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债主成掌门人 米米乐易主后经营危机会结束吗?

许芸

2017年07月24日10:17  来源:挖贝网

  近日,一纸权益变动报告书宣告米米乐(现证券简称:ST米米乐 证券代码:833048)易主。

  米米乐创始人刘文太执行法院裁定,将持有的米米乐股票2400万股作价2000万元抵偿给自然人叶锋,以清偿相应的债务。执行完成后,刘文太持有米米乐股权占比降至31.27%,叶锋持股比例增加至51.62%,将成为米米乐新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便负面缠身的米米乐,能否由此结束危机?

  风险频发 公司经营或已停滞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米米乐危机首次引起公众广泛关注应该是在2016年9月12日东兴证券的一则风险提示公告后。因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问题,2016年4月19日起,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对米米乐进行现场检查,当年8月份,米米乐被证监会四川监管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东兴证券由此认为,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分层管理办法(试行)》(下称:《分层管理办法》)第十五条相关规定,米米乐将可能由创新层调整至基础层。

  在之后,米米乐被公众称之为“新三板退层第一股”。虽后续东兴证券将所依据的条款更正为“第十二条”,指明被调层的时间可能为“2017年5月底”,是否为“新三板退层第一股”待商榷,但米米乐已难逃调层命运。今年新三板首次调层后,创新层名单中不再有米米乐的身影。

  而今看来,从创新层调整至基础层已经是米米乐爆发的风险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2016年下半年开始,关于米米乐资金紧张、股权大半被质押、员工讨薪、债主起诉还款、股权遭司法冻结、银行账户被冻结、高管大换血、资不抵债、持续经营能力存疑的风险被大量曝出。

  在人员方面,米米乐高管变动频繁,一年时间经历4任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也发生变动,刘文太也在今年3月30日递交了辞职申请,辞去总经理、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董事职务。另外,米米乐普通员工大量离职。据米米乐年报,2016年一年时间内米米乐员工减少了85人,到年末仅剩68人。今年上半年,米米乐41名员工申请仲裁,讨要被拖欠的三到四个月工资。

  虽然米米乐在多条公告中申明公司经营活动正常进行,但据米米乐离职员工对媒体表示,公司差不多是倒闭的状态。

  挖贝网在米米乐商城官网看到,其首页重要位置的活动信息基本在今年2月份即已过期,目前仍未更新,其客服电话也无人接听。

米米乐商城官网截图(挖贝网wabei.cn配图)

米米乐商城官网截图(挖贝网wabei.cn配图)

  米米乐正常经营活动或许在2017年年初第一次员工仲裁发生时即已停滞。

  外部资金缺乏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米米乐主要通过运营维护互联网购物平台米米乐网上商城,借以B2B、B2C等模式对各类商品进行采购及销售。这也意味着,出于电商行业的“烧钱”特性,米米乐要想打响知名度、快速发展,需要很多资金作支持。

  但现实比较残酷。据挖贝网了解,从2006年3月商城上线至今,米米乐基本靠自有资金支持,少有外部资金注入。这一点从米米乐的股权结构可见一斑。截止2016年12月31日,刘文太持有米米乐84.46%的股权,其余股权则多集中在刘文太家族手中。

  靠一己之力支撑一家企业特别是电商企业的发展,难度可想而知。

  米米乐现金流有多紧张呢?挖贝新三板研究院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6年,米米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9.10万元、-1916.62万元、-4175.96万元、-3656.98万元,持续恶化。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为了补充资金,米米乐在2015年11月6日与深圳阜鼎汇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阜鼎)签订了《商业保理业务合同》,刘学胜、刘文太分别与深圳阜鼎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米米乐在3天后向深圳阜鼎提交《保理申请书》,将其对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500万元和对天津力杰新创科技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700万元转让给深圳阜鼎,申请融资款800万元,并约定了资金占用费为每日万分之三点五,利随本清。

  挂牌成功后,股权融资成为米米乐资金的重要来源。2015年11月19日,米米乐公告宣布挂牌以来的首次募资完成,成功引入两家合伙企业成都市宏盛源商务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成都市昶晟福商务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募资2946.93万元。但这对于改善米米乐资金紧缺的状况作用有限,2013年到2016年,米米乐年末货币资金分别为23.9万元、8.07万元、2741.48万元、1.22万元。

  此外,刘文太大规模质押手中股权为米米乐的各项借款提供担保,以筹集资金发展业务。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4月29日,米米乐公告刘文太的第一次股权质押,质押500万股,为公司与中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均资管)的2000万元借款提供连带保证。到2016年12月15日,刘文太先后进行8次股权质押,累计质押总股份38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82.81%,占个人持股超98%。

  大规模质押股权为借款担保却无力偿还,为米米乐易主的现状埋下隐患。

  而随着质押失控,米米乐股权能换取的资金也越来越少。如上文所述,刘文太第一次质押股权时,500万股可以借款2000万元,但到本次米米乐股票被抵偿给叶锋时,2400万股仅作价2000万元。

  盈利模式待考

  资金紧张的根源指向的还是米米乐的业务。在业务发展上,米米乐面临“外忧内患”。

  整体来看,随着网购的普及,电商行业发展大环境向好,交易额增速喜人。但广阔的市场前景下,也有阿里、京东、唯品会等巨头“拦路”,电商行业寡头趋势明显,身处西南地区的米米乐不管在资本还是人才方面的优势都不明显。

  在激烈的竞争下,号称“只卖批发价”的米米乐也面临“内患”。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5年,米米乐营收实现跨越式发展,3年时间里从2921.27万元增加至16.03亿元,2016年在陷入危机的情况下仍然有3.33亿元的营收。但需要正视的是,米米乐从2013年至今没有实现过盈利,2016年亏损额更是达到7253.57万元。“只卖批发价”也造成米米乐极低的销售毛利率,2013年到2016年,米米乐销售毛利率分别为14.02%、1.83%、1.06%、1.38%,远远低于行业水平。

  目前,“钱”仍然是摆在米米乐面前的现实问题。截止2016年12月31日,米米乐总资产620.4万元,负债总计3296.59万元,资产负债率(合并)高达531.36%,严重资不抵债。

  为了经营发展需要,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2017年6月19日,米米乐全资子公司深圳米米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米米乐)与叶锋签订《借款合同》,叶锋向深圳米米乐提供不超过3000万元无息借款。据米米乐披露,已收到1000万元。

  米米乐表示,在2017年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尽力改善公司的经营和管理状况。已与中均资管达成延期还款协议,2017年10月31日前对方无条件搁置对债务的追偿;公司董事会和高级管理人员已重新选举并获审议通过,将加大优势团队资源的投入与优化,以多平台、多渠道、多区域的方式提升客户覆盖面,加强国内B2B渠道销售;也将妥善解决员工劳务纠纷等问题。

  新的掌门人、新的领导班子,能否带领米米乐打盈这场翻身仗,还要看后续发展。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