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飞马旅于波:创业不能单打独斗,消费升级会成为未来的主流

李威

2017年04月13日17:09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实际上创业不是一件单一的事,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一定是一个共存共赢,资源互换,资源共享的一个时代。”飞马旅通过空间、孵化、众筹以及投资方面的布局,正在让自己成为创新创业这个领域里一个综合性的服务机构,并将致力于成为连接一线城市与二三线城市创业者的桥梁。

北京飞马旅副总裁于波2016年加入飞马旅集团,任职北京公司副总裁,负责飞马旅北京及北方区域投资业务。2003-2009年于波担任世联地产(A股)上海公司副总经理;2009年创立瑞方投资,任总经理;2013年联合创立亚非国投(北京),任执行副总裁。

于波在飞马旅主要专注互联网企业孵化,重点关注消费升级和泛文娱两个领域。他认为,中国经济在经过长期高速增长之后,会逐渐走向一定幅度内的平缓增长,在这种情况下,消费升级会成为未来的一个主流,也会是创投行业的机会所在。

以下为人民创投(ID:renminct)对于波的专访内容:

消费升级会成为主流

我主要看的两条线,无论是消费升级,还是泛文娱,其实都是跟我们下一个阶段的这种经济趋势是有关联的。

在投资实业不好的时候,消费会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里面的重要一块。而且现在经济发展到这样一个程度,从原来的实体经济一直到纯线上,再到现在线上线下相结合,是一个必然趋势。纯实体太重,纯线上太虚,所以未来的消费升级,一定是围绕线上比较好的获客渠道切入,推广,然后运营,在线下关注用户的体验,关注用户的复购,关注用户在线上线下完整闭环中的感受。

文娱这块其实跟我所提的消费升级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经常讲物质需求跟精神需求,当你的物质需求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比如说到七千美金这个人均收入的时候,精神需求同样会增长。大家可以看到这几年电影、网剧、网大、游戏等内容发展非常快,就是基于大家精神需求的增长。实际上我在看泛文娱这个领域,也就看到了这种未来,在精神需求这块的一个爆发增长。

比如,现在85后或者90后、95后,就喜欢个性化的东西,可能旅游就是拎包就走,拿个自拍杆,再带个手机,钱包都不用带,卡也不用带,就可以走天下,其实这也是跟我们之前的70、60和80初的人是有很大差别的。(消费升级)刚好是需要这些最年轻,也最具活力,有一定购买能力的年轻人来带动。

帮助企业共享资源

飞马旅是2011年成立的,到现在差不多六年多的时间,从最早一个简单的孵化器公司,转变成了一个拥有从前端的空间、中间的孵化、产品的众筹、到后期的投资的完整产业链的公司。

现在飞马旅在全国大概12个相对创业比较活跃的城市有布局,我们总的物理空间超过40万平米。到现在为止飞马旅总共孵化了差不多270家企业。我们2014年成立了爱创业众筹,为几十家企业,大概融资了四亿人民币左右的众筹资金,像民宿、酒店和一些科技类产品,是我们众筹关注的核心。

在深度上,我们会提供多方面的服务,包括帮创业者梳理、制定战略方向,在用户这块帮助其获取订单或流量,优化打磨管理流程、产品、商业模式设计,以及帮助实施整个项目的品牌推广。飞马旅本身经过这六年,我们孵化了260多家企业,投资了四五十家企业,这里我们形成了一个很好的生态。在这个生态里面,早期孵化的师兄投资新的师弟,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相互之间的股份互换也很常见。

像“一条”(一家主打生活短视频的互联网新媒体)最近就帮我们的黑眼睛旅游,从内容上与比较火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进行了结合,现在做了林芝十里桃花这条线,特别多女生报名。但这个在别的企业可能不会出现,因为这种合作必须在你的业务链足够庞大数量的时候,尤其你的赛道相对都是偏消费升级和泛文娱这块,这些资源才能共享。

无论是作为孵化机构,还是作为投资机构来讲,我们最擅长的就是资源整合。在每个阶段我们可能给到创业者的支持是不一样的,从早期来讲,他可能更多需要的是资金,还有本身产品这块的支持。从中期来讲,他可能更多需要的是用户、流量,包括产品方向的调整建议。往后期来讲,A轮之后,可能就是在商业模式,包括在营收,在客户的这种复购,运营效率上需要支持。再往后期,可能就是帮助解决他内部的管理架构、企业文化、制度、股权的匹配。也包括上市前后财务方面的架构调整,以及CFO的引入等一系列关键内容。

每个阶段对于创业企业来讲,他需求是不一样的,基本上飞马旅经过这么多年,我们至少在某一些阶段,都能够给到创业者一些支持。我们不一定有创业者就某一个领域看那么深,但是我们可能会比他看得远,我们会比他站得高。在创业者他最擅长领域,以他们为主,在他不擅长的领域我们去补这个缺。该他们干的我们不插手,我们能帮忙的,我们就尽量帮忙。

投资大健康和教育

就我们飞马基金而言,我们相对还是比较偏稳健的,但是我们也会去搏独角兽,像去年我们投中一条跟达达英语。每个基金的风格是不相同的,我们飞马基金相对规模不是特别大,所以我们就是稳健中求犀利,也就是我们在保证大部分项目命中率的同时,在极少数的项目上去搏独角兽。

我们今年定下来的赛道就是偏大健康和教育,这个还是依赖我们背后的资源,像我们在教育上有新东方俞敏洪这么一个大佬做背书,像旅游这块,后面携程也会有一些战略考虑。我们还是要根据自己的风格和资源来匹配项目,至于说风口,其实对于成熟的基金来讲,都有自己的判断。

我以前创过两次业,知道创过业和没创过业的人是有很大差别的。我觉得创过业的人第一个是相对有格局,我们不能说非得特别有情怀,非得去做公益,但是得要有格局。第二,对事物或者对行业有比较深度的认知,创始人和创始人,企业和企业,决胜于对这个事物的认知的深度和高度。第三,就是必须有超强的执行能力。所以,我们在选择创业团队时关注会关注三个方面:有格局、有认知深度、有超强的执行力。

回归到本质,其实我们还是做一个服务的公司,只是我们把这个服务拆分成一个链条,最后一块就是投资,到现在为止我们总共投了47个项目。当然,在投资这块可能目前来讲我们占的比重不是太大,但未来,等我们这些企业成长起来之后,可能我们的比重会越来越大。

布局二三线城市

之前我们可能是在上海、北京、深圳、厦门这些沿海和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接下来我们会加快在西安、成都、武汉、长沙、大连这种二线城市的布局,把飞马旅做成一个在双创服务领域中的全国性品牌。

其实地方政府,包括很多创业者,他们是很有热情的,但是很难有特别专业或者是特别强的机构能够帮到他们。他们往往是热情期待,可是得到的却是大家比较冷冷的回答,因为实际上从某种程度上讲,创业、孵化和投资,还是讲经济回报的。飞马旅的话,基于我们两位创始人还是比较有情怀和格局的,我们可以去做一些可能不盈利,但是能帮到你的事,这也是我们能走向二三线城市的一个初衷。

另外,因为我们在一线城市运作六年,相对模式比较成功了,所以说今年我们会向二三线城市复制和探索这么一个过程。另外一块就是,本身二三线城市还是有不少好项目的。二三线城市的项目会具有一些当地特色,非常有生命力的。它们其实就在传统一些东西上进行调整,利用互联网来实现传统行业的改造,二三线城市是非常有这种机会的。

但是,这些项目互联网程度会比较低一点,市场份额也可能不是做全国,而是首先从区县开始,起点和格局可能会小一点。而且,可能不像北京上海这些项目能容易接触到资本,或者得到曝光的概率会大一些,相对来讲他们更渴望资本和人才的关注。

很多人在一线城市其实能力并不是特别明显,但是让他放弃这个机会又很难。而他这个能力在二三线城市可能就是一个很厉害的大牛,或者很有价值,尤其早中期的时候,所以这也是我们在做这种二三线城市,创业孵化的时候面临特别的具体问题。

我希望有大量的这种人才愿意有些这种时间和精力,跟这种二三线的项目和团队来合作,我觉得这个空间很大。二三线城市的创业者要灵活,要会判断,要懂得控制成本,同时也要跟一线城市的比较优秀的人才有一些互动。我觉得飞马旅干的就这个事,能够特别解决具体需求,而不纯粹是一个平台,或者是一个空间机构。

PC用户扫码,手机用户长按二维码加“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李威、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原创视频:创投那些事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