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映客牵手宣亚,就能打破独立直播平台的魔咒?

李威

2017年05月09日19:56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今日(5月9日)晚间,宣亚国际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直播平台映客至少50%的股权。公告显示,本次交易方式初步确定为公司全部采用现金的方式购买标的公司的股权。宣亚国际同时表示,公司股票自2017年5月11日开市起继续停牌,继续停牌的时间预计不超过1个月。

其实,上个月就已经传出了映客将被宣亚国际收购的消息,但是映客当时对人民创投(ID:renminct)的回应是并不知情,“我们没有这个事,具体写得被收购啊什么的,我们也不太清楚”。

不过,今年3月29日,宣亚国际与映客运营公司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曾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着力开发适合于直播平台的各类广告业务模式,并对接各类潜在广告主,进行商业化推广运营等事宜达成战略合作协议。

四月初的一篇奉佑生的专访稿在标题中使用了“孤注一掷”四个字,移动直播的红利期快速走向结束之后,映客正在不同方向进行突围的尝试,迫切地寻找着激活流量,让自己实现破局的那个点。映客与宣亚的此番重组,则可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映客破解资本困局的奋力一击。

这似乎也表明,“孤注一掷”的映客和它的创始人奉佑生依然试图验证一个命题:一家直播平台能否在保持自己相对独立地位的同时,完成自己的不断跃迁。

直播黯淡

“映客之所以能弯道超车,与我们对直播行业的深刻理解密不可分。”奉佑生曾经这样说道。映客作为移动直播领域少有的身后没有巨头站台的创业公司,抢到了移动直播红利期里最大的一块蛋糕。

第三方数据监测机构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在移动直播的概念爆发时,映客的安卓端周新安装量从2016年1月的95万激增到2016年6月的380万,iOS端则更是从36万激增到140万。同一份数据显示,在2016年6月份,映客的月度总使用次数高达8.8亿次。在一篇文章中,这样的数据被称作“扎眼的线条”。

从2016年8月开始,移动直播开始从风口浪尖上回落。在易观的统计中,9月份泛娱乐直播领域人均单日启动次数降到了5.99次,并开始在这一区间上下徘徊,而在此前八个月中,这个数据从来没有低于过8次。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对此的解释是,直播是一个消耗流量的东西,而目前的直播只是完成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迁移过程。

当直播红利期已经过去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映客正在进入战役的下一个阶段,而这个阶段对于映客来说,或许会更为持久,且更为残酷。因为行业爆发初期赋予映客的势能接近消耗殆尽,映客需要用更多花样不断刺激已有用户的活跃度,并不断争夺更多用户实践,这是一场拥有更多竞争对手的争夺存量市场的战争。

“我们发现行业平均水平(用户的手机里)只有17个APP,我们进入了一个APP冰峰时代。现在对存量的一个争夺和博弈成为各大竞争的焦点。”QuestMobile CEO周煜程在GMIC期间举办的“视界智变,创见未来——2017移动视频峰会”上这样指出。映客要做大,就需要成为这17个APP中的一个。

“这是事物的自然规律。从受关注到降温的一个阶段,我认为越快降温越好,当大家把直播遗忘的时候,就是它像生活中的空气和水一样,你就不会天天惦记它这是个啥了。”奉佑生这样对媒体表示。然而,“空气和水”的另一种解释是,你的生活不能离开我,而移动直播目前还并不能独自证明这一点。

下注短视频

2017年3月,奉佑生投入了五六十人的人力,开始将短视频作为发力点。事实上,映客在2016年9月就已经上线了短视频功能“我的一天”,“也是对我们的社交关系的一个沉淀和增益。我们觉得,敢直播的,你们就来播,不敢直播的,你们也可以发个视频。”映客COO Jessie在去年接受专访时表示。

“我觉得映客做短视频这个逻辑是对的,应该是去做的,”华映资本合伙人钱奕在接受人民创投(ID:renminct)采访时认为,用户是来映客打发时间的,要想办法满足用户的这个需求,短视频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我不认为一定是获得更高收入和流量,而是提高用户留存的一种方式。”

短视频被看作是映客破局最有希望的破局点。实时属性太强致使直播平台在用户留存上天生便存在缺陷——我喜欢的主播没有直播,我去看什么?短视频恰恰能够弥补这段时间的空白,提升用户的留存率。而且,奉佑生认为,映客平台上有“大量有能力贡献优质内容的用户”,其中70%将成为短视频内容生产者。

“很多用户会觉得直播成本很高,(现在)有好的内容可以通过短视频去表达,也能积累粉丝,你也可以通过直播去变现,这是我们整个一套模式。”映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而奉佑生希望映客的短视频能够找到不同于今日头条和秒拍的定位,做得“有格调地好玩”。

“一方面用户眼球会被分散,另一方面优质IP和网红资源的价格会被不断炒高,直播平台的利润空间短期内将被挤压。因此,直播将很快从一个虽然相对边缘但由健康利润率的市场转变为一个需要大额资本投入砸出主流平台的市场。”在直播最热火朝天的时候,《直播生活!易凯直播行业研究报告》对直播行业做出了如下论断。

现在同样的论断正在比直播发展地更早的短视频行业中得到验证。秒拍、今日头条等先入局者通过动辄十数亿的大手笔投入,来争抢短视频行业的头部创业者。映客刚刚进入的短视频领域是又一个烧钱的战场。甚至,在映客面前可以选择的方向也所剩无几,陌陌要做视频社交,微博开发了微博故事,今日头条做了短视频分发,秒拍在集聚头部内容,快手圈占了三四线城市的用户。

“直播、短视频就是功能,大家觉得这个功能对我有用就都会想去做,但是大家的差异点就是在产品和运营层面的不同,慢慢积累的你的服务的质量不同,每一家平台会不一样。”这位负责人告诉人民创投(ID:renminct)。

纳新与留存

2017年的第一天,映客CEO奉佑生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标题为《给宝宝的一封信》。他在信中表示,2017,我和团队将以 “内容多元化和社交立体化” 战略,为宝宝们打造一个更丰富、更大空间、更多展示自我机会的直播生态平台。

如今,在这个直播生态平台下,映客在短视频之外,还做了“直播+”尝试和商业化尝试,引入了《王者荣耀》赛事KPL,推出了SDK,其背后的目的被看作是为了激活现有的存量用户,并且增加新用户的接入渠道。

一方面,通过“直播+”和商业化的尝试,映客试图对平台现有的用户进行更大程度地精细化运营,“前半场,你的调性打得七七八八,我们就开始想,全民直播这个概念要去做的时候,真的应该挖掘出更多的用户群体,然后使用这个方式去做传播和自我价值增值。”Jessie表示。

另一方面,映客在今年3月像第三方开放了SDK,将自己平台的架构和功能提供给其他平台方,几天时间内,其他平台就可以拥有与映客一样的直播功能。这一动作被一些媒体认为其“核心目的也是为了低成本获取流量”。当然,也是从技术上迎合了“直播+”的布局,来自更多不同领域的直播流量,自然也会有来自不同领域的内容。

而刚刚上线不久的手游直播则将目光瞄准了现象级手游《王者荣耀》所拥有的超过2亿的注册用户。对于现在的映客来说,“直播+”、短视频、SDK和手游直播都是在不断尝试的各种激活留存用户,吸纳新进用户的手段,其目的则是让更多的人在映客的平台上沉淀社交关系,至少要形成一个社区或圈层,“社交是平台里的一条线,不管做直播还是短视频,我们做的是比较年轻、高颜的群体的生活、他们创造的内容,背后永远都是这些人。”

“在争夺流量的冰峰时代,如果APP里不再包含有社交分享的元素,或者不知道怎么社交分享的话,产品运营团队需要去进行调整。”社交关系是奉佑生和映客最终希望得到的结果,但是移动社交的盘子已经被微博、微信,甚至陌陌等拿下了大半,映客想找到这方面的机会需要付出更多时间和资源。

资本是破局的基础

“现在直播处在2.0阶段,YY是1.0,下面还有什么玩法,我认为直播3.0会非常好玩,映客已经推进了。”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在黑马投资学院发表演讲时说。而也有人认为,“如果谁能在这几项尝试里做成一项,那他就是奉老板的大功臣。”

曾经被分割开来的移动直播和短视频的战场正在快速融合成为移动视频的战场,“直播会往短视频领域走,短视频会往直播领域走,每家都会做更加多元化更加综合。”映客也并不否认这样的变化出现。

直播3.0事实上也就是移动视频1.0时代。奉佑生和映客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在努力让自己在这个时代占据优势。但是,这样的努力在缺少资本投入的情况下,却显得有点力不从心,移动直播、短视频和社交无一不是资本的绞肉机,而映客却在资本上已经很久没有传出过利好消息了。

在2016年8月接受《财新视频》采访时,奉佑生透露映客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但未公布金额,并表示C轮融资已经在沟通中,可能会直接发布C轮的融资。此前,映客拿到了多米音乐500万的天使投资,完成了金沙江、赛富基金和紫辉创投三家投资的2000万A轮融资,以及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A+轮融资。

至今,映客尚未公布C轮融资。倒是在这次采访一个月之后,昆仑万维发出公告,将其所持有的网络直播平台“映客”3%的股权出售给光信资本,售价为2.1亿元,按照该价格,映客的估值在当时达到70亿元。

高达70亿的估值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映客继续融资的绊脚石,很少有资本愿意继续将更多的钱投给已经讲不出更多故事的移动直播。上市面向二级市场融资成为映客的最佳选择。

宣亚国际收购映客的传闻出来之后,一家媒体报道称,过去半年内,宣亚国际与映客一直在进行“借壳”或“类借壳”方式寻求上市的谈判,具体形式并未确定,双方在一段时间后会公布准确的交易动向。而一位直播行业从业人士对此的评价是,“再不卖就来不及了”。

但是,上市不足三个月的宣亚国际收购映客却让业内感到意外。宣亚国际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2016年1-12月实现营业收入4.6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871.01万元,截至2016年末资产总额为3.18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89亿元。按照停牌时股价100元计算,宣亚国际总市值为72亿元。

对于一家需要流量和关系支撑的移动视频平台而言,投入巨头的怀抱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在巨头夹缝中跑出来的映客现在显然已经放弃了投靠哪一家巨头的打算。毕竟,奉佑生在一开始创业时的打算便是找一个“BAT不一定一下子看上,却又在未来有大的想象空间”的行业。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缺少巨头扶持的映客在社交、资本和内容上陷入了一个循环:没有资本的投入留不住优秀的内容生产者,也就没有丰富优质的内容,而缺少内容就意味着缺少用户留存,在用户时间的争夺上将处于劣势,没有用户留存,社交关系的沉淀就无从谈起,没有社交关系,就缺少故事的主轴,资本就难以买账……

《每日人物》对奉佑生的评价是,“深谙人性深处的孤独和欲望。他谨慎克制又时常孤注一掷。”同时,他还对自己的判断有着极度的自信,认为和自己最佩服的人相比,他自己的长处是“我想得比较透”。

这一切都表明,投靠BAT似乎不太符合奉佑生的野心,尽管映客现在处境比较苦难,但是,他与巨头和竞争者的下半局博弈已然开始。要么大成,要么甘于平庸,可能对此时的奉佑生来说,甘于平庸也许就意味着失败。

PC用户扫码,手机用户长按二维码加“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李威、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