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乐视终于还是姓孙了,贾跃亭的汽车梦还要等

2017年07月24日08:16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没有悬念。三天前向媒体透露“不想当乐视董事长”的孙宏斌,还是坐上了“总舵主”之位。

7月21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正式选举孙宏斌先生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总经理梁军。

一早便传出消息已经回国的贾跃亭并没有出现在董事会上。《国际金融报》记者就贾跃亭回国问题向乐视公关部求证,对方告知并不清楚。

其实,早在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入股乐视后,家电行业资深专家刘步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便表示,乐视会经历三个过程:从贾跃亭的乐视,贾跃亭和孙宏斌的乐视,最终必然归属于孙宏斌的乐视。

只是,刘步尘没有想到,过渡阶段如此短暂。

对于孙宏斌而言,当上乐视网董事长,只是一个开始……

三步把乐视装进口袋

孙宏斌担任董事长标志了乐视正式进入孙宏斌时代。此后,不会再有人问起乐视姓贾还是姓孙,答案已经明朗。

把乐视装进口袋,孙宏斌用了三步。

第一步,雪中送炭,资金注入。

从顺驰到融创,尽管公司变了,但极具孙氏色彩的“疯狂并购”却始终未改。

2016底,乐视被曝出资金链危机。2016年12月10日,这个贾跃亭口中与孙宏斌初次见面的日子,经过4个小时的交谈后,相较于世贸三项目,入股乐视似乎对孙宏斌而言更具吸引力和挑战性。

1月13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融创战略入股乐视,以人民币6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以79.5亿元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5%股权,以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融创本次共计支出150.41亿元,交易完成后,融创中国将成为乐视体系中上市板块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成为乐视超级电视和影业板块的重要股东。

“中国好老乡”孙宏斌化身白衣骑士,携150亿巨款强力入股正在“闹钱荒”的乐视。

第二步,势力渗透,高管变更。

自融创中国资金进入的那一刻,乐视姓贾还是姓孙的传言便没有停歇过。孙宏斌的入主并非一蹴而就,三个月的人事变动早已让高管队伍里出现更多“孙系”面孔。

2017年4月19日,乐视网宣布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

2017年5月21日,贾跃亭申请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专任董事长一职,一同辞职的还有跟随贾跃亭多年的财务总监杨丽杰。与孙宏斌同为联想系出生的梁军接替贾跃亭出任总经理,背景中立的张巍接替杨丽杰,出任乐视网财务总监。

6月19日晚间,乐视网称,独立董事朱宁辞职,经融创提名,董事会同意选举郑路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独立董事。

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同时退出董事会。

7月17日,乐视网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孙宏斌、梁军、张昭当选为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至此,变动后的乐视网董事会席位增至8席,而孙宏斌一方占据5席,具备了绝对性优势。

第三步,水到渠成,乐视易主。

7月3日,媒体曝光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公司的12.37亿资产被司法冻结,此时他正在飞赴洛杉矶的航班上。7月6日,贾跃亭上午承诺尽责到底,下午便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

任凭国内一片呼唤,依然迟迟未归,隔岸观火。

从贾跃亭辞任董事长后,孙宏斌便被看做是这一职务的不二人选,即便选举一再改期,外界也认为不存在变数,不过是延期上位。

“即便不参选董事长,孙宏斌也已经从事实上掌控了乐视网董事会。”一名乐视网内部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贾跃亭的底牌

就在贾跃亭出走美国,外界一片唱衰之时,孙宏斌依然认为老贾手上还有好牌。刘步尘认为这更多是孙宏斌在给自己打气。

孙宏斌是谁?柳传志看中的接班人,牢狱之灾后迅速东山再起的顺驰速度缔造者,向王石下战书的勇士,极具天资和野心,野心勃勃而又步步为营。这样的孙宏斌必然不能接受外界关于其被贾跃亭坑了的传言。

对于贾跃亭手上的好牌,土地资源呼声最高。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乐视还与深圳、山西临汾、上海等多个地方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乐视以产业基地、生态城、生态产业园等多种方式,拿下了数值不菲的土地。

此外,乐视在国外还有很多地块。

“土地资源对房企发展至关重要。”易居智库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土地储备是衡量房企经营业绩和企业实力非常直观的一个指标。

严跃进表示,虽然此类土地的投资价值,总体上投资潜力是较大的,若转手预计也会有接盘者。但是很多土地和特定产业挂钩,转让的话也会涉及到产业本身的制约。

刘步尘也强调,乐视当前的土地资源,很多是和地方政府合作,对其用途有明确规定和要求,进行地产交易并不现实。

孙宏斌面前的难题

孙宏斌的当选,刘步尘直言,对乐视网是好事,对孙宏斌本人,却不见得。

毕竟,接手乐视网后还有一系列令孙宏斌头疼的问题。

首先便是债务窟窿。

资金问题爆发以来,不断有供应商向乐视讨债,随后事态愈演愈烈。

7月5日,数名全国各地的供应商聚集乐视大厦,17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也因为涌入大量供应商而变成“讨债大会”。这些供应商们大多采取了抱团的方式来维权,QQ里有很多包含“乐视”、“维权”等关键字的群,小到几人,大到几百人。

7月21日,乐视的讨债者们一早便在乐视大厦围堵,催款口号在高音喇叭里循环播放着。因为早上有消息说贾跃亭回国了。只是等了一天,他们声讨的对象依然没有现身。

一名来自福建的供应商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为“乐视这么大的公司,不至于欠我那点钱吧?”

孙宏斌嘴里的“新乐视”极力想与贾跃亭的乐视划清关系,股东大会上,乐视控股的赵凯甚至直接表示“现场供应商欠款属于与乐视控股签订合同,贾跃亭承担责任,与乐视网无关,贾跃亭目前仍在美国筹措资金”,但是供应商似乎对此并不买账,乐视非上市板块的部分业务叫停后,他们继续咬定乐视网不松口。

孙宏斌当选的新闻刚出来,有网友爆料称,乐视大厦前的讨债者已经将口号换成“恭喜孙总当选,乐视欠债还钱,孙宏斌,还钱”。

刘步尘认为,孙宏斌当选后面临的第一个现实问题便是巨大的债务,毕竟贾跃亭辞去职务也有逃避责任的原因。

其次,如何聚合涣散的人心。

因为延发工资,乐视的债主范围除了供应商,还有数千名员工,而乐视内部对于延发工资并未提前通知或给予相关说明。

一名乐视内部人士对记者直言,“这样只会让人心涣散更加严重。”

员工被裁,管理层出走,人员频繁变动,攘外必先安内,如何安抚内部对于孙宏斌来说是个问题。

第三,新乐视如何切割。

孙宏斌的切割之意很坚决,除了屡次强调的要将上市公司业务和非上市公司业务剥离开,其本人近期也在积极与贾跃亭做切割。

从“老贾是特别稀有的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到“贾跃亭辞职是必要程序,不辞职就开除”,态度的转变体现出孙宏斌对贾跃亭已经失去耐心。

只是在贾跃亭的构建中,乐视七个板块为一个整体,在最近修正的乐视网2016年年报中,关联交易达到了29亿,应收款项的前五名甚至全部是乐视关联方。对于业务已经交织在一起的乐视网而言,彻底切割并非易事。

最后,如何重拾跌到谷底的乐视信誉。

从招行冻结乐视资金到多家机构下调对乐视的估值,乐视生态面对的挤兑风暴正在不断扩大。而沉默多日的贾跃亭在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后便远走美国,“全然自我保护,放弃所有盟友”的贾跃亭信用值骤降,拖延政策后,乐视的公信力几乎完全坍塌,当乐视的品牌形象被烙上如此负面的印记后,公众信心如何重建?

        推荐阅读:

        贾跃亭:被逼上绝路?

        老鼠仓现首个"情节特别严重"判例 中邮厉建超9亿暗盘曝光

        新设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或将取消“苹果税”,苹果公司在玩什么?

        多地暂停“共享睡眠舱” 网红产品缘何遇运营尴尬?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