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空空狐创始人和投资人隔空互撕

温婧

2017年05月09日07:4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周亚辉昨日向余小丹发出律师函

  二手交易平台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和公司投资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反目成仇并不断“互撕”的剧情愈演愈烈。5月7日下午,余小丹再次发声,对周亚辉指责的“住最贵的私人医院看病、用公司的钱给个人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用投资款给自己发奖金、用公司钱给自己的干妈(不在公司上班)每月发5万工资、经常在微博晒包、花公司钱跟男朋友去国外旅游”等一一作出回应。余小丹称自己并没有乱花公司钱,都是合理开销或花的是自己的钱。她还提出,投资人周亚辉的投资款并没有及时到位,投资协议4500万只到账2600万,欠款1900万。同时,公司每年由红杉资本指定权威机构做审计,公司的问题大家都知情,是因为投资款未到位而“烧钱”,这个问题并不是自己的问题。

  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昨日则授权北京辉达律师事务所发布公开声明,表示此前余小丹的诋毁、不实陈述等,对周亚辉个人及昆仑万维均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声誉损害,已向余小丹本人发送律师函。若三日内涉嫌侵权方没有停止并纠正违法行为,周亚辉将立即依法提起诉讼,因违法行为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均将由违法者承担。

  针对余小丹提出的周亚辉投资款还拖欠1900万的说法,律师函称,协议约定周亚辉的投资金额为人民币2600万元,该投资款已全部支付到位。余小丹反复对外陈述的4500万元出资义务实际为已作废协议中的约定。

  回应

  余小丹称周亚辉投资款未到位

  7日下午,余小丹在《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脏水我不怕》一文中回应了此前周亚辉提出的种种问题。她称周亚辉为“一个签了合同应付投资款都不打齐的投资人”。她表示,周亚辉签订协议投资4500万,但实际一年期间总共到账2300万,另有300万支付给了COO季诺,没有用于公司运营,到目前还欠款1900万。“周亚辉在没有对赌协议的情况下,签订合同后一年没有打足款,最后毁约更改合同。”

  针对周亚辉所说的公司一直靠“烧钱”运营的问题,余小丹认为这个问题并不是自己的问题。她说股东每个月检查账务,每年由红杉资本指定权威机构做审计,中途因为花钱慢,还被股东批评保守,不思进取。“现在说公司‘烧钱’,意思是我不靠谱。我觉得要不靠谱,投资人肯定跑不掉,周亚辉、红杉、源码对这些决策都有一票否决权,比创始人权力大得多。现在要我背锅,我不背。”

  聚焦

  余小丹称买包用的都是自己的钱

  另外,余小丹还一一回应了周亚辉在此前公开信中反映的问题。对于“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面,就几十个人,却花光了投资人5000万左右的现金投资款”的指责,余小丹称,钱都花在公司运营,股东对每笔钱都很清楚,没有程序可以绕过股东花这么大笔钱。“不能公司运营不下去,就把责任全推给创始人。”

  对于余小丹多次挪用公司资金的说法,余小丹也回应称,一笔200万的资金是公司运转必需,是公司取消向用户收取支付宝交易手续费后,为了预防用户集中提现而准备的手续费,一直都在公司账上,并非“挪用”。花公司钱买保险并非只给自己购买,而是给全部高管都购买了,并称“这是我三年做得最正确的决定”。

  特别是,周亚辉指出余小丹“乱发奖金、用公司的钱给干妈王丫米发工资、用公司钱买包、带男朋友去国外旅游、在微博上晒包”,余小丹称,奖金是自己的年终奖,自己的奖金是COO的不到1/5,她认为并不多。“干妈”则是洋葱传播的创始人,前阿里巴巴公关部成员王丫米,“工作前我们并不认识,工作后我也没有从中获利”,她称,王丫米在担任公司营销公关顾问期间每月工资 5万元,合同到期后,终止了合作。而带男朋友去国外“旅游”,实际上是去调研日本、美国的二手市场,男朋友的费用是自己出的。在微博晒的包也都是自己的包,不是公司给买的,而且晒包的目的是抽奖转发。

  追溯

  周亚辉称余小丹“自我包装炒作”

  此次事件由来已久。2016年12月7日,余小丹就在网上发文,称自己作为空空狐的创始人,在重病期间被投资方“开除”,为了保证公司正常运转,股权也不得不从90%妥协为10%,同时投资人周亚辉的股权上升为90%。她表示,空空狐的估值大约为3亿-4亿元。不过她表示,自己不会在病好后夺回自己的股份。当时就引起许多人的关注。

  时隔半年,2017年5月4日,余小丹再次发布文章,称她得知周亚辉欲关闭空空狐,已经“关闭支付功能”,她表示自己会接手公司,借钱也要经营下去。

  5月6日,周亚辉撰文回应,言辞激烈,可以看出二人关系已经恶化。他说,“我真想不懂,一个89年的年轻人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面,就几十个人,却花光了投资人5000万左右的现金投资款,对自己的业务、管理没有一点点反思,面对投资人没有一点点羞愧(虽然投资人也不需要你这样,但亏光了这么多钱总会有些愧意这是人之常情),把全部责任都推到投资人身上,来进行自我包装炒作。”

  对于余小丹所说的“趁病危霸占公司”,他也回应称,事实是住院前2个月公司就已陷入危机,余小丹多次提出希望股东投资或借钱,即使降低估值都没有得到帮助。突然有一天余小丹称要解散员工,此时公司还有各种债务200多万。“出于责任,不仅仅是对员工和公司的责任,还有对用户的责任,因为余小丹已经挪用了用户资金200多万,必须马上把坑添上,于是,我接管了公司,拿出500万来用于公司妥善善后,给公司寻找其他出路。”然后他提出了余小丹的种种问题,包括前文所述的“住最贵的私人医院看病、用公司的钱给个人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用投资款给自己发奖金、用公司钱给自己的干妈(不在公司上班)每月发5万工资、经常在微博晒包、花公司钱跟男朋友去国外旅游”等。

  现状

  空空狐目前已暂停运营

  目前,除了余小丹和周亚辉外,其他投资人及公司高管还未发声,公司的具体情况如何,目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尚未有定论。北青报记者昨天登录空空狐APP,显示“系统维护中,暂停下单”,平台已经暂停运营。

  余小丹在7日发布文章的最后表示:“周亚辉说把空空狐还给我,感谢他的决定,我也维持承诺北京一丢丢科技有限公司股份全给他。我接手运营后的空空狐,如果侥幸成功,之前两轮所有股东的股份我依然兑现。”不过具体何时继续正常运营,还是未知数。

 

扫码加“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黄盛、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