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被指“带病”闯IPO、涉嫌关联交易 今创集团被举报真相

2017年05月08日08:32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您好,请问贵公司在受让文炳荣先生等3人的3.5亿股之前,知道对方已经与新誉集团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了吗?”

  “我刚咨询了公司相关业务人员,关于文炳荣等人与新誉集团签订协议的事情,我方事先并不知情。”

  上述对话发生在《国际金融报》记者与海淀国投内部人士之间,对话发生背景为:谢勇、谢家勇举报今创集团“带病”闯IPO,涉嫌关联交易、财务造假以及实控人之一系数年前铁道部贪腐案中重要嫌疑人与核心参与者。并于5月3日,谢勇、谢家勇以“股民的名义”在北京威斯汀酒店召开《实名举报今创集团带病闯关IPO媒体招待会》,公开实名举报今创集团涉嫌行贿和财务造假。

  会后,今创集团连发数封声明称举报内容均不属实。据《关于谢勇、谢家勇所谓实名举报今创集团的说明》(下称“说明”):“现经调查,已明确谢氏兄弟是文炳荣的站台人,而文炳荣如此急迫举报今创集团,都是因为文炳荣与新誉集团之间有经济纠纷而引发的;新誉集团位于常州,其第二大股东是今创集团控股大股东的女婿,但两家企业经营范围、业务领域各方面完全独立,互相没有任何影响力。”《说明》称,文炳荣在2016年下半年股权转让过程中,一股二卖,先签排他协议卖给新誉集团,又毁约卖给海淀国投;在一股二卖应支付新誉集团3.2亿元违约金的时候,主观认为因新誉与今创既有姻亲关系,给今创施压就是给新誉施压。

  海淀国投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具体情况请咨询神州高铁,文炳荣为神州高铁前实际控制人。

  神州高铁董秘王志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今创被举报,公司事前并不知情。而关于记者追问的神州高铁对文炳荣一股二卖相关事宜是否知情,截至发稿,王志刚再未回复。

  举报依据不充分?

  那么,今创集团是否财务造假?

  谢家兄弟举报称,“今创集团2014年度财务报告存在明显纰漏,当年度根据三大报表的数据计算,当年度该公司最多只缴纳了7778.6万元增值税。以今创集团所在的制造行业17%增值税率计算,该公司当期增值税应税额最多只有4.58亿元。而2014年当期,该公司利润总额为5.92亿元,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4.05亿元,合计9.97亿元。二者相差5.39亿元。即使考虑到该公司当年度有3.93亿元外销收入,仍有1.46亿元增值税应税额无法说明原因。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今创集团要么在上市文件中向发审部门提供了虚假的营收数据;要么,该公司在2014年度存在偷逃国家税款的嫌疑。”

  对此,中国国际税务研究会学术委员汪蔚青指出:“利润和工资没有进项这是肯定的,但理由是对的不代表结论是对的,因为万一该公司有固定资产和其他大的抵扣,就会对公司最终形成的增值税缴纳额产生较大影响。单靠损益表是无法计算出增值税的具体数额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注册会计师表示:“单凭招股说明书中的财务资料,没有办法推算出增值税应纳税额的金额是多少,很多必要信息都在财务报表附注里,而且附注还不定很详细。”

  那么今创集团是否会通过增值税做文章进行财务造假?该注册会计师认为,增值税属于价外税,并不会影响企业利润,因此企业没必要通过增值税造假。

  此外,今创集团出具的澄清说明称,谢家兄弟站不住脚的地方至少还有四处。

  一、 推算应计增值税的营业收入存在基本错误:公司2014年度营业收入为20.20亿元,利润总额5.92亿元,支付给职工的现金4.05亿元,合计为9.97亿元,由此得出9.97亿元是没有进项的应税收入额,存在常识性的逻辑错误。因为公司利润总额中含有1.51亿元的投资收益以及0.22亿元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此部分合计1.73亿元是没有增值税纳税义务的,应当从上述9.97亿元中扣除。此外固定资产折旧及摊销等0.47亿元是没有直接进项抵扣的,应该加计到9.97亿元中,此因素相关报道没有考虑。若按照相关报道的逻辑,调整之后的应计税基础为9.97-1.73+0.47=8.71亿元。

  二、 未考虑增值税低税率因素的影响:根据公司的纳税申报资料以及招股说明书披露的资料,公司2014年度约有0.48亿元的技术服务及市场服务类收入适用6%的增值税率。

  三、 未考虑年度之间材料采购金额变化对进项税额的影响:2014年末存货比2013年末增加3.05亿元,按材料成本占营业成本的比例70.97%计算,影响采购净增加金额为2.16亿元,相应增加2014年度的进项税额。

  四、 未考虑其他进项因素的影响:自2009年后,采购设备的进项税可以抵扣;计入管理费用及销售费用的部分项目可以抵扣进项数,如销售运费、售后服务费、水电费、研发费用中的材料消耗等。

  文炳荣为何盯上今创

  除被举报涉嫌财务造假,今创集团还遭涉嫌关联交易、实控人之一系数年前铁道部张曙光贪腐案的举报。

  今创集团何女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今创集团实际控制人之一戈建鸣(今创集团大股东俞金坤之子)曾卷入张曙光受贿案,但戈建鸣没有继续担任公司总裁、总经理等职务,且检察院没有对戈建鸣进行立案也没有立案计划。因此今创集团并不涉单位行贿问题。

  而对今创与新誉之间有同业竞争和利益输送的怀疑,今创集团在说明中回复,新誉业务、产品及用途、技术、工艺方面与今创集团存在较大差异,所需主要原材料与今创集团不同,主要供应商与今创集团不存在重叠的情形。

  一位不愿具名的常州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谢家勇等人举报的根本原因是文炳荣与新誉集团(新誉集团第二大股东为今创集团控股大股东俞金坤女婿)之间存在经济纠纷。“其实,今创和新誉关系并不好,老爷子和女婿关系僵了很多年了。”该知情人士如是说。

  据何女士提供的最新信息,文炳荣在2016年10月份与新誉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将3亿多股的神州高铁股权出售,但签署后一周内,却将股权转让给了其他方,因此被新誉集团按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诉前保全冻结了其3.2亿元资产。

推荐阅读:

九鼎集团: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减少64.76%,总负债增长1.66%,继续停牌

陈欧为共享充电宝代言!聚美优品3亿投资街电,思聪说:这要能成,我直播吃翔!

C919首飞 五大航空产业集群开启万亿市场

分手好贵!因为离婚,他把一家新三板公司赔给妻子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