎么做?你五年也做不到今天这样。所以电视也是第一名,虽然短期有问题,影业也是中国最好的影业公司之一,还有一个A股的互联网上市公司。”

而对于身在美国的贾跃亭而言,辞去上市公司CEO、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职务,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 91最快量产上市,“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乐视网已经不能够继续作为贾跃亭继续讲故事的根基,贾跃亭需要打造一个更大的地基让自己能够继续“蒙眼狂奔”,要有故事,也要有让故事能够立住的地基。

谁的乐视移动?

汽车和移动是拖垮乐视的两个欠债大户。当贾跃亭全身心去造车的时候,乐视移动几乎成了弃子。一方面,在媒体报道中人员流失严重、缺乏研发能力的乐视移动并不具有像易道那样让资方接盘的资本,另一方面,属于手机的大势已经趋于平缓,后来者难有更好的弯道超车机会。更为重要的是,乐视移动资金链难以接续,将有更多资金窟窿需要填。

在贾跃亭2015年发的一封内部信中曾宣布,乐视移动完成首轮5.3亿美元融资,创造了首轮融资最高的记录。在财新的报道中,该轮融资的投资方包括东方汇富、宏图三胞以及一些省级渠道商,而融资的形式主要以可转债方式进行,等于是乐视移动向对方借款,等业绩向好时再转为股权。而刚刚要求进行财产保全的奇成资产就是乐视移动的投资方之一。

事实上,在乐视移动的供应商们还未曾被乐视拖欠款项的时候,乐视移动的投资人便已经在2016年4月25日进行了变更,从原有的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乐风移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变更为了乐赛移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其中,乐赛移动的股东为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也就是乐视用来在2015年收购酷派股权的交易方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在此前的报道中,其股东包括邓伟和贾跃民,最初是为乐视移动融资搭建的资本平台。

6月26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了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对于乐视移动的欠款,贾跃亭和孙宏斌却均未有任何有效的回应。

最怕被慢慢拖死

对于供应商而言,这并不是能算是一个好消息,“贾总”即便从美国募集到了新的融资,投资方也不见得能够让他把钱匀给奄奄一息的乐视移动。就像在36氪报道中,作为金主的孙宏斌,不让乐视影业CEO张昭理睬贾跃亭的借钱需求一样。对于他们而言,能够让他们得到心安的是贾跃亭回国的消息,虽然屡有传言,却从来难以证实。

“他们一直拖着我们,嘴上说着好话,但是实际一直在把我们往绳上推,慢慢的就被吊死了。”一位乐视移动的供应商在搭上帐篷的第二天这样描述了他们心中的担忧。另一位供应商的公司原来有二十多人,现在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还在乐视大厦继续讨债。

一位此前接受过人民创投(ID:renminct)采访的被乐视VR拖欠款项的供应商,经历过乐视的种种起伏之后,又一次重复了他在采访中说的一句话:“贾跃亭可以去实现你自己的梦想,但请不要把你的梦想建立在别人梦想毁灭的基础之上。”

目前,供应商们所能做的,只是不断打听贾跃亭的行踪,一有消息便去围追堵截,而获得的消息往往是,现在真的没有钱,贾总正在美国为大家想办法。在乐视网股东大会现场,乐视控股方面的赵磊向前来讨债的供应商们解释时说道:“乐视这边贾总和整个高管团队每天都在讨论这件事,只是到目前来看,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同时,他还多次强调,股东大会是乐视网的股东大会,与乐视控股无关。

在美国想办法的贾总早在辞去乐视网一切职务的同时,就已经身在美国,同时在名为贾跃亭的微博上说了这样一番话:“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这是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内,贾跃亭给供应商们吃下的最后一颗定心丸。

随着乐视的分割,前来讨债的供应商们也相应地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在为乐视致新提供加班餐的供应商眼中,讨债的目标已经从贾跃亭变成了梁军。而在乐视移动的供应商眼中,无论是乐视控股,还是乐视网,欠债的都是贾跃亭,需要继续给出说法的也应该是贾跃亭。

贾跃亭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正如媒体人秦朔所说,“造车在今天来看是一个血盆大口,没有足够资金供给的话,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同样,乐视供应商的故事也没有结束,在问及乐视网的欠款如何解决时,一位乐视网内容供应商表示,“那还能咋办?(除了等)没啥办法。”

        推荐阅读:

  数字货币众筹集资疯狂背后:泡沫隐现 监管空白

  讨债者支帐篷盯守乐视大厦 贾跃亭一旦回公司或难脱身

  三问58同城“坑骗”风波——农民工老张奇遇记追踪

  《王者荣耀》防沉迷再度升级:一键禁充/查小号

  自信 执着 焦虑——独角兽企业创始人精神“三特质”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黄盛、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