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AC加速器徐勇:创业是先有人,后有事

李威

2017年04月01日09:47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徐勇觉得自己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所做的事情都是先有人,后有事。自己有种老师情结,讲点江湖道义,追求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又在机缘巧合之下接触到了天使投资这个激情与挑战并存的领域,自然就把天使成长营和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当成了自己实现英雄梦的地方,并且希望帮助更多人实现英雄梦。

源起硅谷的天使成长营

徐勇从国企干部变身为天使成长营发起人和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创始人的起因,是在一次美国之行中了解到了加速器这种能够孵化出更多优秀企业、成功率更高的模式,回国之后本想说服别人做同样的事,却没有成功,只好选择自己做。“这是需要浪漫情怀,又真的挺不容易的一件事,我就自己下来做吧”。

最先成立的是天使成长营,目的很直接,就是培养更多的天使投资人,并在此基础上发展成一个天使投资人的圈子。

在徐勇的了解中,硅谷形成了一个非常完善的金融链条,“从早期大量的各种各样的实验室,到VC,到硅谷银行,各种并购基金,到他们相对活跃的资本市场,在整个(创业)过程当中找钱都相对不难。”这种金字塔型的资本市场能够保证天使阶段的项目数是VC阶段的15到20倍,有充足的基础筛选出优质的项目。

而且,美国的天使投资人经历了几十年的积累,形成了很多有生命力的组织和圈子,不断投资拥有不同价值核心的年轻人。从而让硅谷“特立独行、相信自己、找与自己一样的人、有远大创业梦想、充分开放,数据驱动”的核心文化得以保持和发展。在徐勇看来,这正是中国呈现枣核状的资本市场所欠缺的地方.

天使成长营的课程体系是徐勇和童玮亮、李竹等人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和其他一些导师一起打磨出来的,“排名前三十的天使投资人,基本上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我们的导师”。今年,天使成长营还会继续丰富产品线,在既有的纯公益的产品线基础上,与合作伙伴合作,尝试一些偏商业的培训、短训,丰富培训的内容,进行课程的迭代。

徐勇认为天使投资人应该具备“三心”、“三思”和“三力”。“三心”是要有浪漫的心,相信未来会更好;要有感恩的心,对人对事,成人达己;还要对高风险、长周期、底概率的天使投资有敬畏之心。

“三思”则是要有独立思考的习惯,不盲目追风口,不人云亦云;要习惯深度思考,找到在风口之下,哪些点是自己的机会;还要学会换位思考,“去考虑创始人、创业者会怎么样想,不要替代他们去做决策,要尊重他们,要克制”。

“三力”则是要有持续勤奋的能力,看足够多的项目,找到感觉;有持续训练自己的能力,克制惯性思维,克制不明觉厉;然后要有进圈子的能力,“好的项目永远看不着,你投的项目下一轮的投资者都不愿意看,没人接你,你再努力也没成果”。

“事实上是怎么选项目,怎么看项目,怎么规避一些风险,不用特别复杂。我们也有一些这种经验和心得,可以和大家聊。包括什么样的团队不要投,这个都还是有一些(经验)的,我觉得叫做成功很难复制,失败容易传承。”徐勇告诉人民创投(ID:renminct)。

更为重要的是,天使成长营今年还会加强社群概念,团结和留存一些真正可能比较活跃的人,建立一个更紧密的圈子,形成一个志同道合的天使投资群体。在徐勇的介绍中,天使成长营已经毕业的两百多名同学中,有五六十人转做了职业投资人。第一期天使成长营的三十多个同学中,有二十多人成了职业投资人或者做了基金合伙人,并且成立了一个班级基金。

打造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

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的成立则是天使成长营闭环发展模式的一个必然结果,既为天使成长营的学员们提供了实践的机会,又为所投资的项目提供了投后管理服务。

“有了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之后,我们整个的培养模型变成了知识经验的传授偏培训这一块,投资实践偏向基金这一块,孵化提升属于加速器这一块。从了解怎么做投资,到实际下场开始往外投,到投完了之后怎么去帮助创业者,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模型。”徐勇表示。

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在第一季尝试了融资对接会等十几个产品,最后发现,这能够体现自身作用的是优化打磨商业模式,相伴创始人成长和融资对接这三个点。

“2017年,我们希望在这三个点上能把产品更加的具像化。比如优化打磨商业模式,能够更加的产品化,怎么对接,怎么互相帮助、互相影响;相伴创始人成长这块我们今年也会更加的系统化,帮助大家面对整个创业过程当中遇到的非常大的压力和挑战。”徐勇表示。

而融资对接更像是每一季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的成果展示。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第一期的毕业仪式上推出了13个项目,其中11个项目都完成了下一轮融资,在今年的六七月份,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还将继续推出十几个项目,帮助它们对接资本。“这是整个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要做的,把我们的模式更加的细化,更加的落地,更加的形成产品。”徐勇说道。

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有一个三级结构,第一级是徐勇、童玮亮和金洛竹三个主要的创始发起人。第二级是分布在北京、上海、美国的十几位合伙人,不同的合伙人有不同的专长,能够根据入驻团队的需求,为其及时提供服务、对接资源。第三级是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引入的百度、阿里、腾讯、360、小米、京东等公司的高管,作为陪伴创业者成长的教练(Mentor)。一些核心的教练最后会被被发展成为投资合伙人。

“合伙人应该是大的价值观接近,能力互补。我们都是沿着比较正的路来做事,希望帮助有梦想的创业者,比较坚定的看好中国的远期的发展。如果在用巧劲和用笨办法之间,笨办法能走得更长久的话,我们希望能够走得更厚重一点,更长久一点。”

这是徐勇觉得自己区别于其他机构的地方,他不认为依靠外部导师就能够给入驻团队带来更多的贡献,“中国现在比较典型的现象是,功成身不退,稍微知名一点的人都忙得一塌糊涂,偶尔露个脸聊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能起多大作用呢?广播式的聊作用就更不明显了”。

2015年底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开始有项目投出去,到2017年已经有将近两年的时间,徐勇希望能够尝试从一些项目上实现退出,来见到一点成果。“原来我们讲理念、讲模式、讲创新,两年过去了,这些肯定都还会继续做,再去落地,同时用一些比较扎实的成果来证明,的确做得还不错,还有一定的发展。”

先有人,后有事

作为天使成长营的发起人和AC加速器(天使成长基金)的创始人,徐勇现在每周工作100个小时,每天工作14到16个小时,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会用在办公室。“因为这个事真的是需要主要的创始人觉得这个事欲罢不能,投入足够的心思、精力、资源,当做梦想去做,而不仅仅是一点情怀。”

“我还算是在国内团结了一批人一起来做(这件事),而不是一两个人。”徐勇表示,能够对接大企业的生态,对接资本的生态,整个加速器的模型才在。“你的主创始人是不是真的有点号召力,能把大家团结过来。另外,你可能要让很多利益出去,你有没有分利这样的一个心态,让大家相信你这个模式能走下来。”

徐勇认为,不管是创业,还是投资,都不能逼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或者不擅长的事,这样在遇到困难时才不会轻易放弃。“一定是到了你欲罢不能,破茧而出的时候再创业。创业其实很难,如果你不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个事,不是遇到什么麻烦困难你都会坚持,我觉得就别追时髦了。”

“找人找钱找方向,有人你可能擅长什么东西,你有核心的合伙人去把它落下来,慢慢的这个事不只是个想法,它变成了有可能是个产品。他是有一个路径以外,一个一以贯之,是被事推着走的,而不是被钱和梦推着走。如果你的愿景是被事一步步推着走的,你就走得会比较好,顺梦而做我觉得这事就比较悬。”这是徐勇的创业逻辑,也是他的投资逻辑。

不投怂人

“创业是一个非常非常个性化的事实,靠别人帮是肯定帮不出来伟大的企业,核心还是自己更强。”徐勇表示,他们所看重的是有英雄梦的创业者,然后在创业过程中给予他帮助和提醒,按照他们的需要为其对接资源,并在毕业之前,帮助他们梳理思路,对接下一轮的投资者。

“我们按照我们的一个标准原则去选合适的创业者,人要对,人要强,调性和做的事要对,这个事我们觉得处在一个有机会的趋势上。然后,我们把钱给他,同时我们会跟他充分交流,我们会鼓励他做一种自我期待、自我约束比较高的创业者。”徐勇说,他们基本不投怂人,要找优秀的创业者,而不是只想赚钱的小商人。

徐勇和团队的投资逻辑是人和事要相互匹配,有比较清晰的商业逻辑,不去追风口。“初期没有收入,或者说需要花一部分钱倒没关系,但是你要持续烧钱的话,这个就不是我们(要投资的项目)风格。”而且,一定是要创新推动创业,推动一些产业、技术、模式的一些创新,而不是低水平的创业。

今年他们的投资会离科技近一点,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医药医疗健康或者新材料的方面的项目都是有机会的,软件和硬件的结合也会有机会。同时,他们还会更关注于年轻人相关的消费升级和文创领域,比如像狼人杀这种有比较强的社群属性和线下线下相互促进的项目。更重要的是,要离钱近,追求现金为王。

徐勇会把天使成长营的每一个班都从头跟到尾,可以喊出每一个同学的名字,这件事对他而言,是倾注了很大热情去追寻的一个梦想:培养更多天使投资人,投更多的早期项目,去帮助更多的项目,去推动和促进一些行业领头者的出现。

“我觉得没有好和不好,没有坏和不坏,你沿着你自己的初心,沿着你自己比较舒坦的方式去做,你把这个事做到相对的比较极致,这个活法可能就很好。”

PC用户扫码,手机用户长按二维码加“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李威、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原创视频:创投那些事

二维码